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3章 车笛声
    何四爷脸上挂着一副耐人寻味的笑容,并且逐步接近潘二爷。

    陈重见状,眉头微微蹙起,而后拦住了何四爷。

    “你想要干什么?”陈重语气严肃道。

    “你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这一次你的小命也不保。”何四爷一脸不屑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股刺耳的声音传入了何四爷的耳朵边。

    “哔哔哔……”

    这个声音听起来如同汽车鸣笛声一般,何四爷在嘴巴喃喃着,“在这个时候又怎么会有汽车鸣笛声呢?”

    何四爷故意在行动之前选择了一个偏僻的环境,按理说周围是没有大型的车辆通过的,进一步就知道不可能会有汽车在路上堵车而后选择发出鸣笛声。可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还没完,在巷口进行放风的小弟这个时候突然冲了上来,他脸上写上了一个大字的焦虑。

    与此同时在巷口的北方向也有一个小弟跑了上来,这两个小弟一前一后冲向何四爷的身边,

    “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何四爷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前后的两名小弟上面,这都是他当初安排在外面把风的手下,现在看起来巷子的外部应该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我在外面发现了一辆疑似警车的正在经过,四爷,我们这一次可能会有危险了。”

    一名小弟擦着额头上门的热汗,战战兢兢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何四爷把手放在下巴上面,摆出一副思考的模样,紧接着,他询问另外一个带着笑容的小弟,“你呢?那边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报告四爷!在巷子的北方出现了一个部队,看样子是我们在地下市场雇佣的佣兵团!”

    何四爷闻言一喜,他脸上的阴霾转瞬间便散了开,“我们的援手终于来了,有了他们我还怕什么汽笛声?”

    “呵呵……”陈重突然插嘴说道,“就你们在地下市场雇佣的佣兵团,我估计连我一拳都承受不了吧。”

    “你居然敢这样说?”

    “那当然,你的佣兵团不过就是个垃圾的组合。”陈重的语气丝毫没有服软的趋势,说道。

    与此同时,旁边的潘二爷带着诡异的眼神看着陈重。

    这个年轻人居然敢说佣兵是垃圾,而且还把佣兵团称为垃圾的集合,这也太嚣张了吧?

    “你小子有种不要走,等我的佣兵团过来,让你看看垃圾是什么样的水平。”何四爷愤愤道,在他的眼睛里面甚至能够看到他的怒火正在熊熊燃烧。

    就连一向以胆子大著称的潘栋,在这个时候都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何四爷发怒,听说上一次四爷发狂还是在一次酒会上面,当时他手撕了一个黑帮老大的衣服,而且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差点儿连对方的父亲都不认不得自己的亲生儿子。”

    潘栋在旁边细想着,他明白何四爷是一个不能惹的角色。就算他现在被何四爷背叛了,也不能够惹。

    陈重突然把手举起来,而后两掌轻轻地贴合又张开。

    他这个举动一下子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而且感到最为疑惑的还当是在他身边的杨若。

    杨若此时眼睛干巴巴的看着陈重,他已经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了对方的身上,这一次就算是死,他也愿意陪着陈重。

    因此,他只是看着陈重手上摆出一副奇特的动作,嘴边却没有任何想要多问一句的冲动。

    “陈重你不要给我耍花样!”何四爷暴喝道,紧接着他猛地转身,眼睛直视着自己的兄弟们。

    “都给我上,别让这个陈重耍花样。”

    何四爷的话在他们听来就是圣旨,众人随即一前一后,前仆后继的冲向了陈重。

    他们这一次的是去送死还是制服陈重还真的是不好说。

    就在这时,陈重双眼猛地睁开,一缕精芒从他的眼睛里面迸射而出。

    “你们这是找死!”

    陈重双手轰出,一股带着劲力的掌风自他的掌心挥出。

    伴随着这股带着异能的掌风,周围的空气纷纷汇集到了风向的正中心,一时间卷起了一股旋风。

    而且在这股掌风的攻击点,那些何四爷手下的人停了下来,他们眼睛呆滞的看着前方。

    这是什么?

    他为什么会这样的招数?

    可是,众人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为什么,那股掌风便成功的把他们送到了空中,而且那股旋风直接带起了众人的身体。

    “救命啊……”

    “四爷,救我……”

    他们环绕在旋风的中心处,身体距离地面的高度正在不断的攀升。

    何四爷看向空中,他的眼神充满了疑惑,我要怎么救你们啊?

    紧接着,他猛的甩头,冲着陈重大声喊道:“你这个混蛋到底是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兄弟们会变成这样子?”

    “呵呵,我就算告诉你,你能够理解吗?”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让我们几个人离开,不然的话小心你也飞到空中去。”

    陈重的话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何四爷除非是不怕死,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也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大人物,谁才是惹不了的人。

    如果这股旋风突然消失,他的手下估计会因此摔成全身粉碎,甚至当场宣布死亡。从一点来看,何四爷如果不答应江成的话,那么就相当于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旁边杨若看陈重的眼神越来越深邃,他算是见过很多大场面的人了,可偏偏陈重刚刚的表现却是让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回来。

    “陈重大哥,刚刚那是什么招数?”杨若娇甜道。

    陈重闻言,转过身来,道:“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他挠着自己的头发,显得非常不好意思,于是,他在杨若还没有回答的时候,再次说道:“对不起啊,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我这个人一旦暴脾气上来了,那么就控制不了自己。”

    “不不不!”杨若甩着自己的小脸,突然涌入了陈重的怀里。

    “你不仅没有吓到我,而且还让我另眼相看!”

    紧接着,杨若推开陈重的身体,在与对方保持半米距离的情况下,杨若再次说道:“陈重,这一次你的表现实在是太棒了,如果等我回去的话,一定要和爸爸说,让他给你一个职位做。”

    陈重一脸蒙逼的看着杨若,道:“你爸爸是谁?给我一个职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