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5章 被打了
    ,。

    “对对对,我可以肯定,那个雇主是蓉城的。”暗夜连忙说道,他觉得陈重这么说,一定对于自己提供的消息很满意,很有利用价值。

    可是对于陈重而言,他的话并没有任何的价值,暗夜是一个杀手,一个为了钱可以杀任何人的杀手。

    陈重并没有打算放过他,暗夜如果能活下去,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死去,死在他的手里,对于这种非常人的杀手,即便是警方,也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就算是陈重,也是凭借着敏锐的感知和强悍的神识,才发现了暗夜的存在,在陈重看来,恐怕就算是金丹期的强者,也难以发现暗夜的存在。

    这样的杀手,陈重断然不可能让他还活着的,一念至此,陈重指尖弹出一道银色的光芒,直接没入了暗夜的身体之中。

    暗夜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不甘得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生命的气息开始慢慢的消散。

    他致死也不明白为什么陈重就这么直接对他动手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至于暗夜身上的秘密,陈重透过钻进暗夜体内的真元发现,暗夜应该是食用了某种奇特的灵果,只是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灵果。

    “老师,你知道这家伙是吃了什么灵果么?”陈重好奇的问道。

    在他的面前,一团银色的真元在空中悬浮,真元里包裹着一滴火红色的液体,带着浓郁的香味,那枚灵果的能量。

    大多都融入了暗夜的肌肤血肉之中,即便没有被吸收,陈重也无法提炼出来,废了些劲,才提炼出了这么些东西来。

    “这不过就是一枚灵果罢了,凡人吃了能增加寿元以及身体强度,至于刚刚老夫所感知到的这家伙的隐身,是他自身身体的原因,灵果的力量大多都成了他隐身能量的消耗。反而对他自身没有了那么大的提高。”

    玉帮老头一字一句的说道,陈重不认识这灵果很正常,玉帮老头存在的那个时代,奇珍异宝无数,到了如今,大多数都已经消失的不复存在了,陈重自然不可能认识这些从未见过的灵果。

    “身体的原因么。”陈重摇了摇头,本身他也没对这灵果抱有多大的兴趣,只是好奇罢了,隐身他也会,而且还是玉帮老头传授他的。

    陈重本以为这会是多么神奇的一种灵果所提炼出来的,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一枚灵果就算陈重得到,对他的实力没有任何的作用。

    灵果这东西,在陈重的储物戒之中,有很多,多到他吃不完的数量。

    空中的真元再次钻进了地上暗夜的身体里,暗夜的身体随之一阵光芒闪烁,化作了漫天星光点点,最终彻底地消失不见。

    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一切再次归于平静,陈重再次爱上了眼开始修炼,自从得到了第五块藏宝图碎片以后,玉帮老头就一直沉醉于藏宝图碎片的研究之中。

    玉帮老头渴望能够早点找到藏宝图碎片之中的宝藏,找到那属于长生的秘密,对于他而言,这是最渴望得到的。

    如果真的能恢复肉身,他很有可能在进一步,踏出当年未完成的境界。只差两块藏宝图碎片了,玉帮老头从来没有一次如此的接近长生。

    即便是他曾经全盛时期,他也没有得到过这么多藏宝图碎片,那个时候的他也只得到过两块藏宝图碎片罢了。

    可是即便有五块藏宝图碎片依旧研究不出来什么,没有全部凑齐,即便手中有六块藏宝图碎片,也看不出什么来的。

    只不过玉帮老头太过的执着,即便他也明白,但依旧沉醉于藏宝图碎片之中,陈重也不好阻拦,只能任由他去吧,反正玉帮老头闲着也是闲着。

    第二天一早,谢军早早的就睡醒了,皮鞋上面还留了不少他的口水,谢军小心翼翼的看了陈重的房间一眼。

    发现陈重还没醒来,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被陈重看到他抱着皮鞋睡觉,还流口水的样子,还不得笑死他了。

    谢军将皮鞋小心翼翼的放好,然后装了起来,藏在了沙发后面,然后穿着保安服上班去了,而陈重,则是又开始了修炼。

    对于昨晚出现的杀手,以及在他的房子里死了一个人,谢军浑然不知,因为陈重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就算是有人来查了,也什么都发现不了。

    出窍中期的境界还没有稳固下来,陈重要利用这段时间的闲暇,来稳固自己的境界,虽说天地灵力无比的稀薄。

    但是陈重有宝物,足以可以密布天地灵力的稀薄了。

    转眼已经到了晚上,不过这个时候,谢军还是没有回来,按理说谢军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就应该已经下班了,现在可都快九点了。

    还是没有回来,难道说这家伙又去和何慧那姑娘约会去了?陈重搓了搓自己的鼻子。

    又是过去了半个小时,已经九点多了,谢军还没有回来,陈重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难道说谢军这家伙出事了。

    就在陈重想的出神的时候,他身旁放着的电话响了起来,陈重拿起来一看,打来的不是别人。

    正是谢军,陈重忍不住露出了笑意,难道说这小子和何慧那姑娘发展的这么快?已经准备出去开房了?

    这小子发展的倒是挺快的啊,陈重心里想到,不过还是接通了电话,陈重倒是想知道谢军这家伙是问他要不要拒绝还是该怎么做,或是告诉他今晚上不回来了。

    “陈哥,快来救我们,我们在飞雪酒吧。”电话那头谢军匆忙的声音响起,带着急促的呼吸,以及嘈杂的音乐。

    随后还不等谢军在说什么,就听到一阵砰砰的响声,电话就被挂掉了。

    陈重看着电话皱起了眉头,他知道,谢军出事了,听那声音,事情还不小。似乎是谢军和何慧两人在酒吧被什么人欺负了。

    飞雪酒吧么,最好谢军别出事,陈重眼里闪过一丝杀意,随机陈重的身子一闪,消失在了房间中,只剩下那还存留着余温的床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