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1章 果决
    ,。

    听到两个保镖的话,金鹏的表情也是难得的有些果决凝重。

    他伸手从桌上拿了一支烟,洪武很耐心的替他点上。

    “我知道该怎么做,身手厉害又如何,哼,这可不是过去几百年的那个时代,若不是不愿意太过招摇,热兵器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他。”金鹏冷笑着说道。

    都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为坚不摧,武林高手世代更替,可终究习武之人也是人,能有多强,至多就是身体的力量比起常人强罢了。

    在子弹的面前一切都是虚假的,这也是金鹏一直以来认同的观点。

    就算是一个武林高手,速度能有多快,有子弹快么,拳头和腿能有多硬,有子弹硬么。直至至终,金鹏都忽略了一个问题。

    也是他不知道的一个问题,陈重又岂是那等习武之人可以比较的,陈重可是修仙者,而且还是修为很可怕的那种修仙者。

    金鹏明白自己两个保镖的意思,那个保安打扮的青年,身后很有可能有恐怖的势力,但这是哪里,这是川省,是蓉城,金家作为川省的土财主。

    所拥有的人脉岂会差了。

    一念至此,金鹏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既然你实力这么强,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吧,就是希望你别死的太早了呢。

    对于陈重的来头,金鹏不想去查,也没必要去查。

    此刻,华国某个省份的一家酒吧包厢中,一个满脸胡茬的精瘦男子正左拥右抱的搂着两个妙龄女郎。

    饶有兴趣的用自己的胡茬戳着年龄女郎身体某处敏感的部位,引来女郎的一阵阵尖叫声。

    突然他放在桌上的三个手机之中的一个响了起来,那是一个纯白色的老年机,足有手指那么厚。

    也仅有半个巴掌那么大,这样的老年机在智能机横行的时代,却是不可多见了,巴掌大的老年机屏幕也很小。

    小到除了一串电话号码,加上两行字,几乎再也容不下别的内容,老年机的声音很小,小到足以轻而易举的被包厢里嘈杂的歌声所掩盖。

    但就是如此依旧被胡茬男子感觉到了,胡茬男子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然后眉头微微皱了皱,将两个妙龄女郎叫了出去。

    而他也是拿起了桌上的老年机,老年机的屏幕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胡茬男子将老年机按键中间的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屏幕放向了自己的眼睛。

    随后手机的屏幕才亮了起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串数字,07号雇主,胡茬男子舔了舔自己的舌头,接通了电话。

    “什么任务。”

    “川省么,五百万,照片资料发给我,三天之内,先打一百万。我稍后账户发给你。”

    “我的字典里没有失败这个词。”说完,胡茬男子挂断了电话。

    他突然起身,周身的气息浑然一改,一下从刚开始的随性放浪变成了一股强横冷冽的杀意。随后杀意渐渐的消失,胡茬男子一把抓起了桌上的手机,在桌上扔下了一叠钞票,少说也有五六千的样子。

    电话另一端,金鹏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三年前,蓉城市一个富商突然暴毙。

    有人说他是死于突发性疾病,也有人说是蓄意谋杀,但即便是法医也差不出为什么。

    只有金鹏自己知道,那个人是他那个时候最大的生意上竞争对手,也只有他知道自己这个生意竞争对手是怎么死的。

    那是他出国留学的时候,在无意间进入的一个小网站上认识的一个陌生人。这个人说能够替他杀人。

    价格是五十万刀,定金十万,金鹏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正巧那个时候金鹏和他们班上一个同学有很大的矛盾。

    金鹏就把这个同学的信息发给了那人,结果第二天早上金鹏就得到自己那个同学已经死亡的消息。

    当然,他也很信守承诺的将另外四十万刀打了过去,作为金家的未来的接班人,金鹏在大学时代就有数千万的身家了,在学业彻底结束的时候。

    金鹏的身家就已经过亿了。

    后来这个人金鹏也找了好几次,即便回来的时候金鹏也找他杀过人。

    这人杀人的手法千奇百怪,无一例外都是毫无破绽,甚至就连警方都查不出缘由,成为了一桩桩悬案。

    金鹏相信,这次的事情,这家伙也能做的很好,从始至终,金鹏除了知道一串一直没变过的号码。

    一个名为暗夜的代号,就连银行帐户也是每次转账都不同,金鹏从来没有见过这人,但是他有种感觉,这人似乎是华国人。

    不过这一切对于金鹏来说都并不重要,只要能将陈重这个眼中钉抹除,对于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电话那头说五百万,他也没有丝毫的迟疑。

    洪武洪威兄弟二人看了一眼金鹏,露出了一抹迟疑的神色,他们两人都是知道,金鹏的性子。

    决定下来的事,就无法改变了,不过他们同样也清楚,金鹏不是鲁莽之人,不然也不可能凭借着家里给的几百万起步资金。

    就做到了如今几十亿的身家了,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足足翻了几百倍,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个数字啊。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洪威,还是继续帮我查查这个人的来头。”金鹏想了想又是说道。

    蓉城乃至整个川省的富家公子哥,但凡是有些背景的,他或多或少都有些印象,而这个保安模样打扮的青年,他感到十分的陌生。

    如果说陈重真的有什么背景,那绝对就是其他省份的了,金鹏是个做事谨慎的人,思考的也很多。

    至于帮他做事的薛童,金鹏甚至根本就没有想过,不过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家伙罢了,终日只知道吃喝玩乐,这种人,如果不是靠着祖辈的蒙阴,根本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

    在金鹏的眼里,无论是任何人,如果对他而言,没有利用价值,那么一切都是虚假徒然的。

    金鹏现在的目标很明确,扫清唐冉身边的所有障碍,然后对唐冉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