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7章 我是不是看错了
    。

    周围的人都是十分鄙夷的看着陈重,没有一个人觉得陈重的话靠谱,开什么玩笑,大家站在这里的都算得上是华国的精英级别的人物。

    大家都不是傻子,华国的银行卡,大致实力雄厚的就那么几个,银行卡的标识他们都见过,陈重手里的这张纯黑色的卡,甚至连数字号码好像都没有,只能隐约的看到角落的位置有几个数字,不到六七位的样子。

    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密码啊,明显第一印象就觉得这是假的了。

    “你不会是在逗我玩吧?年轻人没有本事很正常,大家都是一步步走过来的,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进步,但是你如果这么拿出来当我们大家是三岁小孩子来骗,那就没有一点意思了。”杜生冷笑着说道。

    什么黑色的鬼银行卡,他们在哪里见过,而且黑黢黢的也看不清楚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东西。

    “是么,难道你们这里就没有一个识货的人么?”陈重面色平静,又是将手中的卡举高了一点,这张卡有没有用,难道还能有假么,倭国如今最大的财团,自己的老婆给的卡,都说了随便花了,里面的钱还能少了么。

    陈重觉得这里面的钱有六十亿华币也很正常好吧,殊不知这张卡是没有限额的,但凡是在任何一个世界银联的银行,都可以无限的透支,但理论上也还是有个上限,一千亿欧元,什么概念,大概就是七千多亿华币的样子。

    别说十家这个公司了,就算是一千家都还有多余的。

    突然一道有些惊讶带着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个好像是,是”突然安静的场面被人的声音打破,所有人都是朝着这里看了过去。

    众人的目光都是朝着某处站在人群中的一个戴着眼镜的二十四五的女子看了去,女子脸上满满的都是惊讶的表情。

    杨韵认识这个女孩,这是他们公司之前去倭国留学过的女孩,而且学的还是金融专业,现在就在千药集团上班,她们两人在一层楼上班,也经常也会接触。

    “是什么啊?美女,难道你认得这个黑黢黢的东西么?”

    “就是,就是,美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人都是好奇的,都说看热闹的不嫌事情大,如果只是看到杜生直接毫无悬念的碾压这个青年,那多没意思,但是如果这个青年是个很厉害的人,虐的杜生体无完肤,那对于他们来说,不免日后多了个饭后笑点。

    虽然他们的心里也很清楚,这样的可能性十分的渺小。

    “之前我在倭国留学的时候,有个导师给我讲过,在倭国有一种最珍贵的卡,叫做黑金卡,这种卡,是倭国的几个跨国性财团才拥有的东西,他们和倭国最大的国立银行合作,这种卡,无论拿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拥有一个理论上无限额的透支。”女子耐心的对着周围的人解释道。

    “无限额?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什么地方传出了这么一道声音,让周围的人都是又好奇的看向了女子。

    所有人一开始的时候,看到陈重手里的卡都是觉得陈重是来搞笑的,但是当陈重将卡举起来的时候,那卡上飘逸的少许倭国文字,以及那卡上边缘镶嵌的闪闪发亮的小颗粒钻石,都让他们觉得,这绝对不是一张什么简单的卡片。

    “当时我的导师是这么给我说的,理论上的无限额,其实就是一千亿欧元,折合华币七千七百多亿华币的样子,这也是倭国的那个国立银行按照持卡人旗下产业二分之一固定资产来算的,也就是说,能持有这种卡的人,他本身的身价超过了三千亿欧元。”

    女子解释道,其实学金融的都很清楚,世界上这些所谓的表面上的首富,有钱人,并不是真正的有钱人,他们只是用着自己聪明的脑袋,拿着别人的资本,替真正的有钱人干活,而他们得到的,不过是资本运转中哪一些小小的盈利,真正的大头,都是幕后的老板收入了囊中。

    嘶~

    听到这女子的一番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未免有些说的太过于让人毛骨悚然不可置信了吧,两千亿欧元,那是什么概念,还是固定资产,保守估计,这真正有多少,谁知道啊。

    难道说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那么有钱吗?这么有钱的人,整个华国能找出来几个啊,恐怕一个手都能数得过来吧。

    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倭国那些固定资产超过两千亿欧元的公司财团都全部纳入了千月财团,现在倭国只有一家财团,但是其财力却丝毫不必世界上最大的财团少上多少,至少,可以很明确的说,千月财团在全世界各地的资产加起来。

    足以成为全世界排名前三的财团,不是和明面上的那些财团相比,而是和那些流传了数百年的古老家族的财力相比。

    “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这怎么可能啊,这个年轻人才多大,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一个人觉得这些说辞有些太不过真实了。

    “我也这么觉得,美女,你确定么?”另一个人也是不相信的问道。

    杜生脸色冷清,他曾经有一段时间研究过倭国的一些资料,也看到过这么一个说法,确实在倭国存在着这种卡片,而且整个倭国加起来,卡片的发行量也不超过五张,这是多么小的比例。

    他杜生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这样的人,而且还就拿着卡站在了他的面前,杜生没有怀疑陈重手里这张卡的真假,因为他觉得这张卡,和他在资料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吧,杜生一咬牙,心里想到,如果说自己认得这张卡,那岂不是就打脸了,到时候怎么说?别人不都看不起他了,你杜生奋斗八年才做到一个小公司的总经理,别人可以挥挥手就给你的公司买下,你怎么和别人比,没法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