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1章 他们生病了
    。

    是自己老爹派给他的得力助手,可是现在有事情在办,不在他身边,即便是他手下最能打的那个家伙。

    最多也只是一次性和十个人打,这现在可是三十多个小弟啊,全都趴下了,这才多久的时间,有十分钟么,平均一分钟三个啊。

    这种情况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啊,梁朝有些畏惧的看着陈重,还在车里的另一半小弟都是被吓得头皮发麻,他们好歹也算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在道上也混迹了很长的时间了,可是从来就没见过这么能打的人啊。

    虽然心里很害怕,但是看到自己大哥就要被打了,一些家伙已经是忍不住就要动手了,你很能打?我就拿刀来,拿钢管来,看是你的胳膊硬,还是我的刀硬,钢管硬,有害怕的自然就有不怕死的。

    就在一些小弟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警笛声,准确的说交警的警笛声,两辆交警摩托朝着京西城市学校的门口开了过来。

    陈重本来是准备走上前去直接一巴掌拍晕梁朝这家伙,可突然听到这警笛声,他也是停了下来,虽然他不怕这些家伙,但是要是当着这些人的面动手了,难免会有很多麻烦的。

    梁朝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松了下来,他觉得这交警来的太及时了,他真的恨不得冲过去狠狠地亲这几个交警一口。

    两个交警将摩托车停在了路边,然后朝着陈重和梁朝这里走了过来。

    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三十多个黑色西服壮汉,两人都是楞住了,他们不是没见过黑道上的人,但是绝对没见过这么多专业的黑道上的人,而且还都是躺在地上嗷嗷叫,还有口吐白沫的,还有昏迷不醒的。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这里是怎么回事啊。”终于沉默了许久,年轻一点的交警忍不住问道,他们两个人之所以过来是因为这里在学校周围,不允许停车,可是梁朝的小弟却停了十多辆车在学校门口的路边上,严重的影响了这里的交通。

    “警官,是这样的,他们都生病了,中午的时候吃错了东西,你说对吧。”陈重给了梁朝一个眼色。

    梁朝还在原地愣着,听到陈重的话觉得有些奇怪,生病了?吃错了东西?明明没有啊,不过看到陈重的眼神,他连忙点头,“对对对,警官,就是这样的,今天中午请这帮兄弟吃饭,结果下午闹肚子,这附近就学校厕所多,所以这不跑来蹭厕所了,但是还是有些不舒服。”

    梁朝一边说着,还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有几分演技的,看的两个交警都信了。

    年长一点的交警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黑道上的争斗在正常不过了,虽然大白天这样的情况很少见,但这不属于他们的管辖范围,所以当即就打算带着自己的新下属离开了。

    可就在他还没说话的时候,年轻的交警开口了:“我不管你们有没有吃坏肚子,那些车都是你们的吧?”

    年长的交警听到这话,暗道一声不好,这家伙怎么这么不懂事呢,自己之前不是告诉过他,这明达市有两种人惹不起么,一种是黑道上的人,一种是官场上的人,而面前的这些家伙就是前者。

    “对的,警官,你有什么吩咐吗?”梁朝笑眯眯的说道,换做平时,他根本懒得搭理这些家伙,可是现在自己的面前有个恐怖的陈重,他还不得好好的和交警说话,梁朝有种感觉,这个青年有些怕传制服的人。

    “什么吩咐?没看到路口的标志呢,学校这里是不允许停车的,全部给我两分钟内开走,然后去交警大队交罚款。”年轻的交警说完很认真的开始一张一张的写罚单。

    然后在年长的交警呆滞的目光下,全部都递给了梁朝,梁朝忍不住嘴角一阵抽搐,但还是笑着揣进了怀里。

    “好好,警官,我这就走,这就走,明天天黑之前就去把罚单交了。”梁朝说完直接对着车里一挥手。

    “你们踏马的还愣着做什么,兄弟们都吃坏肚子了,还不出来送去医院治疗。”梁朝大声地吼道。

    然后很快的车里又是出来了三十多个小弟,然后把地上的全部都搬上了车,“那个,交警同志,我就先走了,不打扰您执法了,你继续继续。”梁朝点哈腰的说道。

    然后直接上了车,带着自己十多辆车里面的小弟直接开着车走了。

    直到车子开了很远,梁朝才停了下来,长长的吐了口气,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交警,今天这件事梁朝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他不相信自己三十个多小弟这么轻易地就被打趴了,另外三十多个出来能有什么作用,恐怕就算出来也是挨揍的。

    但是揍完了肯定还要被这家伙敲诈一顿,梁朝突然觉得交警是多么的有爱,而且交罚单似乎也不是一件不开心的事情啊。

    “老公,刚刚发生了什么啊,那个家伙还是人么。”黄玉琴在副驾驶座上,脸色有些苍白,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件事回去别说,我自己会处理的。”梁朝沉声说道,今天的事,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一定是要找回场子的,既然一般人收拾不了那个家伙。那么他就花钱让这个人消失了。

    梁朝心里冷冷的想到。

    此时,站在陈重面前的两个交警,目瞪口呆,什么时候黑道上的人这么好说话,这么乖巧了,那简直就是标准的好市民啊,听管教,不闹事。

    “那个,两位同志,我可以走了吗?”陈重看了两个交警一眼问道,如果不是这两个家伙来,自己非得狠狠地揍梁朝一顿,敢在他面前嚣张,还有那个女人,他陈重的女儿也敢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可可以走了。”年轻的交警说道,陈重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在两个交警惊讶的目光下看着玛莎拉蒂离开了。

    年长的警察深深地看了陈重的车牌号一眼,做了十多年的交警,他机灵的很,明达市好多车牌号他都记得住,那是一群惹不起的人,而今天,他的记忆里又要多一个车牌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