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4章 那你去死吧
    。

    老头警惕的盯着四周,可是过去了半响,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反倒是周围已经走过了很多人了。到底是谁,这个人到底在哪里,老头已经有些慌了。

    怎么可能自己会察觉不到这一股气息的存在,他已经是堂堂金丹巅峰的修仙者了,而且在这个境界已经有超过五十年之久了,如果不是没有足够的资源,加上天地灵力的枯竭,他的修为早就足以突破金丹,铸就元婴了。

    为什么在这凡俗之中,还会有他察觉不到的气息,难道说这股气息的主人实力超越了金丹?已经是元婴的修为了,那样的话他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也是很正常的事。

    可是这凡俗之中本就修仙之人少之又少,怎么可能还会有元婴期的强者存在,元婴期的强者在内蒙这样的地方。

    足以开宗立派成就一方顶尖势力了啊,怎么会在凡俗这样的地方,老者不由摇了摇头,他自然是不可能听错的。

    在他看来,现在的情况只有可能是一种结果,那就是刚刚传音自己的这个修仙者是用了特殊的手段给自己传音,而且这个人也是动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段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华国的修仙者传承久远。

    手段千奇百怪,能有这种能力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而且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这道气息为什么迟迟不肯出现的原因,这个人在忌惮他金丹巅峰的实力。

    而这个人之所以传音自己,恐怕是不想让这两个少女被他带走吧,想到这里,老头嘴角划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就在他要准备离开的时候,这道声音再次的传到了他的脑海中;“怎么?找不到我了么,我就在你的面前啊。”刚刚低下头把玩着少女脸颊的老头身体一颤。

    竟然还在,他猛然抬起头,果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面前仅有半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模样清秀的青年,在青年的旁边,还拉着一个可爱的女童,两人都是微笑的看着他,正是陈重父女两人。

    这不就是刚刚自己看到的那对父女么,刚刚这两人明明还在自己五米开外的,这只是一瞬间啊,怎么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老头心里出现了一抹害怕,或者是是一丝凝重,这家伙实力似乎有点不错啊。

    当然他并没有真正的将陈重放在眼里,毕竟陈重这个年纪,实在是太年轻了,就算是五大势力中的天才中的天才,这个年纪,恐怕最强也不过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吧,就算是金丹巅峰也不见得是自己的对手。

    那些所谓的天才一共才修炼了多久,他光是在金丹巅峰这个境界就沉醉了五十余年,甚至他可以大放厥词,自己是内蒙修真界元婴之下第一人。

    而且五大势力中的那些天才,在内蒙的修真界都是鼎鼎有名,自己也几乎都见过,可是这个年轻人的面孔却是十分的陌生,从未见过此人,明显不是五大势力中的人,让老头根本没有丝毫的忌惮。

    “装神弄鬼,年轻人,你是在和老头子我说话么。”老头淡淡的说道,和陈重说话的同时,两只手还依旧在两个少女的身上游走,朵朵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让她很讨厌的感觉。

    似乎是看到了朵朵不善的目光,老头这才发现,这个岁的小丫头,眼里精光乍现,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宝物。

    这少女为何如此的精纯,若是能吸收了她,老夫的修为绝对能在半年之内突破元婴啊,老头贪婪的看着朵朵,情绪激动无比。

    “年轻人,老夫和你做个交易如何?”老头激动的说道,目光却还是停留在朵朵的身上。

    迟迟舍不得转移。

    “哦?什么交易?”陈重饶有兴趣的问道。

    “将你手里的这个小女娃交给老夫,这两个少女都归你,怎么样?”老头激动的说道,似乎是怕陈重猜到自己的意图,又是说道;“这个小女娃根骨奇佳,是天生的修仙奇才,若是有老夫的指导,她日后的成就无可限量啊。”

    老头下摆胡扯的说道,在他看来,或许这青年是一个得到过某种上古修仙者留下传承的幸运家伙,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在凡俗这个地方有这般修为。

    “是么,我怎么没发现我女儿有什么修仙的天赋。”陈重淡淡的说道,这老头体内的一点也不精纯,虽然是金丹巅峰的修为,但是真元十分的狂暴,这样的情况一旦修炼出现一点问题,很有可能就是爆体而亡或是修为全无。

    “这个你当然发现不了了,老夫修炼数百年,你小子才修炼多久啊,老夫绝对没有骗你。”老头信誓旦旦的说道,还说自己修炼了几百年,实际上,他也不过修炼了一百多年,两百年不到罢了。

    “这样啊,那倒是不用了,我可不想我女儿修仙,太累了。”陈重摇了摇头。

    “年轻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么,如果你的女儿将来有了很高的成就,那么连带着你也会得到无法想象的好处的。”老头又是抛出了诱惑。

    “不好意思,我还是不想让我的女儿跟你走。”陈重依旧摇头,丝毫不为老头的话所动。

    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你小子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有些生气了,这年轻人竟然如此的不给他面子,看来只能是动手了。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陈重淡淡的说道,面无波澜。

    “你这是找死。”老头愤怒的说道,手指泛起一道猩红色的光芒,足有指尖粗细,光芒直接朝着陈重激射而去;“年轻人,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了。”

    猩红的光芒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直接射向了陈重,陈重面色不改;“是么,那你可以去死了。”同样是抬起自己的修长的手掌,指尖轻弹,一道柔和的银色光芒,直接射入了老者的头颅,洞穿而过。

    “怎么可能。”老者的身体顿住了,他眼眸中,看到那道射向陈重的红色光芒攻击,竟是在离陈重身体半米的时候,就直接消失了,这不可能,可是还不容他想更多,脑海中就变得混沌混乱,无法思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