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3章 隐身
    ,。

    这个时候,破旧的楼层天台上。

    已经是十点钟了,这个时候天基本彻底的黑了,只不过在这夏夜依旧有很多人还在外面活动。

    天台上,挂着许多的衣服,时不时被风吹起来,左右摇摆,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月光格外的明亮。

    天台上连都光都是没有打开,就能很清晰的看清楚天台上的情况。

    一件件衣服之间,有一个黑影在之中穿梭,能大约看的出来,黑影略显消瘦,有些高,只是隔着衣服看不清其模样,唯有月光下倒影出来的影子。

    影子朝着天台的一个方向而去,当走在天台边缘的时候直接消失不见了,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暗夜本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和大多数吾为青年一样,整日沉迷游戏之中,不爱学习,觉得自己的前途一飘渺茫。

    直到有一天,他去公园散步的时候,不小心被天上的一只鸟掉下了一坨屎砸在了身上。

    本来在那个时候的他看来,这是一件十分倒霉的事情,后来暗夜一直就追着这鸟跑到了公园的花坛里。

    看到了一枚红色的果子,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勇气,暗夜直接一口酒把那果子吃了,吃了果子之后,暗夜觉得自己全身如同被火烧一样疼痛。

    在之后就昏迷了过去,在他醒来的时候,走在路上,竟然发现别人看不到他,从那以后,暗夜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他吃了的那枚果子,他可以隐身,就连热感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也就是说暗夜本人可以随意的出入任何一个地方,而且没有任何先进的科学设备仪器能够发现他。

    暗夜因此捡了很多漏洞,挣了很多的钱,只不过家里唯一的奶奶在他那个时候也死了,他父母早亡,后来就离开了原来生活的城市,在世界各地漂泊,做上了杀手这个行当。

    从一个无名之辈,暗夜现在的名声就连世界上很多有钱人听到都是脸色大变,暗夜做这个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刺激和快活。

    就好比他今天要来杀的这个人,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普通人罢了,如果不是这个雇主是他早期做杀手时候的一个老雇主。

    这单子,暗夜根本就不想接,这样的任务对他来说太没挑战性了,相比而言,暗夜更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情。

    比如说去中东杀那些将军,那炮火的刺激可比起华国的平静安宁刺激多了,这也是为什么他有了隐身的能力之后,很少呆在华国的原因了。

    暗夜不仅可以隐身,他甚至因为吃了那枚果子,身体的力量变得格外的强大,现在让他一只手爬几十米的楼层都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暗夜从天台上下来,然后慢慢的朝着那个楼层而去,昨天的时候他就调查清楚了,自己的这个目标和另外一个年轻人就住在这栋楼里。

    “杀一个,还送一个,这回权当是给他的回馈了吧。”暗夜的身子站在窗户上,看着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皮鞋傻笑的谢军,淡淡的说道。

    在这里暗夜能看到谢军,但是谢军却看不到他,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陈重猛然眼睛睁开,他竟然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天地灵力的气息,准确的说是有类似于真元的天地灵力的气息。

    不是真元的存在,也不是纯粹的天地灵力,陈重的感知覆盖而去,他的表情就更惊讶了,隐身术,竟然是隐身术。

    这可是陈重在修炼早起的时候,玉帮老头传授他的一个技能啊,这里竟然还有人会,难道说这也是玉帮老头的一个弟子?

    不过不对啊,当初玉帮老头都是他唤醒的,怎么可能还有别的弟子呢。

    而且这家伙身上的气息杂乱,根本就不是修仙者,也算不上,连练气一阶的修为都没有,陈重的眼睛根本看不到暗夜的存在。

    只有神识感知能感觉到暗夜的存在。

    在陈重的感知之中,暗夜已经朝着谢军而去,就要对谢军动手了。

    陈重的嘴角划过了一丝冷笑。

    “在我的地盘,动我的人,你是想死么。”一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在暗夜的脑海里响起,让他的身体猛然停留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声音,是不是刚刚产生幻觉了,暗夜自顾自的想到,他明明没有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谢军有什么反应。

    那到底是谁在说话呢?暗夜摇了摇头,又准备往前走,可是一脚踩在了地上的水瓶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谢军连忙一屁股站了起来,他还以为是陈重又出来笑话他了呢,谢军警惕的看向了房间的方向,但是发现什么情况也没有。

    这才安心的坐了下来,谢军松了口气,肯定是隔壁的猫又弄坏了什么东西,不然的话怎么会有声音。

    谢军自顾自的想到,丝毫不知道,在他正前方三米外的地方,有一个看不到的人影正准备杀他。

    见谢军稳定了下来,暗夜松了口气,然后又准备朝着谢军动手,暗夜有个规矩,做事不成功誓不罢休。

    他曾经刺杀过最难的一个人,某个混乱国家的一个反动势力的高层人员,那防御可谓是一个蚊子都飞不进去。

    他失败了无数次,但是依旧没有被那些人察觉,最后还是他在那位休息的时候,直接将那位给杀了。

    那个组织至今都没有找到是谁当初动的手。

    “你确定你还要走么,你再走一步,就会死。”这道声音再次在他的脑海里响起,暗夜这次果断的停下了脚步。

    如果说第一次听到声音是他的错觉,那第二次呢?怎么可能连续两次都是错觉,还有那道声音,似乎他前面的那个家伙没有听到。

    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个自己这次要杀的人?暗夜突然心里一沉,脸色变得有些凝重,他的目光看向了左前方的一个房间,房间门紧闭着,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人,而且房间里面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包括整个屋子,都是十分的安静,暗夜站在原地,却是同样也不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