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1章 反转
    潘栋皱了皱眉头,何四爷脸上的笑意变得有些难看,江六爷则是眼神看向了杨若,神色中带着一股冷冽。

    显然,陈重的话让他们都是很不悦。

    “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信口雌黄。”何四爷冷冷的说道,毕竟这里还有这么多小弟,这些话说出来无异于打他们三人的脸。

    “祸从口出,既然这么同情我义父,那就留下来给他陪葬吧。”潘栋冷冷的说道。

    江六爷没有说话,脸上的神情已经很好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这么想我死么,那就动手吧,别让老子看不起你们,想我潘二爷出来混了这么多年,想过无数种死法,就是没想过会死在自己兄弟,自己儿子的手上。”

    潘二爷沉声说道。他没想过今天能活着走出去。

    “在站的人,如果还认我潘二爷,那就放过他们两个人,算是我潘二爷求你们,我这一生从来没有求过人。”

    听到潘二爷的话,周围的小弟都是彼此相视一眼,他们这些小弟没得选择,只能听大哥的话。

    但是同样,潘二爷是他们的帮主,让他们对自己帮主动手,多少还是有些手软,即便这些人都是江六爷和何四爷以及潘栋的心腹。

    “哼,动手,一个不留。”何四爷冷冷的说道,既然要杀,那就一个都不留,有句话说的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虽然他不认为这两个从未见过的青年男女能翻起什么浪花。

    但他何四爷做事从来都是如此的凌厉,不会给自己留一点后患。

    何四爷一声令下,江六爷也是对着自己身后的小弟挥手,一时间,黑色轿车上走下来了三十来个小弟,加上前面的十多辆摩托车。

    以及江六爷带来的一百多个小弟,一共加起来都快两百个人了,这阵仗不可谓不大,若是还做一般人,看到这场面,绝对是吓得腿软,站都站不稳了。

    更别说像潘二爷这样脸色平静,甚至都不带退后一步的。

    有趣,看这样子,似乎是准备把这老头弄死在这里了,不过我怎么觉得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呢,陈重心里想到,其实对于他来说,如果想走,大可以直接离开的。

    不过刚刚潘二爷出言护他了,虽然对于陈重来说,这没有任何的必要,但是陈重念这份情,说什么都是要保住潘二爷这条命的,至少今晚,陈重不会让潘二爷死,而且这对于陈重来说。

    仅仅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只要他愿意,可以很轻松的就做到了。

    但陈重并没有着急出手,不到最后一步,陈重是不会出手的,总之给事情留点悬念,而且陈重可不相信,堂堂的潘二爷,既然是这群人的头头。

    能坐到这个位置,定然还是有些本事的,不可能被自己的兄弟和义子背叛了,一点反抗都没有就这么被杀了,那未免有些太过悲哀了吧。

    这一点陈重倒是想错了,潘二爷有雄才伟略,有厉害的手段是没错,但是他有唯一一个也是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对自己的人太过信任了。

    他不似其他那些大佬,多是将手下人的控制权掌控在自己手里,而是几乎都交给了自己觉得信任的人。

    这样几乎就等于将自己的生死全都交给了别人。

    眼看着一群人朝着潘二爷和陈重三人所在的位置逼近,几乎每一个人的手里都提着一柄钢刀。

    突然,走在最前面的十五个人带着头盔穿着骑行服的人直接加快了脚步,然后突然将陈重三人围了起来。

    然后瞬间转过身子,将手中的钢刀转向了迎面而来的一百多个小弟,每一个人都是一手钢刀,一手负在身后。

    在最中间为首的一人直接走向了潘二爷,然后突然跪了下来,取下了自己的头盔,露出了那留着短发的脑袋,略显硬气,约莫二十三四的样子。

    “对不起,义父,我来晚了,让您受苦了。”男子说完,直接对着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冲上来的小弟都是忍不住停了下来,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认识这个青年。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潘二爷的另一个义子,年龄颇小的另一位,潘凉,潘凉相比潘栋而言,更为年轻一些,而且处事能力也不如潘栋,故此一直以来,潘二爷都没有将帮派的大事交给潘凉搭理。

    最多的就是让潘凉去处理一些复杂的帮中事情,当然更多还是打打杀杀,潘凉其实是潘二爷一位心腹的后代。

    他的那位心腹在潘凉才一岁的时候就为他办事夫妻双亡了,潘二爷就将潘凉收做了义子,对于潘凉,他并没有过多的关注。

    因为潘栋一个人,已经将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吸引了。

    潘二爷想过会有人来救他,但是却没想到过会是自己的小义子潘凉,在潘二爷的眼里,自己这个义子一直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这种事情他潘二爷都没察觉,潘凉怎么可能会知道。

    恐怕就算自己死了,潘凉都不会第一时间知道吧。

    潘二爷眼神复杂的看着潘凉,然后走过去将潘凉扶了起来。

    随即潘凉转过身去;“大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哥,我本以为你只是想想,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敢对义父下手,辛亏九爷让我多多留意,不然的话义父今天还真就危险了,还有四爷,六爷,你们真的要动手么。”

    潘凉一脸的怒意,两只眼睛圆圆的睁得老大,让人看到这眼神就有种忍不住后退几步的感觉,潘凉心思很单纯,但是他绝不是傻,相反他只是吧很多事情想的很简单,就像义父跟他说,以后位置交给他大哥坐。

    对于潘凉而言,没有任何的怨言,他觉得谁坐都无所谓,只要能把义父留下来的江山守好,这就行了,但是没想到义父都说了将帮派留给大哥,大哥竟然还串通了江六爷和何四爷动手。

    如果不是九爷临走的时候通知了他,让他谨慎些,潘凉都不一定会发现这次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