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0章 还在等着
    。

    走到了大厅的门口,陈重不由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出来的快,要是再晚一点的话,肯定被那群家伙缠着没办法出来了。

    杨韵拉着陈重的手,跟在陈重的后面,之前他只知道这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背景很强大,也很有钱,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男人的背景强大到了这个地步,一个国际性大财团的高层人物。

    突然杨韵觉得有些自卑,这个男人这么优秀,自己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都市女青年,真的配得上他么。

    “傻丫头,在想什么呢。”陈重转过了头来,温柔的说道,杨韵的心思怎么瞒得住陈重啊,这小姑娘有什么心事陈重从脸上就看得出来。

    “没有,没什么啦。”杨韵连忙笑了笑,遮掩自己的尴尬,杨韵抬起头,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大厅门口靠在门边上站着的青年,青年眼睛东张西望,时不时回头看一下,杨韵一愣,这不是之前遇到的那个天空酒店的公子么,这家伙怎么还在这里。

    陈重顺着杨韵的眼光,也是看到了大厅门口的汪磊,这家伙怎么还没走,不会是还不肯死心吧,真是块狗皮膏药啊,就跟那个时候缠着他死活要跟着他的云空一样,两人都是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只不过这个汪磊让陈重看的更顺眼一点,至于为什么,可能是比起小胖子那胖嘟嘟的可爱,汪磊看着很像是年轻有梦想的青年吧。

    他曾经年轻的时候也有梦想,和现在不同的是,他那个时候的梦想是找个好工作,只不过在成为了修仙之人之后,就没有那个想法了,汪磊则是和大多数的青年不同,他的家境让他对于生活没有丝毫的忧愁。

    即便他什么也不做,他老爹给他留下的钱也足够他挥霍下半辈子也花不完了,汪磊和那些以前他见过的富二代不同。

    汪磊的梦想虽说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但至少还有梦想,不像他以前见到的那些家伙,除了混吃等死,就是纸醉金迷,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前辈,前辈,我在这里。”汪磊在这里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了,他本来以为陈重少说也得一两个小时才出来。

    要是换做以前,他绝对对任何一个人没有这般耐心去等两三个小时,即便是他老爹也不行,但是在猜测到了陈重的一些来历之后,汪磊的心火热到了一个极点,就算是让他等一个晚上,恐怕他也不会放弃的。

    本来还在无聊的四处张望着的时候,突然一个回头就看到了走出来的陈重和杨韵两人,让他激动的差点没一下子就跳起来。

    汪磊赶紧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很精神,陈重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汪磊走了过去。

    “我不是都给你说清楚了么,年轻人,你还有别的什么事么?”陈重淡淡的说道,汪磊这家伙听到陈重的话脸色变得有些委屈。

    但还是小声的说道;“那个前辈,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很想变强,前辈你就算不收我做弟子,那可以传授我一点修行的诀窍么,我真的很渴望变强,很渴望。”汪磊眼神炽热的看着陈重,无比的真诚。

    “变强?是个人,恐怕没几个不渴望力量的,但是你又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强者了?你知道为什么么?”陈重问道。

    汪磊愣了片刻,旋即摇了摇头,他还真不知道。

    “因为修行之路,艰难险阻,有几个人耐得住寂寞,又有几个人有那个天赋。”陈重说道,修行一途,逆天而行。

    无论是自身的天赋还是机缘都十分的重要,修仙之人固然稀少,但在华国的修仙者,恐怕数量也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数量,但是金丹期的高手有多少?元婴期的强者又有多少,出窍期的有几个,少之又少,不仅仅是因为天地灵力的稀薄,更是因为能有那个气运和能力的人太少了。

    “无论什么苦,我都可以吃,我不怕。”汪磊咬了咬牙,坚定的说道,吃苦对于他这样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哥来说,只是一个在脑海中大致理解意思的词语吧,即便他曾经拜过不少所谓的高手做师傅。

    可是那些人都不过是传授了他些花拳绣腿,哪里学到了什么真功夫。

    “不怕?你确定么?还有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开始的时候是吃苦,枯燥,到后来,生死一念间,比起战场上的生存率更低。”陈重又是打击的说道,不是他不想收汪磊做徒弟而故意这般说。

    陈重说的本就是事实,修仙之人彼此之间为了资源和宝物,斗个你死我活的事情陈重早已司空见惯了。

    云空之前所在的天机门就是很好的例子,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天机门还是一个传承久远的宗门尚且如此,那一个小小的散修就更别说了。

    “我不怕,只要前辈愿意收我为徒,我什么都愿意做。”汪磊坚定地说道,他心里很清楚,今天能遇到这样一个神秘强大的前辈,还疑似是自己曾经看过的小说中那类修仙人物,他如何肯放弃。

    如果他真的能从陈重手里学到点什么,绝对可以改变他这一生,只要陈重愿意收他为徒,汪磊绝对愿意做任何事情。

    “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陈重淡淡的说道,听到陈重的话,汪磊脸色激动,就差没直接跳上去,狠狠地对着陈重亲一口了。

    “谢谢前辈给我这个机会,谢谢前辈,我一定会努力的。”汪磊激动的说道,似乎觉得自己做的不对,然后就立马准备跪下拜师了。

    “师”汪磊的话才刚说出口,就感觉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堵住了,自己张着嘴,半天什么也说不出来,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没有任何的声音。

    “先别着急,我说了给你一个机会,但我并没有说现在就要收你做徒弟,而且也不一定是我收你做徒弟。”陈重用真元扶起了汪磊的身体,对着汪磊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