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9章 往事
    。

    对于自己这个老友的事情,邓武也只是知道一些,以前这个老友有一个小儿子,一个很聪明,天赋异禀的小儿子。

    甚至就连邓武也对那个小家伙的印象很好,只是自己十多年前,出去执行了一次任务,回来的时候,刘家发生了一些事情,自己这个老友也不曾像他说过这件事,邓武自然也没有多问。

    只是在后来派人去查过一下,似乎是因为刘能的小儿子和刘能之间因为这个小儿子和他的女朋友之间,后来刘能的小儿子直接为此带着一个刚满月的孩子离开了刘家,从此再也没有了消息。

    其实按照邓武的能力,想要找到刘能的儿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刘能一直都没有表态,邓武也就什么都没有做。

    “你先去洗个澡吧,等会我们再说。”邓武看着刘能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对着刘能说道,这是陈重走之前交代过他的。

    显然陈重走之前,就已经知道刘能会出现现在的情况的。

    刘能点了点头,心里十分的激动,他现在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舒服,浑身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唯独就是觉得粘乎乎的,然后还有就是有种浓浓的腥臭味,恨不得现在就立马去洗个澡,就算是邓武不说,他也不会在这里坐着的。

    刘峰夫妇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心里都是久久不能平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刚那股微不可察的能量,唯有刘峰和邓武两人看到了。

    邓武是因为本身长期处于战场,本身拥有极为敏锐的感知,而刘峰,则只是纯属巧合罢了,刘峰不知道那是什么手段,就像是一道光,照射在自己的父亲身上一样,自己的父亲就突然有了现在的情况。

    刘峰的脑海里没有修仙之人这样一种存在,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完全看不明白,或者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胡蓉则是更奇怪了,她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只是突然就看到自己这个公公突然就脸色变得红润起来。

    就像是做了什么激烈的运动一样,紧接着就是一身奇怪的味道,就像是很久都没有洗澡了,一身都是汗水和汗臭味。

    刘峰和胡蓉还没反应过来,刘能就自己站起来,直接走到后面的房间里面洗澡去了,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惊讶。

    这是怎么回事,老爷子之前无论是做什么,都是需要有人扶着或是有人跟着的好吧,就算是做一些很小的事,老爷子能自己做,但是也都不放心他一个人,基本上每时每刻老爷子的身边都有人跟着照顾着的。

    可是刚刚他们两人明明看到老爷子的手脚很利索,走起路来正常的很,换做以前,老爷子走路的时候都是慢悠悠的,有时候还一晃一晃的,现在怎么感觉就跟什么事都没有了一样。

    想起之前陈重走的时候,那一道射过来的银色类似光束的东西,刘峰似乎想到了一种可能,会不会是那个年轻人的什么特殊手段,让老爷子的身体得到了修复。

    虽然这个想法就算是刘峰自己也觉得很荒唐,但是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啊,突然刘峰身体一怔,想起了一开始那个青年出现的时候说出来的那句话。

    他有能力让自己的父亲至少再活十年,十年啊,要知道几乎国内外的大小著名的顶尖医生都说自己的父亲最多还有两年多不到三年的时间。

    而且还是在最好的疗养下,不受到任何的刺激,一开始的时候,刘峰也是根本不相信陈重说的话,所以才会有一开始发生的一幕,但是为什么突然邓老爷子和自己的父亲说了几句话,父亲就让自己妻子去给陈重道歉,到底是为什么。

    刘峰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但是他隐隐有种感觉,恐怕那个青年说的不是假的。

    至于那个青年为什么会回来,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那个从未见过面的侄女的原因,一走进来的时候,陈重的手里就提着一堆营养品,明显不是陈重买的,只可能是自己的那个侄女,而陈重之所以会来。

    就是因为侄女的原因吧,想到十多年前的事,刘峰心里忍不住一阵感慨,如果不是自己那个小弟,为了一个女人,和家里闹了矛盾。

    最后更是彻底的和自己的父亲闹翻了,自己的小弟更是和父亲一个倔脾气,两人之间矛盾愈发的激烈,他们的父亲给自己小弟寻了一门亲事,可谓是门当户对,可偏偏自己的小弟就爱上了那么一个穷人家的女儿。

    甚至两人之间都是有了孩子,刘能气不过,他最看好的儿子竟然丝毫不听他这个父亲的话,为此刘能想尽了办法拆散两人,可是又出了意外,刘能派去的人下手没有轻重,而这个小儿子的反应也是十分的过激,这才导致了意外的发生。

    小儿子的妻子直接从十八层的楼上坠下,当场身亡,而从那个时候起,小儿子刘宏直接宣布和刘家断绝关系,和他的父亲一刀两断。

    从那以后,刘宏就离开了刘家,带着那个还未满月的女儿,消失在了刘家人的眼中,刘能或是觉得愧疚,但是也未去找过刘宏。

    而这么多年,刘家的人也都是对于此事闭口不提,都是选择了忘记,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敢。

    正在刘峰回忆的时候,刘能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甚至还整了个发型,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年轻了十岁一样,看着十分的精神。

    “哈哈,老邓,我现在感觉十分的好啊,整个人就像是换了个身体一样,一个字舒服啊。”刘能激动的说道。

    邓武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大兄弟,那是两个字。”邓武虽然一脸的黑线,但心底里,还是替自己的老友开心。

    刘峰看着自己父亲的模样,也是忍不住松了口气,看这红润的脸色,笔直的腰杆,刘峰清楚,自己的父亲应该是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而这样一来,刘家本来摇摇欲坠的情况,又能稳定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