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9章 震惊
    ,!

    叫飞哥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不想让唐冉发现对付陈重的是他,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薛童没有出来,只是坐在车里面。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已经远远的出乎了薛童的意料,陈重强大到了令他汗颜的地步,一个人打趴下了飞哥差不多二十个彪悍的小弟,这是怎样的一种战斗力。

    至少薛童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场面,不仅仅是薛童,就连飞哥,也是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甚至飞哥的腿都是微微有些颤抖。

    薛童刚刚没有看到那一幕幕震惊的画面,他却都是一个个的看的清清楚楚的啊,自己那一个个能打的小弟,可都是直接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就直接被打飞了,是的,没错,不是打趴下了,而是直接打飞了。

    他飞哥在黑道上混迹了这么多年,自问见过很多能打的人,就连他飞哥自己有几天的这个地位,当初都是一刀一刀的砍来的,这当中不仅有薛家的支持,更有他自己的努力和付出。

    飞哥自问自己的实力很强了,一个人打四五个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他手下的这些小弟,也都是精英,一个个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主,就连他,也不敢说在自己这群小弟中,随便挑三个人出来。

    他都不一定是对手,可就是这样的一群小弟,在陈重的手里,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甚至就连他,都没怎么看清陈重动手,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这么多小弟,没有任何一个人触碰到了陈重的身体。

    都是直接被陈重一招击飞,飞哥也只是隐隐看到了陈重的出手,都是十分的随意,脚动一下,手一挥,人就直接飞了。

    这完全颠覆了飞哥的认知,这种画面在飞哥看来,完全只应该出现在电视中,那种虚拟的存在,怎么可能真真切切的存在呢,可就是这样的画面,依旧在飞哥的脑海里不断地回荡,让他久久回不过神来。

    以至于陈重说话她都没有听清楚。

    “不说话么,这次只是给你们个教训,听清楚了,不要来惹我,不然的话,下次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失手杀了你们当中的谁。”陈重冷冷的说道。

    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飞哥和薛童两人突然感觉自己在一瞬间就从夏季到了极冷的南极,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冰冷,让他们的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

    薛童更是差点没站稳身子,直接倒了下去,如果不是他的身子靠在了车子上,此时的薛童已经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飞哥的脸色也没有好到那里去,他的两腿发软,瑟瑟发抖,脸色也是苍白到了极点,直到陈重的背影消失在了巷道里,坐着唐冉的保时捷离开,飞哥才缓缓的反应了过来。

    当飞哥的目光看向了薛童的时候,薛童依旧背靠在车身上,身子瑟瑟发抖,还没有回过神来,脸色比起飞哥的脸色更难看,说到底,飞哥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回过神来的时间也比薛童快了很多,“薛少,没事了。”飞哥轻轻地拍了拍薛童的肩膀,心里叹了口气。

    说到底,薛童比起薛家的大少爷,也就是薛童的哥哥薛川,差距太大了,不过薛川基本上都是在经营薛家明面上的产业。

    对于黑道,几乎是不插手的,不然的话,这些事情,也轮不到薛童来管,毕竟薛童这个人,除了吃喝玩乐,没别的什么本事。

    “别.....别动我,我什么都答应你。”薛童惊恐的说道,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脸,但是过了片刻,又是抬起了头来,看到周围早已没有了陈重的影子。

    薛童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这是第一次,薛童如此近距离的感觉到了死亡,在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冰冷与恐惧,他实在想象不到,一个人到底强大到了怎样的一个程度,才能让他薛童仅仅是被看了一眼,对方的一句话。

    就让他吓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薛童的心里深深的将陈重记下了,这个人,他无论无何也不敢再去招惹了,在他的心里,已经埋下了恐惧的种子,陈重将会是他一辈子也无法逾越的大山。

    “好了,薛少,那个人已经走了。”飞哥小声的说道,脸色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嚣张与平静,他飞哥自问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却从没有经历过今天这样的局面。

    就算是当初他一个人带着手下的三个兄弟,被别人五十多个人拿着砍刀追杀了两条街,他也没有这么害怕过,不是现在他怕死了,而是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绝望与恐惧,让飞哥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头。

    在飞哥刚刚失神的那一瞬,就算是一个几岁的孩童,只要手里拿着刀,都能轻而易举的将他干掉。

    “那个人走了么。”薛童有些紧张的向四周看了看,这周围除了躺在地上的小弟,哪里还有其他人。

    “走了,他已经走了。”飞哥很肯定的说道,陈重最后留下的那句话,引起了飞哥的无线遐想,他自以为自己在蓉城的黑道上已经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这个世界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他也知道甚多,但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有多么的愚蠢,至少,像那个青年那种人,他就从来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这种人到底是什么来头,飞哥生不出调查的念头。

    不是他没有这个人脉,而是他不敢,不敢这么去做,生怕自己这么做会引起陈重的不满,万一真的如同陈重话里说的那样,杀了他怎么办,就他刚刚所看到的画面,飞哥心里很清楚,这个青年如果想要杀他,根本不用费多大的功夫。

    “终于走了。”薛童忍不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的心跳比平常快了太多太多,薛童觉得自己很冤,现在似乎才发现,自己是被金鹏当枪使了。

    金鹏何等精明的人物,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找到他,还是办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就给他薛童那么大的一个酬劳,现在想想也觉得可笑,都是自己太天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