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5章 没钱不让进
    ,。

    不然的话,唐冉肯定会生气的。

    “咳咳,那什么,你们还是商量下去那里吃饭吧。”陈重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有必要站出来缓解一下场面的尴尬。

    在这么聊下去,唐冉估计都会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好,这样吧,我有个朋友开了家私人会所,他那里的食物挺不错的,都是从郊区的农场运过来的食材,之前去过一次,味道很不错,我们去试试吧。”唐冉笑着说道。

    以她现在的地位,接触的自然都是些有钱的老总级别的人物,所以朋友圈子也是很广的。

    “好啊,那我们就去那里吧。”刘萌萌也是笑着说道,她打开了车窗,狠狠地呼吸着外面的空气。

    尽管蓉城的空气质量并不怎么好,但是她在空气中闻到了自由,闻到了舒服,闻到了久违的感觉。

    车子朝着三流区的繁华区而去,他们的目的地是一处独栋小楼,这块地皮就是唐冉这个做私人会所的朋友的。

    这人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这私人会所开着倒也不是为了赚钱什么的,更多的是他生意上来往的伙伴和朋友什么的来这里消费。

    他的私人会所可不是有钱就能来的,但凡是能到他私人会所吃饭,那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要知道,除了唐冉这个朋友亲自发放的会员卡。

    寻常人很难进来的,在整个三流区,能来这里吃饭的人并不多。

    私人会所的名字取得很简单,月光小筑,很有调调的名字,唐冉将陈重和刘萌萌父女两人放到了会所的门口,自己则是开着车子停车去了。

    这个时候的刘萌萌,在医院的时候简单的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衣服,活脱脱一个水灵灵的年轻小美女,若是化个妆打扮下,绝对走在路上回头率超过百分之九十了。

    即便是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少引来注目,刘叔则是一脸警惕的站在自己女儿的身旁,生怕哪里冒出来一个不轨之人,对他的女儿做点什么。

    在这之前,刘叔一直希望刘萌萌能够早点嫁出去成家,现在刘叔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改变了,他想多陪在刘萌萌的身边。

    “你们几个站在这里做什么,别挡着我们月光小筑的门了。”这个时候一个看门的门童走了过来,作为月光小筑这个私人会所的工作人员。

    他们的月薪即便是蓉城的一些上班的白领都是比不上他们的,所以在这些人的眼中自然也觉得高人一等。

    他刚刚在里面和前台的美女聊天,没有注意到开着保时捷进了车库的唐冉,也就下意识的以为陈重三人是路过这里的。

    毕竟陈重三人的打扮确实有些寒酸,陈重还穿着希望网络传媒的那一身保安服,而刘叔,也是一身陈旧的衣服,看着就不像是个有钱人,虽说刘萌萌长得漂亮,但是也穿的十分的普通。

    三人一身上下的穿着,加起来也不值什么钱,在门童的眼里,这就是三个穷鬼,能够来月光小筑用餐的人。

    那在整个蓉城市,都算的上高层人物了。

    “我们没有挡着门,小兄弟,我们是来这里吃饭的。”刘叔笑着说道,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憨厚老实的人,对于门童那近乎嘲讽地华语。

    刘叔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是笑着解释,这要是换做别人,肯定是和门童吵起来了。

    “哈哈,你说什么?你们来这里吃饭?老头子,我没听错吧,你这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来这里吃饭,我给你说,这里一个菜的价格,都比你一个月的工资高。”门童不屑的说道。

    月光小筑是私人会所,但是有时候也接待花了高价办会所会员卡的有钱人,这些人一顿的消费几乎都是几万块,从来就没有几千块钱的这么个说法。

    当然也是有不少的老板的朋友,在这里吃饭是不用给钱的,但是那些人一次给他们的小费都是很大的一笔数字了。

    “小兄弟,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我都说了我们是来这里吃饭的,不过你们这里消费这么贵,萌萌,咱们还是不在这里吃了吧。”刘叔没有因为门童的话而生气。

    反而是因为门童说这里的消费很贵,就不想在这里吃饭了,本来他就觉得自己父女两人给陈重和唐冉添了很多的麻烦了。

    唐冉不仅让她的男朋友将自己女儿的病治好了,更是替他们把医院的住院费用结清了,这本就欠了唐冉很大的人情了。

    现在唐冉还带他们来吃这么贵的饭,刘叔说什么也是不肯的。

    “看来老头你还识相,别再这里挡着路了,不然等会来用餐的老板们看到了会生气的,到时候连带着我也会挨骂的,赶紧走吧,赶紧走。”门童不耐烦的说道。

    刘叔这般老实憨厚,让他也是说不出骂人的话来了。

    “你们老板就是这么教你们对待客人的么,看来你们老板也不怎么样嘛,一个破小小的私人会所,搞得多厉害似的。”陈重不屑的说道。

    一个所谓的私人会所,陈重会来这里,完全是因为唐冉的原因,不然就算是开着专车来请他,他也是不会来的。

    这世界上总是有打不完的苍蝇,如果不在陈重的耳边嗡嗡叫,那倒也没什么,可偏偏这家伙在陈重的耳边一直叫唤个不停,这就让陈重很不爽了。

    “我说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一个小小的保安,在这里说什么大话,破私人会所,也不是我看不起你,你一年的工资也吃不起这里的一顿饭,你知道么。”门童一点也看不起陈重。

    在他看来,这一男一女,应该是情侣,这个老头应该是其中一人的父亲,不然的话,这个青年也不会这么激动了。

    门童说的也没错,一个正常的保安一年才三四万的工资,而这里来消费的人,几乎都是四五万,五六万的消费一顿,更有甚者一顿十多万也是正常的。

    而这个青年,在门童的眼里,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钱人,更像是那种混的很差的读书人,不然的话也不会穿着保安的衣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