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9章 被追杀的大叔
    陈重和杨若两人直接走了出去,杨若跟在陈重身边,时不时看陈重一眼,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想说又不敢开口,最终还是淡定了下来,没有了那股好奇之心,她还是觉得,如果陈重想告诉她,总是会说的,如果不想告诉她,无论她怎么问,陈重也不会说的。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的,这卡是我从倭国拿回来的,没钱就刷,仅此而已。”陈重随意说道,这张卡是自己回华国之前,酒井洋子拿给自己的。

    里面的钱多的陈重恐怕花一辈子也花不完,至少陈重从倭国回到华国到现在,恐怕也不止花了一个多亿了。

    算起来也确实听败家的了,不过对于陈重这样的修仙者来说,钱的意义并不是那么的重要的。

    “哦哦,这样啊。”杨若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不过她也听不明白陈重说的什么意思,就是很不确定的一个消息。

    不过总算是陈重给她解释了,至少让杨若觉得自己在陈重的心中,还是有一定地位的。而非只是一个无所谓轻重的人。

    两人在大街上走着,偶尔随意的聊几句,陈重觉得很放松,杨若也是慢慢的放开了很多,渐渐的天色也暗了下来,两人走到了一条巷子口,刚好也就是朝着杨若所在的住处那个方向走去。

    本来也就说好了慢悠悠的送杨若回去了,这条巷子有些悠长,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商铺存在,巷子的两边一边是球场的围墙,一边是小区住宅的围墙,高度都是超过了五米,看着就像是两度高耸的城墙一般。

    令人看不请围墙里面有什么,从而也使得整个巷子看起来十分的幽静,尤其是在这种天色渐暗的时候,更是让人从中走过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杨若走到巷子口,有种那天晚上第一次和陈重见面时的感觉,如果不是自己好心提醒陈重一句话,陈重也不会和她搭讪,也不会有今天的相遇,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在机缘巧合下发生的。

    也是因为这些机缘巧合,才造就了许多美丽的故事。

    在杨若的心里,自己和陈重两人之间,就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巷子口两边停放着几辆车子,应该是在这附近办事的人或者是前面远处吃饭的人停放着的,这个位置一般很少有车子和交警来管理,相对来说比较安全。

    陈重和杨若两人刚走进巷子口,就看到前面两辆车子之间,正蹲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头留着一头白发,身子半蹲靠着车子的后备箱,手里还拿着一个手机,不停地拨打着电话,脸上正焦急的看着巷子的另一个方向。

    神色很是紧张,陈重清晰的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顺着陈重的神识感知,在那老头的右肋处,正有一道约莫半尺长的刀痕,直接被划开了衣服,陈重还能隐约看到猩红的血迹,老头上身穿的是灰色的短袖,样式有些陈旧,根本不像是这个年代所拥有的,下身穿着一条长裤,眉宇间有着说不出的霸气。

    陈重不难看出,这老头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而且绝对是黑道上的人,因为陈重看到了他那脖子上隐隐露出的一些纹身,纹上去应该有些年头了。

    似乎是感觉到身后有人走来,老者突然警惕的转过身来,毫不犹豫的从腰间取出一柄黑漆漆的一个手掌大小的器物,在有些昏黄灯光的映照下,有些明显的看了出来这是一把手枪。

    杨若从小到大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看到这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突然拿出一把手枪对着自己和陈重,顿时就吓得脸色煞白,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一下,倒是陈重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一来就直接用枪对着自己和杨若,未免有些太不礼貌了吧。

    老头脸色紧张的转过头来,看清了走到自己身后的是一对青年男女,这才忍不住松了口气,还好不是那些家伙追过来了。

    将手里拿着的黑漆漆的东西放进了腰间,老头背靠着车子的后备箱蹲了下来,然后对着陈重和杨若两人很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

    “你们往回走吧,别走这边了,前面不安全,最好赶紧离开这里吧。”老头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有些叹息,说完也不管陈重和杨若两人什么反应,他自己则是慢悠悠的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然后自己拿出一根雪茄点了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他潘二爷好歹也算是这蓉城黑道的泰山级别的人物了。

    他这一生活到现在也算是个传奇了,好从一开始的工地一个很普通的工人,到后面的工头,只不过那一次老板卷款逃跑,他则是被逼上了绝路,后来自己也就带着一群没有钱吃不起饭。

    没有地方住的工人,去给别人看场子,到后来再自己做老大,直到最后带着一群小弟在蓉城砍下来了一片江山。

    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他的地位也是十分的牢靠,下面的很多产业都交给了自己那些当初的兄弟打理,对于当初一起走到现在的人,潘二爷那是十分的相信。

    可就是因为他太相信了,才有了现在这个结局,他的一个小弟说今天请他吃饭,结果收买了自己手下的两个保镖,如果不是自己发现得快。

    还有六个小弟替自己断后,恐怕现在他蓉城的一座泰山潘二爷已经就此陨落了。

    他一直在给自己的义子打电话,潘二爷一生没有子嗣,只有收养了两个儿子,大儿子负责给他管理手下的产业,以及一些已经洗白了的公司,二儿子则是负责帮派里的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相比之下他觉得自己的大儿子更靠的住一些,反而二儿子整日只知道打打杀杀,沉默寡言,并不适合坐上他这个位置。

    刚才他一直联系的也都是他的大儿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电话一直打不通,好像是因为他这边信号不好的原因。

    “大叔,你的伤口没事吧?”杨若本来想拉着陈重直接就走的,毕竟刚刚就算是她都大致猜出了这个老头手里拿着什么东西,那是一把黑色的手枪啊,而且在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

    如果杨若没有闻错,这枪,应该是开过的。

    听到杨若的话,潘二爷忍不住抬起了头,这个小姑娘是在和他说话么,而且这两人竟然还没走,刚刚自己从那边一路逃过来,遇到过不少人,不过都是看到他身上伤口或是手里拿着的手枪的时候。

    一个个都是避之不及的直接吓得走开了,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两个青年男女一样的人,更别说像杨若这种竟然还有些在关心他的人了。

    “姑娘,你不害怕么?我可不是什么好人。”潘二爷打趣的说道,随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浓烟。

    更是剧烈的咳嗽了,脸色都是红润了一些,脸上依旧能看出一些凌厉之色,而且即便是在和陈重两人说话。

    潘二爷的眼光都是时不时注视一番周围的场景。

    “害怕,可是你受伤了,需要我叫车送你去医院么。”杨若关心的问道,虽说她的性格刚烈了些,但是骨子里还是善良的,懂得关心别人,即便潘二爷是一个陌生人。

    “呵呵,好了,你们赶紧走吧,这里一点也不安全,至于我,你们就当没看见过就行。”潘二爷摇了摇头说道。

    在潘二爷的眼里,陈重和杨若只是很平常的普通人,这种事,一旦波及,对于这两个青年男女来说,无异于毁灭性的打击。

    “已经走不了了。”陈重淡淡的说道,在他的感知中,巷子前面有一大批人正朝着这边走过来,至少有三四十个人。

    在他们后面的方向,同样有四五辆车子开了过来,而且每一个车子里面都有五六个人。

    无论是前方还是后方,都有人朝着陈重三人所在的这个位置走来,而且陈重能感觉到出来,这些人似乎都很有目的的朝着这里过来了。

    这老头应该是被自己信任的人出卖了,陈重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应该是如此了,不然的话追来的这些人没可能这么精确的定位到这个地方的。

    听到陈重的话,潘二爷突然眼睛闪过一到精光,然后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只不过身子是半曲微躬着,如果从车子的前面,是根本看不到这个位置的潘二爷的。

    “你怎么知道?”潘二爷沉声问道,陈重看样子并不像在骗他,只是他觉得自己跑的路线如此隐秘,更是有自己手下的心腹拼死替他断后,按理说他应该很安全。

    至少短时间之内很难被找到,当然,潘二爷是知道的,这周围三四条街应该都是被彻底的封锁起来了的。

    他手下的那几人既然敢背叛他,那就绝对是做好了十全的打算,不然也不可能直接如此明目张胆的对他动手的。

    “老四啊,你准备的还真是齐全呢,可惜都怪我对你太信任了。”潘二爷低声喃喃自语。

    何四爷是一开始他在工地上的时候就跟着他的,一直到现在,他一直当何四爷是过命的兄弟。

    潘二爷想过手底下的那些老兄弟有人会背叛,但是绝对没想到过会有何四爷,而且何四爷还是发起者,领头者。

    “我没必要骗你,信与不信,全靠你自己。”陈重说着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一副脸色平静的样子。

    潘二爷对于这个青年,突然有些好奇,他可以肯定,这个青年刚刚看到他手里掏出来的家伙了。

    但还是如此平静,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如此处事不惊,而且还隐隐有种让潘二爷都看不清的气质。

    “既然走不了了,那你们两个就躲在车子的后备箱里吧,我帮你们。”潘二爷想了想又是说道。

    虽说他潘二爷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是十恶不赦之辈,他能看得出来,杨若是个很善良的女孩。

    而陈重也是个看起来很单纯的青年,他自然没必要拉着这两人和他一起陪葬了。

    潘二爷自己想过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死在这里吧,反正这一生,什么苦没吃过,什么样的好日子没过过。

    只是他心里很不平衡,他不是死在仇家的手里,而是死在了自己曾经的手足,如今的老友。

    那些他视为最重要的人手里,这说起来不免有些滑稽了。

    “不用了,大叔,你还是想着如何应对你的仇人吧。”陈重摆手说道。

    刚等陈重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后就响起了一道道摩托车的轰鸣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