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1章 这才是大佬
    听到白芳有些愤怒的话,吴队长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对着张晨又是狠狠地来了一个巴掌,打在张晨的另一半脸上。

    张晨都快哭了,这次自己明明没有说话好吧,什么都没说啊,怎么躺着也中枪啊,哪有这种道理啊,张晨这叫一个有苦没处说。

    可惜他也不敢说出来,说出来肯定还要挨揍的。

    “小姐,是属下的错,属下办事不力,还请小姐责罚。”吴队长低着头,恭敬的说道,一开始他还没有看到白芳。

    但是到现在,他如何认不出来,白芳是谁?那可是白家如今家主的小女儿,白冲膝下一共就两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在外面帮着白冲办事了,只有一个叛逆的二女儿,一直不肯插手白家的事业。

    甚至连白家都不怎么回,据说在外面上大学,他之所以认得出白芳来,都是因为去年陪着白三爷回白家的时候,见过一眼白芳。

    也幸好这一眼,不然的话,他吴成今天就闯大祸了。

    要是他今天真的打了白大爷的女儿,恐怕明天他就会横尸街头了,不用白大爷动手,白三爷就不会放过他。

    虽然吴成清楚白大爷和他的主子三爷之间有些矛盾,但是他犯了错,他的主子三爷绝对不会轻饶的。

    “哼,还不快带着你的人,把这个废物带走,还有,今天这个包厢姑奶奶我要定了,今天我闺蜜的哥哥过生日,你们看着办吧。”白芳说道。

    本来她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的,毕竟她也清楚二叔和父亲之间的矛盾,父亲膝下无子,按照白家的规矩。

    家主的位置必须传男不传女,恰好二叔有个儿子,只不过这个儿子是个废物,只知道花天酒地,根本不会办事。

    以他父亲的性格肯定不会吧家族的事情都交给她那个废物堂哥的,相比之下,她的姐姐虽然是个女儿身,但是能力却远在她那个堂哥之上,甚至比起她父亲也不差多少。

    但是规矩就是规矩,所以因此也使得白家这些年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她父亲这一边,一派是她二叔这一边。

    “是,我这就去办,小姐。”吴队长恭敬的说道,直接让手下的人把张晨带着,然后就离开了,罗明或许别人惹不起。

    但是他是白二爷的人,白家可不是罗明能够招惹的起的,罗明在铁牛区混,还要看他主子的脸色行事。

    同样,罗明在铁牛区的势力不小,也不是他吴队长可以招惹的,索性两者不相犯就好,至于罗明和小姐之间有什么冲突,只要白芳没有给他说,他就当做不知道就行了。

    看着吴队长直接带着保安和张晨离去了,罗明的脸色彻底的难看到了极点,他如何听不出来,他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的那个姑奶奶可是白家的人。

    白家是什么存在,在蓉城那就是称霸一方的诸侯,能够和白家匹敌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明显他罗明不在其中。

    能够让吴队长那么恭敬对待,这个小姑娘在白家的地位绝对不低,饶是罗明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白芳是白家家主的女儿,若是他知道这一点,就对会气哭的。

    不就是吃个饭么,不就是想要收拾个年轻人么,怎么就招惹到了白家的人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他一开始就看出来了,这些人都是以刚刚和他发生冲突的这个青年为首。

    这就说明,白家的这个小姐认同了这个青年,至少说明这个青年的背景或者势力不在白芳之下,可是他罗明好歹在蓉城也有些名气,见多识广,怎么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青年呢。

    “似乎现在你的狗腿子都走了呢,我可还等着你让我不能活着走出铁牛区呢,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就滚出去,我等着你。”陈重冷冷的说道。

    这种人陈重并不想过多的计较,不过如果他真的不知死活,还来找他的麻烦的话,陈重一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陈重的这番话,罗明有种重生的感觉,压抑的空气一下子就变得顺畅起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苍白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

    说完这番话,陈重直接和何东等人进了早已定好的包厢,有了白芳的发话,相信那张晨再傻,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罗明站在原地愣了许久,眼里的神色渐渐地变得饮冷起来,他罗明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羞辱过。

    对于陈重,罗明确实没有了一开始的轻视,但仅仅如此而已,陈重的背景他并不知道,罗明也不打算去查,至少,在现在看来,陈重只是一个有神秘背景,还有些身手的人。

    可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功夫好并不能够代表一切,在热武器面前一切都是虚无的,惹了他罗明。

    这件事没可能就这么算了的,这个仇,一定要报,这个青年一定要死,只不过现在里面有个白家的人,他不太好动手而已,但是只要事情做的干净利落,又有谁会找到他的头上来。

    或者说大不了他避开白家的人动手就是了,要知道这里是铁牛区,不是别的地方,他罗明在铁牛区能够有如此威名,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就算是白家,也不得不承认罗明在铁牛区的影响力。

    过了几分钟,罗明的保镖醒了过来,罗明直接带着两人离开了,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两个保镖知道,老板生气了,他们很久都没有见老板这么生气了,尽管他们很想告诉老板,这个青年有些强的可怕。

    但是他们知道,如果这么说,只能显得自己的无能,而非让她们的老板真的觉得陈重很厉害,事实上,他们也清楚,个人厉害并没有什么用,陈重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

    就像他们两人,这么厉害还不是在老板手底下做事,当然他们这么想还是因为没有看到陈重身后走出来的白芳,更是没有亲眼见过陈重额度可怕。

    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有这么无知的想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