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3章 全躺下了
    ,。

    陈重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然后顺手就将胳膊搭在了火哥的一个小弟肩膀上,搞得火哥额度这个小弟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子,看来你知道我们找的是你,挺上道的啊,就冲这点,哥们我欣赏你。”火哥昂着头,脸上带着笑容。

    “哦,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看得起我咯?”陈重笑眯眯的说道,这个叫做火哥的家伙,还真有些自傲,真以为一个带着十多个小弟的黑道上不入流的混混,就是天王老子了么,世界这么大,别的不说,单单就是蓉城市的黑道,他火哥就不算的什么人物。

    至少,蓉城市的黑道上,没他什么名头。

    “小子,我们大哥和你说话是看得起你,怎么,给脸不要脸是不是。”火哥还没说话,他手下的小弟就不乐意了。

    而被陈重的手搭在肩膀上的小弟则是一心想要将陈重的胳膊摔下来,可是费了半天的劲,也没有什么作用,脸都快憋红了,陈重放在他胳膊上的手依旧是毫无动静。

    “我和你大哥说话,有你什么事,难道说你连你自己手下的人都管不好么。”陈重瞪了火哥的这个小弟一眼,让他莫名的感到身体一颤,连忙闭上了自己的嘴。

    火哥眉头微微一皱,他是个极为护短的人,他自己的人,他怎么说都行,就是别人不能说,更何况陈重这样一个无名之人了,还是被李医生让他重点照顾的对象。

    和李医生之间,他们两人算得上是朋友的关系,毕竟好几次他马子和兄弟身体出问题了,在外面打架被打伤了,都是找李医生处理的。

    虽然给了不少的钱,但是每次李医生都处理的很好,他的这些个小弟养好了伤,一个个也都是生龙活虎的,没出什么问题。

    而他,也没少给李医生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两者算得上是合作互利了吧。

    对于李医生交代的事情,他自然要做好的,这年头,能够在蓉城这样的一个地方,和蓉城市医院的一个大医生打好关系,这是多少人都巴不得的事情。

    “我的人还用不着别人来管。”火哥冷冷的说道,显然对陈重生出的一点好感都已经荡然无存了。

    “你的人我自然不想管,不过碍着我的眼了,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不想别人,打狗还要看主人,惹了我不高兴,我不仅要打狗,主人也是要打的。”陈重笑着说道,但是这话说出来,就连空气之中,都是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你能看出来我们兄弟是来找你的,不知道我们找你来是为什么的。”火哥语气冰冷的说道。

    陈重已经成功激怒他了,火哥的脾气就像他的名号一样,脾气火爆的很,虽说在蓉城的黑道上,他显得有些不入流。

    但是火哥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手底下二三十个小弟,就是靠着他的狠和火爆的脾气打下来的。

    “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知道,要不你提醒下我?”陈重依旧面带笑容,仿佛根本没将火哥等人看在眼里。

    这让火哥很愤怒,这小子太嚣张了。

    “你们是傻么,既然他想要知道我们找他做什么,现在不动手,还在等什么。”火哥冷冷的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靠陈重最近的两个小弟直接出手,从背后抽出两根短短的钢筋,这一钢筋要是实实在在的打在一个人的身上,就算是不皮开肉绽,也得紫一大块,伤到筋骨。

    火哥等人选的位置很好,一左一右刚好是两辆高盘的suv,两旁的路人根本看不到这里的情况,在车子的前面和后面,火哥的其余小弟直接将里面挡住了。

    如果没有人特意的看向这里,根本不知道这里面在做什么。

    火哥的两个小弟动手,没有丝毫的犹豫,两人都是在道上跟着火哥混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动起手来一点也不拖拉。

    陈重抿嘴一笑,直接轻轻地抬起了自己的脚,连续两脚踹出,火哥的两个小弟都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踹倒在了地上,手上的钢筋也是落到了地上,听到了清脆的响声。

    悦耳动听,在火哥两个小弟的脸上,各自都是留下了一个清晰的鞋底印,看着有些滑稽。

    火哥脸色一凝,刚刚他都没看清陈重是怎么动手的,自己的两个小弟就倒在了地上,在所有人包括火哥的眼里,他们都没有看到陈重的身体动。

    如果不是两个小弟的脸上各自有一个完整的脚印,火哥甚至都不知道陈重是怎么动手的。

    而那个被陈重搭着肩膀的小弟更为的惊讶了,他离陈重最近,都没有感觉到陈重的身体动一下,自己的两个同伴就倒下了,这是什么实力。

    不过看到陈重似乎忽略了他,小弟嘴角划过一丝狡猾的笑容,然后悄悄地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了匕首,带着冰冷的寒光,想要直接对着陈重的腰间刺去。

    陈重会让他如愿么,明显不可能。

    还不等他手里的匕首靠近陈重,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一酸,突然没有了力气,手里的匕首直接是落到了地上,陈重用手掌捏了一把他的胳膊,这个小弟感觉刚刚就像是有人用铁钳夹住了他的手臂一样。

    不仅疼得厉害,还让他没有办法拿稳匕首。

    这家伙什么来头,火哥的脸上多了一分凝重,如果说第一次没看清陈重是怎么动手的,那可能是他走神了,但是第二次,自己的小弟离陈重那么近一旦动手,机会很大,但是还没等自己高兴。

    小弟手里的匕首就直接落到了地上,从自己那个小弟的角度,正常人绝对是反映不过来的,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火哥突然觉得,自己答应帮李医生做的这件事,可能是踢倒铁板上了,这次遇到的是一个硬茬。

    火哥从来没有见过陈重,所以也不知道陈重什么来头,但是在蓉城这样一个大地方,什么样的大人物都是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