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9章 下一个
    。

    “你还不够资格,叫你们钟家真正的强者出来。”云空淡淡的说道,钟孟没有丝毫掩饰自己的实力。

    元婴初期的修为,而且也就六七十的年龄,算得上是天赋比较好的钟家修仙者了,要知道多少天赋异禀的人修炼到了金丹巅峰。

    却迟迟没有办法晋升元婴,不仅仅是天赋的原因了。

    但是一个元婴初期,以云空目前的实力,就算是无法战胜,也足以在其手上逃命了。

    “竖子猖狂,尔等还不速速动手,将其拿下。”钟孟大喝一声,在他看来,两个金丹巅峰的修仙者还不值得他出手。

    他下面还有四五个金丹期的修仙者,四五人加起来足以将陈重二人拿下了,而他负责最后出手拿下就好。

    只要不让云空二人逃走就行,他可是知道,云空的重要性,在他的眼里,或者说在整个内蒙修真界的眼里,云空可不仅仅只是个天赋异禀的金丹巅峰的修仙者,更是一个移动的宝库。

    身上不仅仅是有着天机门的传承和那个秘密,更是有着天武会第一名的奖励和在帝朽阁之中所得到的宝物。

    钟孟一声令下,五个金丹期的修仙者同时动手,催动着真元朝着云空二人冲了过来,云空嘴角轻笑,这五个人他动手就足以了,正好试试在帝朽阁得到的法宝的威力,这些小鱼小虾,还不值得陈重亲自动手。

    “一群蝼蚁罢了。”云空轻蔑的一笑,身子一闪,手中出现了一柄黑色的矩尺,直接冲了上去,淡蓝色的真元催动,直接和五个金丹期的修仙者战斗在了起来。

    不过几个交手间,最弱的两个金丹初期的修仙者直接吐血倒下,身受重伤,云空的修为本就高出他们很多,加上帝朽阁得到的这件法宝,战斗力更是直线上升。

    现在云空觉得自己就算是和辰芒动手,也不见得会落下风,更别说这五个连金丹巅峰的修为都没有的修仙者了。

    仅仅是十多招,五个修仙者都是吐血败退,云空没有丝毫的留手,全部都打成了重伤,甚至直接毁了他们的金丹,而钟孟根本都还没来得及出手抵挡,云空就做完了这一切。

    钟孟的脸色很难看,云空竟然当着他的面,废了五个钟家的金丹期的修仙者,钟家是五大势力之一,是很强没错,但是金丹期的修仙者同样重要,相当于钟家的中流砥柱。

    而且这五个金丹期的修仙者都很年轻,都还很有潜力,可就是这样的五个人,被云空当着他的面直接废了。

    “你找死。”钟孟冷喝一声,直接毫不犹豫的出手,他要强势镇压云空,方才能解恨,但是他却没有下死手,因为云空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如果直接杀了,钟家的长老那里,他没有办法交代。

    云空微微一笑,并没有准备动手,直接退后到了陈重的身后,因为陈重说过,元婴期的修仙者交给他就行了。

    陈重看了钟孟一眼,直接大手一抓,钟孟方才消失的身形就在空中出现,脸色涨的通红,他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控制住了。

    根本没办法动弹,甚至就连真元也是无法催动。

    “你太弱了,下一个。”陈重摇了摇头说道,手掌用力。

    咔~

    钟孟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直接被陈重用真元扭断了脖子,毁灭了生机,甚至就连元婴都是直接被摧毁,在陈重的手里,钟孟连还手之力都是没有。

    “阁下是何人,为何来我钟家撒野。”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钟家的家主钟明,天武会之行他没有去,所以并不认识陈重。

    就连云空都是不熟悉,但是在两人出声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过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来,因为他觉得钟孟这个元婴期的执事和几个金丹期的家族子弟就足以对付这两个年轻人了。

    在他的感知中,两人不过是金丹巅峰的修为罢了,可就在他一个不留神的时候,他们钟家的元婴执事钟孟,竟然直接被杀了,这还得了,钟家的两个长老已经失去联系一天多了,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两位长老恐怕是出了意外,但是他又不明白,在内蒙修真界,会有什么样的势力能够杀了他钟家一个元婴中期,一个元婴后期的长老。

    其他四大势力虽说有这个实力,但是也绝对不会这么做的,而且就他所知,追捕云空和另外一个青年这个决定,是和空殿以及秦家三大势力共同做出的决定。

    “我兄弟刚刚不是说了么,我们是来给天机门复仇的。”陈重淡淡的说道,一个元婴中期的强者,还是不够啊。

    “复仇?笑话,两个小儿,若是束手就擒,说不得留你二人一具全尸。”一道不屑的笑声响起,在钟家家主钟明的背后出现了一个白发老人。

    俨然是一个元婴后期的强者。

    “哼,留下那个云空,至于这个嚣张的家伙,直接杀了就是。”另一道冷冷的声音也是响起,同样是一个老者出现在了钟明的身后,也是个元婴后期的强者。

    一时之间,钟家竟是同时出现了两个元婴后期的强者,如此阵容,不可谓不强大,就连钟家的家主钟明也是个元婴中期的强者。

    “这样才有趣啊,两个元婴后期,一个元婴中期,你钟家就这么点人了么。”陈重微笑着说道,没有丝毫的紧张。

    钟明眉头紧皱,这个年轻人是谁,天武会他没有去,自然也不认识陈重,但不知道为何,这个年轻人总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甚至有种让他也害怕的感觉,明明在他的感知中只是一个金丹巅峰的强者。

    但这个金丹巅峰的强者,就在刚才,轻而易举的杀了他们钟家的一个元婴初期的强者,而且是毫不费劲的杀了。

    钟明看在眼里,在陈重动手的时候,他依旧没有感知到陈重的实力,两个长老则是不然,根本没有将陈重和云空两人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两个金丹期的后辈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