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4章 忌惮
    。

    突然想起的一道声音,如同钟声悠扬曲长,连绵不绝,在半山腰回荡,一众青木宗的人都是如临大敌。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如何能让他们不紧张,郑光皱起了眉头,不仅仅是他,就连他身后的五个青木宗长老都是没有发现来人的踪迹。

    “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插手我青木宗的事?”郑光大声的说道,他不清楚来人是谁,更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和实力,青木宗在内蒙的修真界也算是名气很大,他只希望自己报出青木宗的名号,能让对方感到忌惮。

    可是似乎对方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郑光皱紧了眉头,此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就在一众青木宗的人脸色难看之时,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了四到人影。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凡人服饰的青年,模样颇为的清秀,而在其后,早先逃离的花小玉紧紧跟随,随后还有一胖一瘦两个青年,这四人就凭空的出现在了空中。

    而在这之前,郑光等青木宗的人都是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气息。

    “青木宗的事?与我何干,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天这里的人,你一个都动不得。”陈重四人缓缓地落了下来,陈重走在前面,站在了一众花家人群的前方,郑光身后的五个金丹期修士都是忍不住上前一步。

    这个青年的身上他们竟然感受不到丝毫的真元气息。

    就如同一个凡人站在他们面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气息,但是没有一个人觉得陈重会是个凡人,你见过凡人能在空中飞行的吗?就算是一般的修仙者也不行,能御空而行的修仙之人,最起码也得金丹期的修士。

    而且一般的金丹期修士还不能长时间高空飞行。

    “受人之托?难道是这个小花小玉这个女人请你来的么?”郑光问道,本来他想说小贱人,但是不知道花小玉和陈重是什么关系。

    他不敢贸然出口,因为郑光将注意力都放在了陈重的身后,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自己的老朋友云空来。

    更多的还是云空比起当初胖了太多,而且和汪磊两人站在最后面,陈重吸引了几乎大半的注意力。

    “是,有什么问题么?”陈重眼神一凝,让郑光莫名的感到身体一颤,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陈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或者可以说成是莫名的畏惧,这个青年让他有种很危险的感觉。

    能御空飞行,说明这个青年的修为至少在金丹之上,而且这个青年看着年龄与他相仿,说明两者是同辈之人,在内蒙的修真界中,如此年轻,能达到金丹期的修为。

    足以在内蒙修真界有不小的名头,可是偏偏这个青年自己从未见过,郑光也曾听自己宗门内的长辈们说过。

    有一些宗门会将自家族中或是宗门内的天才雪藏,直到修为达到通天之时方才现世,但是即便如此,这些人在各大势力的高层也是有印象的。

    而且这些宗门内的天才出行,皆是有宗门内的长辈陪同,不然的话若是遇到了敌对势力,直接杀了他们的天才,对于这个势力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损失,一个天才的培养,会耗费这个势力诸多的天材地宝和财力资源。

    而且一个天才的成长也是这个势力将来发展和壮大的根本,容不得有误,就像他郑光,即便本身修为达到了金丹后期,足以在内蒙的修真界年轻一辈中排到前十,但饶是如此,出行之时,也有青木宗内的金丹巅峰强者紧随。

    就是为了防止不必要的变故发生。

    “阁下真的要插手我青木宗的事么?如果这件事阁下愿意给我青木宗一个面子,这件事之后,我青木宗定然会记得阁下的人情,当面感谢。”郑光沉声道。

    他没有把握对付陈重,郑光虽然是个气焰嚣张行事嚣扬跋扈之人,但是却很谨慎,也很聪明,就像曾经他和云空之间。

    即便知道自己不是云空的对手,但依旧不惧怕云空,因为他很清楚,云空敢伤他,但是却绝对不敢杀他,没有别的原因,青木宗的实力在天机门之上,仅此而已,所以他才敢和云空动手。

    更多的还是希望借着云空的压力让自己不断的变强,这个青年来的太过奇怪,而且自己从未见过,虽然在他的认知中,他们这一辈的青年强者,最强的五大势力的天才也不过是金丹极限的强者。

    但是面前的这个人他没有任何的了解,而且身后的长老刚刚也是告诉他,在这个青年的身后,还有一个金丹巅峰的修仙者,却是没有一个人看出了身后云空的身份。

    “你青木宗的面子?我看不上,我说了,这些人你不能动。”陈重淡淡的说道,陈重愈是表现的平淡,郑光就愈是感到畏惧和忌惮。

    陈重的表现只能让他以为,这个青年有十足的把握对付他们。

    “好,既然如此,今天阁下的所作所为,我青木宗记住了,来日方长,若是在遇到,这笔账,势必要算清楚。”郑光冷冷的说道。

    他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对付花家,不过是一时兴起,而且对付花家这样的小势力,对于他青木宗的来人,也没有多大的损失,更多的还是因为他郑光想立威,和他垂涎花家的天才花小玉的容貌和身体。

    他是个好色之人,但是却从来不会被美色冲昏头脑。

    “少宗主,这”郑光身后的长老有些不理解郑光的行为,他们这里三十多个青木宗的强者,而对面不过是来了四个人。

    而且在他们的观察中,除了最前面的神秘的青年看不出修为,也就后面的一个金丹巅峰的修士能够让他们感觉到一丝棘手了,但也仅仅只是棘手而已。

    因为他们青木宗这边也有金丹巅峰的修士,而且还是两个,为什么要怕对面,花小玉虽然也是金丹强者,但是真元几乎耗尽,气息萎靡,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至于另外一个青年,不过是练气巅峰的修为,他们这些金丹强者根本不放在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