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6章 我路过的
    ,!

    陈重是第一次来到川省,同样也是第一次来到蓉城,在出租车上坐了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还是在一个十字路口下车了,作为一个修仙者。

    无论是记忆力还是眼力都远超常人,在中年出租车司机的解答和告知下,陈重也算是将蓉城这机场周围的环境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这一片区域被称之为三流区,因为这片区域有着三条巨大的河流,从别的地方流过来,分成了三股,故此得名,三流区在蓉城也算得上是颇为繁华的区域。

    而在三流区旁则是挨着市中心也就是所谓的天候区,蓉城最为繁华的地带,陈重在十字路口下车后,独自一人在街道上晃悠。

    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作为修仙之人,陈重自然是不需要食物的,不眠不休对于陈重这样的出窍期强者来说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蓉城的夜颇为的繁华,蓉城是最近十年才发展起来的,十年的突飞猛进,直接让蓉城的人生活品质提升了数十倍。

    在如今的蓉城,几乎不存在农村和城市这种说法了,但凡是蓉城本地人,几乎都是身家过百万的存在,而且家里的房子至少在三套以上。

    比起川省的其他城市的人来说,总体水平好上了很多很多,所以陈重随时都能看到街道上茶馆里坐着许许多多的中年人优哉游哉的喝着茶,逛着街,打着牌。

    陈重路过一条人烟稀少街道时,这里相对来说没有什么商铺,更多的是高耸的围墙,道路两旁都是一些大型的写字楼建筑,只不过这个点,基本上都看不到人了,灯也都是关着的,突然陈重的视线中出现了几个快速奔跑的人影。

    是从前面的一条巷子里钻出来的,最前面的一个青年狼狈不堪,衣服破碎了不少,还流淌着血迹,而后面则是三四个青年手里拿着半米长的钢刀,在路灯照耀下,钢刀寒芒展现,看的令人心悸。

    “救我,救我啊。”谢军看到前面有个走过来的人影,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开始死命的嘶喊,他不想死。

    他家里还有个生病的父亲,而他的妹妹也还在上学,家里的一切都需要他,但是他深知身后的那群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谢军已经跑了很久了,他感觉自己已经精疲力尽,跑不了多远了,谢军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打工仔,在附近的一家酒吧上班,之所以会招惹上这一群黑道上的人,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昨天晚上谢军因为坏了一个黑道上大佬的好事。

    那位大佬记恨在心,才在他今天下班的路上派了人要杀了他,如果时光能倒流,谢军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那么做。

    这些黑道上的人平日里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如果不是他去得快,他的那个女同事,酒吧的服务员就被那位黑道大佬玷污了,女孩只是一个刚刚出来工作的毕业学生,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留下了阴影,恐怕这一辈子都挥之不去。

    谢军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怪只怪自己没有本事,招惹不起那群人吧。

    见到突然朝着自己跑来,一下子就扑到自己身上的谢军,陈重脸色平静,将谢军扶了起来,这个青年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和恐惧,眼睛看着陈重,眼神里透露着恳求,他希望陈重能够救他。

    即便这种可能性不大,在蓉城,有多少人能招惹的起那位黑道上的大佬呢,谢军听自己一个关系很广的朋友说过,那个黑道大佬在蓉城的势力很大,认识很多人,就连他们看酒吧的龟哥都要给那位大佬三分面子,不敢和其作对。

    而这个拉着自己胳膊的青年,看着是如此的普通,谢军知道,恐怕这个青年帮不了他了,而后面的那群人也是追了上来了。

    真的要死在这里了,谢军突然绝望了,他不认为自己能活下来,他的那位朋友说过,以前有个人不小心撞了那位黑道大佬一下,第二天,那个人就彻底的消失了,十多天后,有人在江边捞起来了一具已经看不清面容泡的腐烂的尸体。

    谢军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而此时,身后的五个赤膊纹身的青年已经追了上来,将谢军和陈重两人围在了中间,手里明晃晃的钢刀放在腰间。

    其中两人手中的钢刀还有些许未干的血迹。

    “我不认识这个人,你们放了他,我随你们处置。”谢军鼓足了勇气,松开了陈重的身体,颤颤巍巍的说道,又有几个人能坦然面对生死,尤其是在这个和平的年代,谢军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遇到这样的事。

    但是谢军不想因为自己,而牵连一个素未谋面的青年,别人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家庭,谢军不想因为自己别人受到伤害。

    “小子,你是谁?认识这家伙么?”其中一个为首的拿着钢刀的光头青年嚣张的问道,根本没将陈重放在眼里。

    虽然这是在马路旁,但已经天黑了,周围几乎都是办公楼,这里白天路过的人很多,但是晚上几乎可以说杳无人烟。

    所以他们才敢形势如此的嚣张大胆,不然的话,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就在街道上拿着钢刀公然砍人。

    “我只是路过的而已,不过我是谁,好像和你们没有关系吧。”陈重淡淡的说道,一群道上的徐混而已,这些家伙不过都是十**岁的样子,根本不知道生命的可贵,若是再过个四五年,别说是让他们拿着钢刀追着人砍了,就是让他们用拳头,也不敢了。

    不是害怕,而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所谓的黑道大佬,就算背后的关系再硬,做了错事,出了问题,也是要承担后果的,只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们的锅都是有人背的,自然而然的旧事这些小弟来扛了。

    “路过的么,那你可以滚了。”为首的光头青年冷冷的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只是个路过的,他们就没必要对陈重动手,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