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9章 商量点事情
    白冲的脸色已经从一开始的有些许怒意变得十分的愤怒,自己这个弟弟对大女儿动手,那无可厚非,毕竟大女儿就是在着手黑道上的事情,牵连上也是不可避免的。

    可是自己的小女儿什么都没做啊,那可是从小就接受最正规的教育,根本没有接触他们家族的任何事情。

    外界对于他白冲的二女儿,大多数人都只知道白冲有一个女儿叫做白玫,并不知道还有个叫做白芳的女儿,就算是知道白冲有个小女儿的,也基本上都没见过。

    “哟,小侄女来了呀,我以为你还要等会呢,先坐先坐,怎么这位是你的小男朋友么?长得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人品怎么样啊。”白天笑眯眯的说道。

    然后还诧异的看了陈重一眼,对于陈重白天并不知道,吴成只是告诉了他这个青年很可怕,但是并没有给白天亲自看到陈重的模样,自然也就没认出来。

    白芳看了自己的二叔一眼,本来想说什么的,可是看到自己父亲那一张怒不可言的脸,冒在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陈重并没有说话,直接淡淡的看了白天一眼,然后示意白芳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就坐在白冲的旁边,而陈重则同样是坐在了白冲的另一边,两边的小弟本来拿着的枪支,在白芳进来的时候,都是很自觉的收了起来。

    “白天,你不觉得你做的有些过分了么。”白冲冷冷的说道,他没想到白天不仅对自己的大女儿动手了,甚至对自己还在上大学的二女儿也动手了。

    这未免有些太过分了,白冲看着自己的弟弟,突然觉得这个熟悉的脸庞是多么的陌生,这才二十年的时间啊,自己的弟弟就已经变成了自己不认识的模样了么。

    “好了好了,大哥别总是这么激动,弟弟也是为了你好,稍等下各位,马上将玫玫带过来,她啊做事雷厉风行,这一点很不错,家族里很多男子都不如她,可就是不小心了些,被人算计了,如果不是我出手啊,她恐怕就会不来了。”

    白天很认真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指着白冲的鼻子;“这件事说起来大哥你还要感谢我,不然的话明天你只能见到玫玫的尸体了,还是被先奸后杀的那种。”

    听到白天这话,白芳差点没激动的站起来直接和白天拼命,这家伙竟然这么说自己姐姐,太过分了。

    就连陈重这个局外人听着都是皱起了眉头,这白天看样子和白冲也就是白芳的父亲应该是亲兄弟啊。

    怎么自己兄弟的女儿在这家伙手里感觉就成了交易的筹码了呢,不过想想也是,白家这种黑道巨头家族,家族的资产超过数百亿,甚至都快有千亿了加上固定资产,坐上家主的位置就等于有了这么大一笔钱的掌控权啊。

    这么大一笔数字,谁听到不会心动呢,当然陈重这样的人除外,这种家族争夺权力财产的事情很是正常,就像古代的皇帝子嗣之间为了争夺帝位,都是手足相残。

    白天的话刚说完,包厢的门就被打开了,三个白天的小弟抬着一个巨大的油桶走了进来,油桶里散发着浓浓的汽油味道,十分的刺鼻。

    三个小弟将油桶放在地上,其中一个走上前将油桶盖打开,正好可以看到油桶里面有一个昏迷过去的年轻女子,随着油桶倒地,女子也是被从油桶里扯了出来,女子一袭皮衣,一头长发蹿起。

    脸色有些苍白,即便昏迷过去了,也给人一种十分惊艳的感觉,一个单纯的美字已经无法形容她的容貌了。

    “大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白芳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冲到了白玫的面前,一把抱起了白玫激动的说道。

    可是半天白玫也没有反应,显然是昏迷过去没有任何的感觉。

    白冲坐在椅子上想要动但还是忍住了,他知道女儿没有死,只是昏迷了过去而已,白芳则是坐在地上抱着白玫哭个不停。

    最终还是白冲让自己身后的两个小弟将白玫和白芳姐妹两人抱到了他的后面,这个时候,他不想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再受到任何的伤害,即便是一丝一毫也不可以。

    “好了,你们父女三人都到齐了,大哥,你到底考虑的怎么样了呢。”白天笑眯眯的说道,这件事他身后有人支持,所以也算是底气十足,不然的话他大哥手下的那些人杀过来了他还真的不是对手。

    现在有了那位的帮助,他可以十分的放心,一点也不着急。

    “等等,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一笔帐没有算完。”一直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开口的陈重终于说话了。

    白天明显微微一愣,这家伙不是白芳的女朋友么,和自己有什么账要算?他不太懂。

    陈重说完话就站了起来,白冲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这个年轻人,在他的印象里,自己女儿的身边没有这么一个男孩子啊。

    白芳更是一心都在自己的姐姐身上,对于旁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全都是浑然无知。

    “哦?你和我有账要算,说来听听。”白天平静的说道,他倒没有着急让自己的小弟赶人,而是饶有兴致的想要和陈重吹一吹。

    “不巧下午回家的时候,你派小弟来杀我,虽然我运气好活下来了,不过这误工费,精神损失费,动手费,说话费等等什么的,我觉得咱们还是有必要算下的,至于你那些小弟,我概不负责,是他们自己动手的。”

    陈重说着还掰了掰手指,那模样,简直是要多认真有多认真了。

    “什么鬼,你是在逗我么。”白天皱了皱眉头,这小子是来搞笑的么,自己派人杀他,他是谁,有什么资格让自己派人杀他,今天下午的时候,自己不过派吴成带了些人想要杀了自己这个小侄女而已。

    突然白天想到了什么,瞳孔一缩,紧张的看了一眼陈重,心里有些不敢确定的猜测道,不会真的就是这个家伙吧,怎么感觉不太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