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7章 潇洒
    竟然还没走,而且就这么回来了,最可恶的是这家伙竟然站在自己后面吓自己,难道说刚刚是这家伙在捣鬼。

    对了,一定是这个家伙搞的鬼,章金愤愤然的想到,本来想着直接对陈重动手,不过这里可是西餐厅,而且这西餐厅背后的老板不简单。

    章金可不敢轻易的在这里闹事,不然的话会很麻烦的,这小子就只能忍一下了,且让他嚣张一段时间吧。

    不过虽说闹事不敢,但是言语上,绝对不能处了弱势了,定然还要吧这个场子找回来的,不然的话这口气今天绝对咽不下。

    “坐你的位置怎么了,我今天还就偏要坐这个位置了,你能拿我怎么样?”章金有些嚣张的说道,根本没有吧陈重放在眼里。

    在章金看来,一个小农民工小保安而已,在他面前还敢嚣张,只要出了这西餐厅,到时候自己随便叫人都能把这小子给收拾咯。

    “不怎么不怎么,你开心就好,坐吧,随便坐。”陈重笑着说道,杨若则是一脸诧异的看着陈重,搞什么。

    这家伙竟然看到章金对自己有想法还这么随意,就算不喜欢自己,好歹也帮自己挡一下好吧,就这么出卖自己了啊。

    杨若突然觉得陈重这家伙很不靠谱,竟然就这么卖队友了,亏得自己还觉得陈重的为人还算不错,现在看来都是假的。

    至于章金,只是顿了片刻,就直接拉着实木椅子,想要直接坐在杨若的对面,而陈重则是一脸笑容的站在两人的中间,以陈重的实力,想要做点什么凡人看不到的事情,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就比如章金在挪了下实木椅子,刚准备坐下的时候,他屁股下面的椅子突然往后移动了五公分的样子,恰好就不在章金屁股覆盖的范围之内。

    结果就是十分的悲剧了,只听到一阵凄厉的惨叫声,然后就是一阵沉重的**与地面的碰撞之音。

    章金一屁股狠狠地坐在了地上,就连自己的尾椎骨都是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迟迟无法行动,而章金则是直直的躺在了地上,两只手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菊花,想来应该是在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

    噗~

    见到这一幕,杨若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本来她还不太理解陈重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看来,陈重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这不可一世的章金,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过章金肯定是不明白这一点的,他在乎的是什么,是美女,就算是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泡到杨若这个美女,仅此而已。

    “小子,你过分了,竟然敢算计我。”章金愤怒的说道,躺在地上的他几乎憋红了脸才说出这句话来,没办法,屁股上的疼痛实在是太难忍受了。

    这个乡巴佬竟然敢这么算计他,真是不知死活啊,章金发誓,一定要狠狠地给这个乡巴佬一个教训,让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教训才行。

    “算计你怎么了?不服气啊,不服气你就算计我呗,多大点事。”陈重笑眯眯的说道,这章金太讨人厌了。

    既然这家伙总是喜欢在他的身边一晃一晃的,陈重可不能让这家伙舒坦了,只要他不离开,陈重有的是办法玩死他。

    “等着,你给我等着,有你小子后悔的时候。”章金狠狠地说道,几乎是咬紧了牙齿,陈重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十分的不在意。

    章金咬了咬牙齿,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后西餐厅的侍者则是走了过来,十分友好的询问章金是否需要帮助,章金自然是十分果断的拒绝了,然后带着他坐在角落里的那个美女直接离开了。

    一下子整个西餐厅就安静了,不少认识章金的人都是忍不住对陈重竖起大拇指,这小子是真厉害,章金这人十分的嚣张,看不惯他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但就是没有一个人对他动手,为什么,还不就是因为这小子背景大。

    而陈重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把章金搞得灰头土脸,无异于让人大开眼界,都是觉得陈重定是个厉害的人物,不然的话也不会吧章金收拾的那么惨。

    本来杨若还准备从新点东西,不过刚刚章金过来讨好献殷勤的时候,就已经点过两个人的东西了。

    也就没必要再从新来一次了,杨若第一次来西餐厅,显得有些拘束,而陈重,到了他这个境界,什么所谓凡俗之中的规矩,对于陈重来说,其实都是无所谓的。

    不过这么多凡人在这里,陈重索性也就很直接的用起刀叉了,毕竟陈重在外面也是游荡了很长一段时间。

    “您好,两位一共消费一万七千八,给您打折下来一共一万六。”在陈重和杨若吃完之后,侍者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

    杨若吓得差点没把自己喝到嘴里的一点饮料给直接吐了出来,消费一万七千八,打折下来一万六,自己这一顿到底吃了些什么啊。

    搞得杨若心里忍不住叫苦,这一顿就直接把他吃穷了啊,本来按照杨若自己的打算,吃一顿下来也就两三千的样子,倒也不算多。

    可是刚刚好像是章金那家伙自己点的东西,没吃直接人就被撵走了,不过那家伙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如果不是陈重在,杨若还真不知道自己一个人怎么对付这家伙才好。

    可是现在另外的问题来了,明明说好的是自己请吃饭,但是现在这钱好像是有些不够了啊,听到这个价格,杨若感觉自己的心好痛。

    如果现在章金还在这里,杨若自己都会忍不住狠狠地揍章金一顿,这家伙太欠揍了,竟然搞这么多事情。

    陈重一眼就看出来杨若的窘况了,旋即笑着从兜里掏出来了自己那张银黑色的卡片,递给了侍者。

    侍者并未怎么看,只是很恭敬的接了过来,然后走到前台去了,倒是杨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明明说好是她请客的,到最后还是成了陈重请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