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5章 怎么可能
    看到杨若一步步的推着自行车朝着陈重靠近,黑暗中的男子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

    最近风声越来越紧了,甚至他都有发现巡查之人的踪迹,他深深的明白,不能再拖下去了,每多一天时间。

    他的危险就多了一分,如果不是仗着这一脉所得的传承,他根本不可能隐藏到现在的。

    罗隐本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高中生,喜欢打架斗殴,家里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意外去世了,母亲则是抛弃他去了外地。

    家里本来有个相依为命的奶奶,在他刚上初中的时候,也离他而去。

    那个时候,罗隐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从此开始堕落,也因为他的无牵无挂,从来不知内敛,惹了无数的麻烦和敌人。

    终于有一天,罗隐被自己的仇家暗算,被一群人追着砍了几十刀,躺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巷子里。

    罗隐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那么近,在他觉得自己生命快要消散的时候,突然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糟老头。

    老头身上裹着破布缝起来的长袍,头发蓬乱,脸上满是污垢,连面容都是看不清楚,就是这样一个老头,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一生,改变了他的命运。

    “你可还想活下去?”

    “我想,我还没活够,我还没找到我妈,我还不知道我爸怎么死的。”

    “想活下去很简单,你的命从今以后就是我的,即便死了,也还是我的。”

    “我愿意。”

    从那一刻起,罗隐就成了一个邪修,开始了属于自己的修仙生涯,从修炼那一刻开始,至今也不过过去了三年而已。

    就已经是筑基巅峰的修仙者了,之前的时候,罗隐都一直很小心,几乎在整个华国流窜,从来在一个地方都是成功一次就直接消失了。

    但是这次,来到蓉城,也就是自己的家乡,罗隐感觉自己离金丹越来越近了。

    他的主人那个叫做咒血老鬼的家伙告诉过他,一旦他的修为到了金丹,在凡俗之中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找修炼鼎炉了。

    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得了,罗隐必须得拼,不能轻易放弃。

    可惜他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陈重的感知之中,就在罗隐身子动的那一瞬,属于筑基期的修为毫无保留的绽放。

    远处的警车里,几个警察都是莫名的感到一阵冷风吹过。

    奇怪,明明这么热的天,怎么会有这么冷的风,这是他们所有人的想法。

    此时的空中,有一股肉眼无法察觉的能量体,就算是一般的修仙者都是难以感知。

    很玄妙,陈重微微一笑,这是一种很玄妙的真元,可以掩盖自己的身体生命波动,而且这种真元。

    如果不仔细感知,就好似天地能量一般,无法被轻易察觉。

    可惜罗隐遇到了陈重,不然的话,以他的功法特殊,元婴期的修仙者还真的难以察觉出来。

    罗隐的身子一闪,直接几个呼吸间就出现在了杨若几米外的位置,真元化作一只几米宽的大手。

    朝着杨若狠狠的抓了上来,想要直接将杨若抓走,然后再抓住陈重,直接逃遁。

    世间万物,没有绝对的完美,罗隐修炼的功法隐遁手段固然好强。

    却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无论攻击手段还是防御手段都很弱,尤其是防御这一方面。

    不然的话当初他们这一脉也不会那般快速的就被毁灭了。

    哼!!

    陈重冷哼一声,罗隐那本来离杨若只有不到半米距离的真元大掌直接在空中瞬间停顿了下来,就好似那一片空间都凝固了一样。

    修为达到出窍期,陈重就能掌控天地力量了,他可以轻易控制这一片百米内的天地空间。

    甚至可以在举手投足间抹杀一个元婴巅峰的强者。

    不好,是高手,罗隐瞬间脸色大变,他已经够谨慎了,甚至都在行动之前刻意感知过周围。

    除了周围巷子两头的几个警察对他来说有点小麻烦的热武器之外,没有任何的威胁。

    早在陈重出来的时候,罗隐就发现了,但是并没有直接动手,他在等,等一个女子,和陈重一起动手。

    因为一旦再次出手,罗隐今晚就很难等到另外一个了,一道他出现,就会立马引起震动的。

    而且定然还会引来更多的注意,可是没想到他本来以为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罗隐可以肯定,这个面色平静的青年,实力绝对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绝非他可以抵挡的,这么可能的强者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地方,罗隐下意识的就想要后退,

    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跑,对于这个神秘青年,唯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逃跑,不留手段的逃跑。

    罗隐实在想不明白,这个青年怎么会这么强,而且这么凑巧就能遇到这种强者,他主人咒血老鬼都说过。

    以他筑基期的实力,就算是寻常元婴强者,在他隐匿的情况下,都难以察觉到他的踪迹。

    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如此恐怖的强者是怎么盯上他的。

    让罗隐更害怕的是,他的身体竟然丝毫不受自己的控制,就连真元都是没有办法控制。

    这怎么可能啊,罗隐的主人咒血老鬼从来没有给他讲过这种强者的存在。

    因为确实罗隐离这个境界还差的很远很远。

    “前辈饶命,我并无他意。”罗隐知道没办法逃命,只能选择求饶。

    罗隐别无他法,主人咒血老鬼实力是强,但是行踪不定,自己很难联系到他,几乎都是咒血老鬼找他的。

    “饶命?那些死在你手里的年轻少女对你说这话的时候,你可有曾绕过她们?”

    陈重并非无所不能,但是至少他所能见到的邪恶之人,一个都不会放过。

    罗隐作恶太多,陈重自然不可能放过,陈重无法想象,罗隐究竟害过多少年轻的女孩子。

    因为在罗隐的周身,陈重能感觉到微弱的血腥气息。那是只有杀戮者才能显现的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