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4章 吊打
    。

    五大势力的最强天才都是被分开了,没有被分到一组,这是五大势力的高层默认的,因为在他们的心中,他们五大势力的天才绝对是内蒙的年轻一辈中。

    境界和实力最强的五人,毕竟那可是耗尽了他们五大势力诸多的心血和天材地宝才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啊。

    第一场战斗是钟家的钟信和辰门的另一个天才之间的对决,即便辰门的天才仅仅是金丹初期的修为。

    但他依然还是展现出了剑修的强大,足足和钟信交战了数十招,直到钟信使出全力,才败下了阵来。

    辰门坐在台上的长老都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自家的后辈输了,但是在他看来,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如果说一个金丹初期的强者,都能直接战胜金丹巅峰的强者了,那未免有些太不真实了,即便他辰门的后辈是剑修。

    但也不可能越级几乎一个大境界战斗。

    但是辰门的高层都是自信,如果是辰芒和钟信两人对上,胜利的毫无疑问会是辰芒,毕竟辰芒可是金丹后期的修为,而且对于剑道上的领悟,甚至都不弱于一些辰芒之中的长老了。

    而第二场战斗,则是辰芒和花小玉了。

    几乎没有一个人会认为花小玉能够胜利,因为辰芒的名头实在太可怕了,作为一开始就被辰门雪藏的天才。

    在一出世就是金丹中期修为的时候,就斩杀过一个金丹极限的邪修,要知道,邪修的实力本就强于一般的修仙者了,而辰芒竟是可以直接斩杀一个金丹极限的邪修,自此辰芒一战成名。

    而辰芒本人,也只有过这么一场成名的战斗,而这一场战斗就已经足够了,足够让内蒙的修真界都记住辰芒这个天才。

    辰芒和花小玉的战斗,辰芒很有风度,直接轻飘飘的一道剑气就将花小玉打下了天武台,而且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而已。

    “多谢手下留情。”花小玉说道,她很清楚,如果辰芒真的想对她下狠手,恐怕刚才就是一道剑气,她不死也绝对会重伤的。

    辰芒笑着摆手,只是他的目光看向了陈重的方向,他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陈重会来天武会,而且还有云空这个死胖子。

    曾经天机门还在的时候,云空和辰芒两人是相识的,而且私下里关系很不错,因为两个宗门之间就是很多年的交情。

    甚至可以说辰门能够有今天,都是因为曾经天机门强盛时期的扶持。

    接下来的战斗是陈重和空殿的王洋,一时间,将天武台周围的气氛带动到了一个极点,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十分有看头的一场战斗,其激烈程度绝对不会亚于五大势力之中的五个顶尖天才之间的战斗。

    而王洋本人也是有些苦恼,毕竟留下来的前五名之间,会有两场战斗决定出前三名的,其中还有一个人会轮空,王洋不认为自己有那么好的运气会轮空。

    当然他也不会认为自己会输给陈重,只是在他看来,想要战胜陈重绝对会有不小的消耗,到时候对于他的下一场战斗,他的状态,很难回到巅峰。

    而他的下一场战斗,面对的将会是另外四个势力的顶尖天才,全盛时期的他尚且忌惮这些家伙,如果不是全盛时期,王洋觉得自己的胜算会底上很多。

    花小玉看到了走上台的王洋,眼里闪过一丝怨恨,因为之前被王洋一招击败的修仙者之中,有一个就是她的弟弟。

    一个筑基中期的青年,本来她弟弟都准备直接要认输的,还不等自己的弟弟说话,王洋就直接出手一招将自己的弟弟打成了重伤,现在已经送回花家修养了,至少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恢复过来。

    而且还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患,对于一个年轻的修仙者来说,一两年的时间就决定了很多的事情。

    自己弟弟的修仙之途,算是被王洋毁了。

    可花小玉不是王洋的对手,也没办法给自己的弟弟报仇,但是她相信陈重可以,毕竟她可是亲眼见过陈重一个人独自战六个金丹期的强者,举手投足间就斩杀了两个。

    只是事到如今,花小玉对于陈重的真正实力,还是不甚了解。

    台上陈重和王洋两人相隔五米,彼此对视,王洋的打算很简单,直接动用全力,快速的解决战斗,尽量节省自己的真元,到时候还有几个时辰的时间恢复,借助着法宝的作用,他的真元到时候几乎可以恢复到九成的样子。

    这样一来对于下一场的战斗绝对会有更多的胜算。

    “嘿嘿,这批黑马对上王洋了,就是不知道他们谁更厉害了。”

    “这个可不好说,王洋虽然是空殿的年轻强者,而且金丹巅峰的修为了,但是这个叫做陈重的家伙,可是从来没有对手能够逼他使出真正的实力啊。”

    “一个散修能有多强,我估计这家伙最多就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他先前的那个金丹中期的对手,都是和他纠缠了许久,这家伙一定不是王洋的对手。”

    周围的修仙者议论纷纷,更多的人还是觉得王洋会胜利,毕竟王洋在内蒙修真界的名声真的太大了,而陈重只是一个横空出世的天才,在这之间,在场的人几乎都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更别说见过了。

    “如果你现在认输,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王洋突然说道,他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他害怕了,而是如果能不战而胜,对于王洋来说,绝对是最好的结果。

    这样一来,他就能保持全胜状态和另外四个天才争夺前三的名额。

    “是么,这句话也正是我想说的,你不值得我出手。”陈重淡淡的说道,说实话,王洋虽然在内蒙的年轻强者之中,算得上是最顶尖的一群人,但是在他的眼里,确实不够看,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一个宛如天上的月亮,一个却是地上的萤火虫。

    两者之间的差距不言而喻,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