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1章 他还没死
    作为医生,他们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但是急救室里的那个中年男子,他们确实是无能为力了,癌细胞的突然扩散。

    直接导致了全身经络的混杂堵塞,直接让人体的发动机心脏达到了高负荷的跳动接近半个小时,万军不是因为生命衰竭而昏迷过去的。

    而是因为生命体征的太过于强大,才导致了那样的一个情况,可随着突然的爆发过后,心脏就如同耗尽了汽油的发动机一般,没有了支撑它跳动的能量源,无论是这些医生如何用电机。

    如果用生命维持器,都无法维持太久万军的生命体征,终于在他们忙碌了半个多小时过后,万军的生命体征彻底的消失了。

    就连心脏都是停止了跳动,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也尽全力了,听到手术台旁那医疗机器刺耳的声音,他们无一不是十分的沮丧。

    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不是神,他们只是医生,一个尽力去做的医生。

    万科的母亲听到医生的话,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黑,周围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越来越远,直接昏迷了过去。

    “妈,你怎么了,没事吧,医生,快救救我妈。”万科刚听到医生口中说出的噩耗,自己的母亲就因为承受不了这个事实,直接昏迷过去了。

    两个医生无奈叹了口气,连忙将万科的母亲扶了起来,病人家属得知噩耗无法接受昏迷过去的,他们不是没见过,只是除了无力的言语上的安慰,他们并没有别的任何办法。

    没有过多的感叹,两位医生赶紧叫护士抬来了担架床,将万科的母亲送到了另一个急救室,万科的母亲是因为心境的原因,导致了血压的上升,昏迷过去的,如果不及时救醒过来,也很容易出问题的。

    万科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护士和医生推走,而他父亲所在的那间急救室,里面的医护人员也都走了出来。

    一个护士手里拿着一张单子,走到了万科的面前;“你们谁是家属,跟我去办理一下手续,需要你们签字。”

    万科很伤心,很绝望,作为一个十七岁的未成年,这个时候他却能尽量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就连陈重都是暗暗赞叹。

    “我是。”万科小声的说道。

    “好,跟我走吧。”护士看了万科一眼说道,她也不知道万科是谁,不过万科既然承认了,那就带他去填好单子就行了。

    对于一个在急救室工作为主刀医生打下手的护士,她见过的生死比别人多了太多太多,仅仅是工作三年多的时间,几乎每一天都能见到有人在她的面前离去。

    刚开始她的情绪甚至因此被影响,不过随着见的越来越多,也就慢慢的变得平静了,不是无情,而是见得太多,都麻木了。

    万科正主准备跟着护士离开,却被陈重一把拉住了手,“你等一下,他还没死。”陈重说道,陈重的神识能够感知到。

    万科父亲的生命波动并未彻底的消失,急救室的医疗器械认定一个患者是否死亡,是靠着凭借感知颈动脉,心脏功能,以及中医口中所说的脉搏,手腕的位置那处跳动。

    正常情况下来说,几乎只要这三处停止了跳动,人的生命也就算是停止了,但是万科的父亲万军不同,因为癌细胞的突然异变,直接导致了身体功能的暴动。

    就像是一台中了病毒的电脑,看着是黑屏的,看得人以为电脑关机了,实际上电脑还在运作,只是屏幕无法显示了。

    陈重现在出手救治也还来得及,不过如果晚上个半个小时,就是陈重也没有办法了。

    因为每一分每一秒,万军的身体都在虚弱,当一个人的生命快要终结的时候,会陷入一种假寐状态,也就是所谓的半死亡。

    当然这种状态是针对那些非正常死亡的人而言,一般人断气了就死了的,这种都是正常的死亡,寿命到了大限。

    假寐状态的人并没有真正的死亡,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后才是真正的死亡,只不过这一点凡人几乎都是不知,所以才会常常在新闻中出现例如某患者被确认死亡。

    然后又突然恢复了生命体征,就像是死而复生一样,那是陷入假寐的人身体自身的调节将自身的生命体征恢复了正常。

    万科的身体突然顿住了,他本来全然已经绝望了,听到陈重的话整个人的眼里都是闪过一道精光。

    陈重是谁,万科并不清楚,只是知道陈重应该是个很有钱的人,而且家里的背景很大,从某种程度来说,陈重是让万科只能仰望的人。

    对于陈重的话,万科并没有怀疑,但是他只是觉得有些听着不太真实,就连医生都说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

    为什么陈重会说自己的父亲还活着,到底是怎么回事,万科本来就要熄灭的星星之火,突然间又是燃烧了起来。

    因为陈重的话给了他希望,他的父亲有可能还活着,如果换做正常的时候,医生都已经确认死亡的病人,有一个青年告诉他,里面被证实死亡的人还活着,他绝对是不信的。

    但是里面躺着的不是别人,是他的父亲,而说这话的也不是别人,是万科眼里认为十分厉害的陈重。

    即便不足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愿意去相信。

    “陈哥,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万科激动的说道,他走到了陈重的面前,一只手拉着陈重的胳膊,眼里除了渴望,慢慢的都是恳求之意。

    他希望自己的父亲能活着,无比渴切的希望,小时候,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虽说他父亲没什么本事,但是这么多年,都是靠着父亲一点点的血汗钱,把他养到这么大的。

    万科一直对自己说,要好好学习,别让父亲失望,以后做个有用的人,挣很多钱给父亲,可是现在他都还才刚刚开始挣钱,父亲就要眼睁睁的离他而去了。

    他都还没有为父亲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