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4章 诡异黑芒
    可笑他张浩还以为陈重是一只任由他把捏的蝼蚁。

    殊不知在陈重的眼里,他才是真正的蝼蚁。

    张浩不傻,如何感觉不出来,自己和陈重之间的实力差距,那让他近乎窒息的无力感,就仿佛大海上的一叶扁舟。

    只要陈重愿意,张浩的生死都只在陈重的一念之间。

    “现在你知道谁是蝼蚁了么。”陈重并没有回答张浩的问题。

    之所以没有直接杀了张浩,是因为他想知道,在张浩的背后,到底是有着怎样的存在,才能让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过三十的凡人。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直接成为了练气巅峰的修为,就算是这一脉邪修的功法逆天。

    就算是张浩的天赋异禀,可是到了这般年级,修行已经很难了,陈重记得玉帮老头说过,有某些特殊术法可以让修仙者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提升。

    同样的需要一个至少修为在元婴的强者,才能做到这一点,也就是说,在张浩的背后,有一个元婴甚至更强的强者。

    这一脉的邪修,如果到了元婴期,就算是陈重也难以找寻到他的踪迹。

    “哼,那又如何,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张浩直接出言威胁到。

    他是觉得陈重很强,至少比他强,可是和他的主人咒血老鬼比起来,张浩觉得自己的主人肯定比陈重厉害很多。

    “哦?是么,你的主人有我厉害?他到底是何方神圣。”陈重忍不住问道,果然,在张浩的背后还有人,主人?有趣,绝对是条大鱼了。

    “嘿嘿,怕了么。”张浩忍不住得意一笑,以为陈重被他主人吓到了,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他就有活路了呢。

    “也不怕告诉你,我主人的修为深不可测,实力之强,足以翻云覆雨,移山倒海。”张浩得意的说道。

    见陈重皱了皱眉头,张浩更得意了,在他看来,陈重绝对是被吓到了,这种人物,在神话传说中可是被称为神仙的。

    殊不知陈重只是觉得这张浩说了一堆废话而已。

    终于张浩说到了正题:“我想既然你也是修行者,那定然是听过我主人的名号了。”张浩淡淡的说道。

    在他看来,他主人修为那般强大,在修行界,定然强大的可怕,殊不知,他主人在修真界不过是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已。

    只是这只老鼠比起寻常老鼠大了些,而且知道的人少些。

    “哦,你主人到底是谁。”陈重忍不住问道。

    “哼,我主人就是咒……”张浩的嘴巴刚张开,咒字都只是说出了一半,就突然整个人都是一阵僵硬,黑色的眼珠子直接出现了一抹红润。

    随即彻底的变成了血红色,随后张浩体内的真元也是彻底的消失,张浩整个人也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直接死了。

    被下了禁制,陈重心里暗道,在刚刚张浩就要说出他主人名字的那一瞬,张浩身体里的禁制就被触发了,直接让他没了姓名。

    可惜,还是没有得到陈重想要的信息,张浩就这么死了,而且这周围,并没有除了张浩以外的任何修仙者的气息。

    也就是说陈重等于白忙活了,就在陈重准备毁尸灭迹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

    随即冷呵一声,“哼,给我出来。”旋即陈重操控周身天地之力,全部朝着张浩的身体汇聚而去。

    仅仅只是一瞬间,张浩的身体就化作了一团粉尘,然后飘散开来,而在张浩先前所在的地方。

    留下了一团黑雾,一团黑中带着猩红的雾气。

    本来这团雾气如果没有动静,陈重是难以察觉的,但它偏偏动了,岂能逃得过陈重的感知。

    黑色雾气被陈重操控的天地之力所禁锢,不停的变换着形状想要挣脱,可陈重的力量又岂是那般脆弱。

    “装神弄鬼,最好给我彻底的龟缩起来,否则让我找到你,绝对不会留你活路。”陈重冷哼一声。

    那黑雾竟是变得涣散,最终化作了一张阴冷的人脸,直接变得虚幻,被陈重彻底的粉碎了。

    陈重能感觉到这黑雾应该是元婴期的修为,只不过陈重并不能找到他在哪里,索性就强势镇压,让这黑雾的主人感到畏惧。

    也能让凡俗的人少些灾难。做完这一切,陈重直接离开了这里。

    而此时,蓉城的某处高档别墅,在一间通体血红色的屋子中,盘膝而坐的老者突然脸色一阵苍白,猛吐一口鲜血。

    “该死,怎么会有这种强者出现在凡俗,该死,该死,我的计划又得拖后了,等着吧。该死的修仙者,我咒血一脉终究会崛起的。”

    老者的声音沙哑而又苍凉,在老者说完之后,屋子里再次变成了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的光亮。

    此刻已经凌晨两点了,夜里的警察们依旧毫无收获,龙雅站在警车旁,忍不住叹了口气。

    看来今夜又毫无所获,今夜一定又有女子失踪了吧,只是可惜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连续好几天了。

    他们没有任何的进展,甚至一点线索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啊。

    “队长,我觉得那小子肯定有问题,邪乎的很。”年轻警察对着龙雅说道。

    显然对于陈重,这家伙总觉得不对劲,甚至觉得陈重有可能就是凶手,而且这个可能性还很大。

    “好了,别说了,回去的时候调查下监控,应该能知道些什么的。”龙雅沉声说道。

    其实她也有些怀疑,可是女人的直觉又告诉她,这家伙不是坏人。

    “今天差不多就这样了吧,将兄弟们都召集过来,大家也辛苦了,都回家洗洗休息吧。”龙雅无奈的说道。

    长此以往连续几天,手下的兄弟们也熬不住,但是上面的命令,他们必须要执行。

    就在龙雅转过身的一瞬间,突然看到车窗上出现了一行字,‘东区十三号工地,最中间的废弃楼,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龙雅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她再一看的时候,字迹已经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