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6章 大显神威
    。

    听到陈重的话,郑光明显一愣,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这家伙哪里来的自信,虽然郑光绝对陈重会是个很厉害的强者。

    但最多也就是半步元婴的修为吧,毕竟陈重的年龄摆在那里,别说是半步元婴了,就算是元婴初期的强者在这里,也不敢说能一招就杀了他们六个金丹强者,如果都只是金丹初期还有可能,要知道,他们这里可是有两个金丹巅峰,两个金丹后期,还有两个金丹中期的强者啊。

    难道这家伙强大到了可以秒杀他们这么多人的地步了,郑光不信,他身后的五个长老也是不信,在他们的眼里,陈重是嚣张过头了。

    恐怕是因为一开始郑光就示弱的原因吧,才让陈重嚣张到了这个地步。

    花家的人听到陈重的话,刚刚浮现出来的轻松神色,一下子就荡然无存,这个花小玉找来的青年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

    还是说自信过头了,把青木宗的这群家伙吓走不就好了么,为什么还要大放厥词,说什么一招之后就不会再出手。

    你真当自己是个绝世强者了么,就算是一个元婴初期的强者站在这里也不敢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啊。

    要知道对面可不是一群菜鸟,而是六个顶尖的金丹强者啊,就算花小玉叫来的这个青年很强,但是又能强大到什么地步。

    花小玉听到陈重的话也是皱起了眉头,本来看到青木宗的人忌惮他们,已经谋生了退意,这对于花小玉来说已经是觉得最好的结果了。

    可是陈重这一番话说出来,在花小玉看来,无异于又是将他们闭上了绝路,这怎么可能啊,她现在根本没有战斗力了,靠陈重和云空两人能独占三十多个青木宗的强者么?花小玉可不这么认为。

    至于汪磊,直接被花小玉忽略了,一个练气巅峰的修仙者,在这样的战斗中,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在花小玉看来,陈重两人之所以会带汪磊来,不过是想让汪磊见识下大场面罢了。

    “阁下未免也太不将我青木宗放在眼里了吧。”郑光沉声道,他没有在隐藏自己,脸上的怒意没有丝毫的隐藏。

    “我说过,你们没有那个资格,动手吧,不然等我动手了,你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陈重依旧云淡风轻。

    “既然如此,那我青木宗门人就要领教下阁下的实力了,就是不知道阁下的实力是否和嘴皮子一样强呢。”郑光冷冷的一笑,浑身真元毫不保留的释放,属于金丹后期的气息一展无余,而他身后的五个金丹期强者也是冷笑一声。

    六股凝视的金丹气息同时绽放,就连周围的空气都是凝固了起来,狂虐的真元气息让周围的尘土扬起,花家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是脸色大变,完了,一切都完了。

    花家恐怕今天这一劫是逃不过去了,其实他们也怪不得陈重,毕竟如果没有陈重的出现,他们今天也逃不过一劫,在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将希望放在陈重的身上了。

    六道强横的攻击同时出现,郑光六人都是没有丝毫的保留,绽放的真元恭敬,六个金丹期强者同时动手,就连元婴强者也不得不正视,在场的人除了云空面色平静,对陈重很有信心之外。

    没有一个人看好陈重,毕竟只有云空一人见到过陈重的出手,那可是两个成名已久的元婴初期强者全力出手下,也是直接就被陈重轻而易举的斩杀了,六个金丹强者的进攻,恐怕还不够陈重塞牙缝的吧。

    六道强横的攻击直接朝着陈重而去,狂暴的真元就要将陈重淹没,花家的人都是忍不住闭上了眼,不想看到他们希望的破灭。

    一秒钟过去了。

    两秒钟过去了。

    三秒钟过去了。

    一切都很平静,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六道金丹期强者的攻击没有发出丝毫的动静,花家的人忍不住睁开了眼,他们看到了什么,一个个青木宗的人都是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花家的人目光看向陈重的时候,都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看到了什么,陈重依旧站在原地,和之前完全没有两样,甚至就连衣服都是没有一丝灰尘的沾染,仿佛刚刚那足以毁灭一座大山的攻击直接消失了一样。

    “这怎么可能。”郑光喃喃自语,他们六人的攻击就在即将靠近陈重的那一瞬间,直接消失了,毫无征兆的消失了,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引起,就像是一片枯萎的黄叶落在了平静的湖面上。

    不仅仅是郑光,他身后的五个长老都是脸色骤变,这个时候他们如何意识不到,面前的这个青年绝对是个可怕的强者,可怕到他们六人的全力一击,可以直接被对方无视。

    “就这点手段么,现在该我了呢。”陈重咧嘴一笑,大手一挥,一道银色光幕直接飞射而出,犹如一条银色弯月,带着柔和的力量,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杀伤力,但是包括郑光在内的六个金丹期强者都是脸色骤变。

    因为他们在这道银色弯月上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动手。”郑光冷喝一声,全身真元没有丝毫的保留,连带着青木宗宗主赐给他的防身宝物也是动用了,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还有所保留,那么恐怕他今天就要留到这里了。

    身后的五个金丹期强者也是咬紧牙关,同时出手,六人的面前形成了各式的防御法术,看似没有任何杀伤力的银色弯月势如破竹。

    在接触到第一道真元防御的时候,那道真元屏障,直接发出了一声脆弱的声响,便消失不见,随着第二道,第三道,都是直接消散开来,而银色弯月的气息却是没有丝毫的减弱,依旧朝着六人激射而去。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不”郑光呐喊道,随即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一道黑色的符篆直接被他捏碎,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墨黑色的圆盾,这是青木宗的老祖赐给他的防身之物,只能用一次,但却是可以阻挡一个元婴中期强者的一击,郑光从没想过会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就用到这样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