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3章 给别人了
    ,!

    绿毛青年现在只想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一刻也不想多留了,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如此的害怕过,就算是他那个已经枪毙了的大哥。

    也没有如此的让他感到害怕过啊。

    “好,那你们可以滚蛋了。”陈重说完直接一脚把绿毛青年踢到了他的小弟身旁,和那九个小弟踢到了一起。

    又是引起了绿毛青年小弟的一阵阵鬼哭狼嚎,一行十个人除了昏迷过去的还有六个是醒着的,都是匆匆的站了起来。

    扶起了还没有醒过来的兄弟,匆匆的逃走了,开玩笑,就算是没有力气,就算是身上再难受,他们也不想在这里多留一分钟了。

    陈重这家伙太恐怖了,那些个小弟,根本没看清陈重是怎么出手的,就一个个都被打趴下了,而且还是飞了出去。

    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的力量是得有多大,才能将一个一百二三十斤的成年人直接打飞,甚至有几个小弟还不是被陈重用脚踢飞的。

    直接是一巴掌拍飞的啊,要知道,他们之中可是还有一个小弟是一百六十多斤,这个小弟就是被陈重直接一巴掌打飞的,这得是多么可怕的力量啊。

    如果陈重没有留手,恐怕一拳就能直接把他们打死吧。

    刘叔看着这群地痞小流氓远远的离去了,才忍不住松了口气,终于安静了啊,他不敢想象,如果不是陈重的话,他今天会被这群地痞小流氓欺负成什么样子,而且就算今天过去了,那以后呢,恐怕他这个生意也是做不成了。

    “真的很感谢你,酗子,如果不是你,我这个店就完了啊,刘叔手上也没什么钱,这些你就拿去吧,权当做是刘叔的一点心意,你千万别嫌少。”刘叔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了一堆钱。

    有一百的,五十的,也有二十的,十块的,甚至还有很多一块的,五块的,加起来差不多有一千块钱的样子。

    这都是刘叔辛辛苦苦一碗米线一碗米线的做出来的,都是刘叔的血汗钱,陈重自然是不可能收下的,陈重连忙摆了摆手。

    “刘叔,你别这样,我没有别的意思,你做生意也不容易,而且唐冉以前在你这里吃米线,你也没少关系她,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的。”陈重笑着说道。

    就算陈重现在很缺钱,他也不可能收下刘叔的钱,还别说陈重现在的钱多的花不完了。

    听到陈重的话,唐冉心里一阵感动,这家伙还真是体贴呢,至少比起那些只知道送花,动不动就送数万甚至数十万礼物的那些富家公子哥好了不知道多少。

    “对啊,刘叔,你自己留着吧,陈重他很会赚钱的,而且这么多年在你这里吃米线,你对我也很照顾的,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唐冉很配合的说道,然后递给了陈重一个眼神。

    陈重也是跟着连连点头。

    “哎。”刘叔叹了口气,本来还想说什么,兜里的老年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这个时代,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用的智能手机了。

    用这种十年前的老年机的人已经很少了,这种手机几乎只有打电话的功能,上网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

    刘叔不好意思的对着陈重和唐冉两人笑了笑,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下,突然脸色变得有些奇怪,这个电话是他女儿的主治医师打过来的。

    一般只有在有特殊情况的时候,这位主治医师才会打电话给他,就像是上次找到匹配的肾源的时候,给他打了个电话,那个时候,是刘叔这半年来最开心的时候了。

    刘叔拿起了电话,电话那头说了很久;“老刘啊,现在那个匹配的肾源已经到了蓉城市医院了。”

    听到医生的话,刘叔突然激动了起来,那岂不是就说明自己女儿的手术很快就可以动了,只要他把剩下的差一点钱都补上就好了。

    但是很快刘叔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愤怒。

    “事情是这样的,虽然肾源到了,但是另外一个患者也是这个肾源的匹配型,那个患者的家属已经交了手术费了,下午四点就开始着手动手术了,你还是来看看你女儿吧,她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下一个肾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你女儿的日子不多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使我们先到的。”刘叔对着电话愤怒的说道,激动的双眼通红,眼珠子都泛起了泪花,曾经多少次磨难,多少次挫折。

    他都没有留下过泪水,但是这一刻,这个辛苦了大半辈子的男人,忍不住流出了泪水,好不容易等了那么久,找到了合适的肾源,医生竟然给他说肾源匹配的另一个患者已经要动手术了。

    而他的女儿,也因为病情的耽搁,时间不多了,为什么会这样,十多年前,他的妻子就是因为疾病离开了他,难道说现在他仅剩下的唯一一个女儿,也要因此离开他么,为什么世道如此的不公。

    明明是他女儿先寻找的肾源,为什么找到了就成了别人的了,为什么医生不提前给他说,如果不是自己的肾太老了,而且和女儿的不匹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肾给女儿,他这么大一吧年纪了,也没有几十年的时间了,少一个肾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好了,话我带到了,你尽快来看看你女儿吧。”电话那头说完就挂断了,只剩下了滴滴声。

    刘叔拿着电话沉默了很久很久,终于忍不住坐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难道真的没有救了么,自己努力了这么久。

    十多年前,他妻子去世的时候,女儿才刚刚上幼儿园,这么多年的辛苦努力,好不容易女儿大学毕业,刚刚准备找工作,就差出了这个毛病。

    上天仿佛跟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十多年前带走了他的妻子,现在又要带走他的女儿了,为什么会这样,刘叔不甘,可是他没有任何的办法,钱,他没有,肾源,现在也已经找不到了,为了这一个肾源,都是找了好几个月啊,自己的女儿还能等得起那么久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