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4章 子弹横飞
    杨若心里顿了一下,心想:“莫非陈重连我爸爸在做什么都不知道吗?”

    可是转眼间他又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在此之前有无数的人听到了他爸爸的威名之后,就低下了自己的头颅。对方那种虚伪的面孔,他现在想起来都会觉得反感。

    “没有没有,我刚刚说的话都是开玩笑的,陈重你不要当真。”

    “哦?”陈重看着杨若的表情都发生了改变,原本疑惑的神情,这个时候更加浓厚了。

    可在这时,旁边的何四爷可是没有时间等他,对方怒喝了一声:“陈重,我警告你,把我的兄弟都放下来,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

    紧接着,他来到把风的兄弟的旁边,轻声道:“你赶紧让佣兵团快点过来,不要我们就要全军覆没了。”

    他的眼神茫然而无光,似乎是丢了魂一般,而这一切都是陈重所致。他与陈重这个陌生人从此将不再是陌生人,而是具有不共戴天的仇人。

    “四爷你放心,我现在就过去通知佣兵团!”把风的小弟语毕后,立马迈开腿跑了出去。

    对方身影似箭,箭步如飞般一下子就跑出了十几米外。

    从何四爷的方向看过去,只能够捕捉到对方的一丝丝残影,却很难看到对方的整体轮廓。

    “这下子有希望了……”

    何四爷发出一声感叹,而后瞥了瞥看向了陈重。

    在那一刻,他发现陈重不见了?

    咦……

    人呢?

    突然间,一股呼喊声如期而至。

    “啊……救命啊!”

    一只手转瞬间被收了回来,而这时,把风的男子身体出现了瘫软,整个人因此倒了下去。

    何四爷在一旁看着陈重攻击自己的手下,可是却无可奈何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可恶……”

    他脸上失落的表情异常的浓厚,而且眼神里面也是杀气满满。

    就在这时,陈重拖着把风小弟的身体来到了何四爷的旁边,他故意紧闭嘴巴不说话,这个举动绝对能够把对方活活气死。

    随即,陈重松开自己的双手,把风小弟的身体如同一块软泥,在失去支撑力的作用下不断地下降,最后整个人瘫倒在了地面上。

    除了何四爷之外,旁边的江六爷亦是满脸的震惊与怒火。

    “六爷我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欺负过?”

    “所谓士可杀不可辱,看样子我必须要给这个年轻人一点儿颜色瞧瞧了。”

    江六爷把手偷偷地放入自己的西装里面,而在这时,潘凉发现了对方异常的举动。

    “陈重,你小心!”

    在潘凉一声惊呼之后,江六爷猛地拔出自己西装里面的手枪,这是瑞士进口的ak降噪手枪。其外观覆上了一层黑色的漆,在周围暗淡的灯光下,基本上很难看到其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陈重一点儿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

    随即,陈重便是转过身质问潘凉:“你刚刚乱喊乱叫干什么?”

    他的下半句话是:“差点儿吓坏老子了,你知道嘛?”

    不过最后,因为要面子的缘故,他没有说出来。

    面对陈重的质问,潘凉自己也是懵逼的很啊。他明明看到了江六爷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什么东西,可是现在居然是看不到了?

    “这不可能……太不符合科学了……”

    “陈重,我刚刚真的看到了对方拔枪出来,可是……”

    话说到一半,潘凉就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他现在实在是理亏。而这也不怪他,全是那把枪做的鬼。

    现在他们两个人都看不到江六爷手中的那把降噪手枪,这无疑把他们两个人放在了枪口之下,而不自知!

    “下次不要一惊一乍了,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了!”陈重喝了一声,心里面颇为不满,他什么样的场景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大场面没有见过?

    “就算对方真的掏出枪,我也不怕!那群渣渣,拿了枪又能够做什么呢?”

    陈重口无遮拦,一句辱骂对方的言辞自他的口中说出。

    砰……

    砰砰……

    砰砰砰……

    子弹横飞!

    转瞬间,江六爷连开六枪,每一枪几乎都是具有毙命的作用,那些子弹高速穿出枪口,在空中快速行进着,每一个子弹都瞄准了一个目标。

    “咦,怎么还有声音的?”江六爷开完枪之后,第一个关注点不是自己究竟有没有打中人,而是这把手枪的性能,紧接着,他又在嘴边喃喃道:“该死的瑞士,居然是敢欺骗我这样高贵的客人?这不是找死?”

    “对,你就是找死!”

    伴随着这股声音,一个身影在在迷雾之中慢慢地靠近江六爷,而后者居然还不知道危险正在逼近。

    因为ak降噪手枪本身具有一定的特性,在其子弹上面,涂上了一层发散性材料。这种材料只要与空气产生摩擦,就会产生大量的烟雾。

    而这些烟雾本来是有利于攻击者——江六爷的,可如今反而是相当于给江六爷的双眼带上了一个眼罩,让他完全看不清危险正在悄然接近。

    “到底是谁?”

    江六爷猛地抬头,晃动着自己的脑袋在周围寻找刚刚声音的来源。

    而在这时,旁边的何四爷已经在悄然后退。

    刚刚的声音令他彻底慌了,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绝对是非同凡响的人发出来的。

    在陈重的队列中,有这样气势的人除了陈重之外还有谁?

    “六爷对不住了,我四爷还要保命,恕我不能够陪你了。”

    “不,是不能陪你下地狱了!”

    想到这里,何四爷发了疯似的奔跑着,与此同时,他也向江六爷发出警告:“六爷!小心啊!”

    六爷这个时候完全是懵逼的,他眼神变得更加茫然,而当他转身看向自己的同伴逃跑之时,一只手莫名其妙的触碰到了他。

    而且对方的接触悄无声息,令六爷在短时间内居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小心?呵呵?我有什么好小心地?莫非你以为陈重在我刚刚六枪弹无虚发的攻击后,还能够活下来吗?”

    他和四爷都认为陈重是对面之中最为厉害的角色,不过和四爷的观点异同的是六爷不觉得陈重在子弹横飞的情况下能够活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