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4章 认错
    。

    刘峰和胡蓉两口子彼此看了一眼,然后带着自己的儿子和侄女走了过来,他们一家三口本来是打算今天在这里照顾老爷子一天的。

    所以一大早就来了,碰巧遇到了邓老爷子也来了,他们可是知道,自从老爷子退隐了之后,刘家之所以屹立不倒,没有什么人敢打他们的主意,不仅仅只是因为刘老爷子虽然不管事了,但依然还健在,更是因为刘老爷子这个多年的挚交老友邓老爷子的原因。

    作为军方的大佬,邓老爷子在内蒙那可是跺一跺脚地都要晃几下的存在,能有几个人不给他邓老爷子的面子。

    刘老爷子对着两个后辈挥了挥手,示意两人不用站在这里了,这些事他们没有必要知道,都还是未成年人呢。

    两个后辈离开之后,刘峰夫妇更加疑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刚刚离开的那个年轻人来头很不一般。

    虽说是邓老爷子带来的人,可毕竟只是个年轻人啊,而且他们都知道,邓老爷子只有一个儿子,也没什么亲戚,后辈也就那一个在军中如今的大佬,至于那个大佬的儿子,早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就被军车拉走了。

    据说现在还在中东战火中历练呢,想想邓老爷子和那位大佬也是对这个后辈够狠的,家里就这么一根独苗了,中东那是什么地方,随时都有人死去的地方,还舍得将这么一根独苗丢进去历练。

    “父亲,您有什么要交代的么?”刘峰夫妇站在刘老爷子的面前,见自己老爹久久不说话,刘峰有些慌张的说道。

    都说虎父无犬子,可偏偏刘能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就有了刘峰这么一个没本事的儿子,难道自己这个儿子看不出来现在自己很生气么,好歹也在公司做了十多年了吧,就算是将集团的董事长这个位置交给自己这个儿子也是十来年的时间了。

    可除了感觉比当初老了点,根本没有多大的变化。

    “小容啊,这些年在我们刘家,我们老刘家没有亏待你把?”刘老爷子没有直接回答自己儿子的话,反而是看向了儿媳妇,直接和胡蓉说话了,刘峰面色不解,不明白为何父亲不搭理他,可是他好像也没有做错什么吧。

    胡蓉顿了顿,旋即笑着说道;“爸,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刘家和胡家本就是挚交,我嫁过来十多年了,无论是刘家的上上下下,还是啊峰都对我很好,我早就把刘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了。”

    和刘峰一样,胡蓉也是被刘老爷子搞得有些茫然,不明白刘老爷子为什么和邓老爷子两人交流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两人之间到底聊了什么,他们都很好奇,可是作为后辈,他们也不敢问。

    “既然这样,那现在爸有件事情让你去做,你会去做么?”刘能又是说道,就如邓老爷子所说,他们刘家和陈重之间根本没有什么矛盾,只是自己这个儿媳妇的话还有几个保镖的行为让那位的心情很不好罢了。

    只要自己这个儿媳妇出面认错,再加上自己这个老友的撮合,那么那位就有可能不会在气恼,或者还有可能帮助他治疗身体了。

    他可是记得,自己那个祖父可是活了一百多岁,将近一百一十岁的,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年轻的时候,他祖父遇到过的那个修仙之人,帮助了他祖父,据说是吃了那位修仙之人给的一枚红色的果子。

    他祖父从那之后,几乎没有生过病,直到老死,都是在睡梦中死去的,根本没有经历病痛的折磨。

    在刘能的印象中,修仙之人这个说法都是来源于他祖父年迈之时,常常在他很小的时候讲给他听得。

    修仙之人在刘能的记忆里,那就是无所不能的。

    “爸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儿媳妇都尽力而为。”胡蓉有种不好的感觉,刘能在刘家一直都是很严肃的。

    今天突然这么和蔼的和她说话,还没有一点任何的征兆,纵然她觉得很奇怪。

    “刚刚那个被你气走了的年轻人,是我们刘家得罪不起的人物,我希望你能去给他道个歉。”刘能诚恳的说道。

    他现在只能寄希望在自己这个儿媳妇的身上了。

    毕竟陈重可是修仙之人啊,无所不能的存在,得罪了这样的人物,恐怕只要别人愿意,举手之间就会让整个刘家鸡犬不宁吧,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刘能想要陈重能够帮助他治病。

    “这”胡蓉愣了片刻,凭什么要让她去给那个毛头小子道歉,那只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罢了,就算是哪个大家族的人,那个大家族也不会因为他们刘家和一个年轻人闹了矛盾,就和他们刘家为敌吧。

    胡蓉打心里不愿意去做,她轻轻地捏了一把自己男人的后辈,刘峰很快明白了自己老婆的意思,虽然刘峰这个人没什么本事,但是有一点还是很不错的,那就是对他这个老婆很好,很多事情都会听自己这个老婆的主意。

    “爸,那个青年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让小蓉去给他道歉啊。”刘峰问道,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父亲会这么说,要知道,刚刚自己老婆那么做,还是父亲默许的啊。

    那个年轻人在他们刘家的地盘这么嚣张,本来胡蓉也只是想给陈重一个教训的,年纪轻轻就这般目无尊长,要是再给他几年的时间那还得了。

    “凭什么?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定么,还是我老了,你觉得我这个当爹的说话不作数了?”刘能冷冷的说道。

    他刘能何等的聪明,眼光何等的毒辣,自己这个儿子就是太过的软弱了,或者说什么事情都要听老婆的,很多时候,自己的话都不如他这个老婆管用,刚刚胡蓉的动作,自然逃不过刘能的眼睛。

    都被刘能看到了,仅仅只是一个动作,自己的儿子就来质问自己了,这个大儿子还真是一点主见都没有,刘能真的对这个儿子很失望,可即便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