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7章 交给我吧
    ,!

    蓉城市医院的住院部在正门左侧,两栋二十二层高的建筑。

    除了一层,每一层都有超过四十间病房,大多数病房都可以放四五张病床,听起来病床和病房的数量很多。

    实际上,蓉城市医院的住院部几乎一年四季都十分的稀缺,尤其是到了夏冬季节,布的高峰期。

    老人和儿童最是容易生病,那个时候,几乎走廊上都是有病床的,而且还不一定够用。

    在刘叔的带领下,陈重和唐冉跟着走到了第一栋住院楼的八层,萌萌就是住在这里的。

    蓉城市医院的住院费高的可怕,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光是住院费,就已经话了快十万了。

    绝对是一笔可怕的数字,如果不是刘叔这几十年来省吃俭用,攒下了不少的钱,根本无法承担如此高额的住院费,更别提给萌萌做换肾手术了。

    八层电梯口旁的第二个病房。刘叔在门口站了许久,整理了自己的衣衫,擦了擦自己有些红润的眼角。

    抹去了依稀存在的泪水,刘叔转过头来看着唐冉笑着说道,“冉冉,我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

    唐冉挤出了一抹笑容,对着刘叔说道;“刘叔你现在看起来很帅,没什么问题。”唐冉突然觉得自己很羡慕萌萌。

    羡慕萌萌能有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父亲,唐冉想到了自己的父亲,那个整日只顾着家族,从未对她有过多少关心的父亲。

    即便在如今的世道,普遍的重男轻女思想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在唐家这样一个传承久远的大家族中。

    这样的思想依旧保留,无论她唐冉怎么努力,在她那个父亲的眼中,始终是不如她那个整日里花天酒地不思上进的哥哥。

    听到唐冉如此确定的话,刘叔这才送了口气,然后打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萌萌住的是重症病房,所以里面只有萌萌一个人住着,当然,住院费也是高的可怕,每晚上四五百的价格。

    病床上,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安静的躺着,她的眼睛始终聚焦在墙上的电视画面上,时不时露出一抹苍白的笑容。

    察觉到突然推开的病房门,女孩的视线转移了过来,看到来人,激动的坐了起来,“爸,你怎么来了,米线店今天不忙么。”

    女孩正是刘叔的女儿刘萌萌,这个本来活泼开朗,天真可爱的女孩,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怀着满心的激动。

    走进社会,渴望能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可惜上天琢磨,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被查出了身体的疾病,不得不终日躺在病床上。

    “不忙不忙,爸让徐阿姨看着,想着过来看看你。”刘叔的眼神有些遮遮掩掩。

    不敢正视自己的女儿,他向自己的女儿保证过,一定会让她好起来的,他还要看着自己的女儿工作,挣钱,嫁人,生孩子呢。

    “嗯嗯,其实爸你不用每天都来的,店里有那么多事,我这里有护士照顾着,没什么的。”萌萌笑着说道。

    她知道自己父亲这么多年一个人不容易,也知道自己的病给父亲带来了多大的负担。

    “没事,爸就是来看看你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好点,对了,你看,爸带谁来看你了。”刘叔说着眼珠子总有泪水想要不受控制的钻出来。

    终究还是被他收了回来,刘叔说话的时候,唐冉笑着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陈重。

    “萌萌,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唐冉走到病床边坐了下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见到多年未见得老朋友,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如果不是萌萌现在重病缠身,唐冉恨不得拉着刘萌萌畅聊几个小时,但是现在萌萌这苍白的脸色,虚弱的身体。

    唐冉甚至都不敢用力的碰一下萌萌,生怕弄疼了她。

    刘萌萌的眼睛看向了这个突然走进病房,坐在她身旁的漂亮女孩,眼眸里透露着惊讶,不解,慢慢的变成了激动。

    到后来刘萌萌甚至激动的坐了起来,拉着唐冉的手,激动的说道;“冉姐,是你吗,冉姐,我好想你啊。”

    刘萌萌说着眼眶红润,差点没激动的想要站起来了,如果不是她的身体很虚弱。

    唐冉不断的点着头,甚至眼睛也是有些红润,两人手拉着手。

    看着这个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妹妹,唐冉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在家族里,除了自己的那个姐姐,就算是她亲生的那个哥哥,唐冉和他关系也不怎么样。

    甚至两人关系很差,大家族的子弟之间,更多的是勾心斗角,亲情在他们的眼中,反而不显得那么重要了。

    “我大学之后去国外进修了,回来之后一直在忙着工作,这几个月才空闲下来。”唐冉对着刘萌萌说道。

    “冉姐,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等我裁了和你一起工作好不好。”刘萌萌渴望的说道,在刘萌萌的心里,一直觉得上天和她开了个玩笑。

    在她觉得最美好的岁月里,让她只能在病床上躺着。

    “我是做网络传媒的,等你裁了就来跟着我干。”唐冉止不住的点着头说道。

    肾源已经没了,给了另外一个病人,刘萌萌还能坚持到下一个肾源的到来吗?唐冉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好了,好了,你看你们两个,两姐妹见面不是应该高兴么,怎么就哭起来了呢。”刘叔笑着说道,给两女递过来了纸巾。

    “爸,那颗肾源快到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真的不想再呆在医院了。”刘萌萌迫不及待的说道,她一刻也不想在医院多呆了,枯燥的生活。

    除了在病床上躺着,别的什么事也不能做,听到自己女儿的话,刘叔手中拿着的纸巾都是落到了地上。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自己的女儿,难道说那颗肾源没有了,被别人用了么,刘叔还记得自己刚刚将找到肾源的消息告诉自己女儿的时候,那一刻女儿是有多么的激动,难道他真的要告诉自己女儿这个残酷的消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