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1章 输了
    至于本来抱着看戏打算的白冲,更是惊讶的不行,一开始他也和白天一样,以为陈重脑子可能有问题,可是真的见识到陈重的实力之后。

    他才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高手,还有一点让白冲十分好奇的是自己的女儿是怎么认识这个年轻人的。

    白芳则是十分的激动,陈重表现的越厉害,她们这边的胜算就越大,毕竟陈重跟自己来的意思就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只是白芳更担忧的还是自己的姐姐到现在豆还没有醒过来。

    “现在你是赔钱还是不赔呢。”陈重慢悠悠的朝着白天走了过去,一本正经的问道,白霜和白玉两姐妹依然站在原地身子动弹不了。

    不过身体却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陈重只是限制了他们的行动而已,最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能自动解开,而且虽然白霜和白玉两人经历了无数的杀人训练,可终究她们手里还是没有人命的。

    不算得上真正的杀手。

    “赔,我赔。”白天咬了咬牙脸色难看的说道,事情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只有认怂了,不然的话这家伙一直在这里不走,他还真的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亏他还以为陈重很好对付,现在看来这身手好的都有些过头了,只好赶紧把这个霉星送走,他才好继续处理自己的家事,如果不是现在慌着坐上白家家主的位置,白天绝对会陪陈重好好玩玩。

    他手下那么多兄弟,好些人手里都有家伙,他就不信陈重能从他一个人的手里抢过家伙,难不成还能从第二个人手里抢,还有第三个人,第四个人。

    “哦,那不好意思,我现在突然不想要钱了,就是想折磨下你。”陈重突然转换剧情,然后一脸的笑意看着白天。

    听到陈重的话,白天差点没一个脚步没站稳,直接栽倒在地上,就想折磨下我?他白天是什么人,整个蓉城都是鼎鼎有名的。

    就凭这个青年有让他低头的可能?根本不存在的,说到底他白天出来混迹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吹得。

    “简直是过分,兄弟们上,砍了他,不能让这家伙再侮辱我们了。”其中一个站在后面的小弟激动的说道。

    他还就不信了,陈重能怎么的,她们这里这么多人,一个瘦弱的青年能翻起什么浪花来,做多就是有些功夫罢了。

    白天没有阻拦,他的三个小弟将陈重围在了中间,两人手里拿着黑漆漆的手枪,漆黑空洞的枪管直接对着陈重的额头。

    而另外一个则是拿出了一根电棍,因为他的家伙已经被陈重拆成一堆零件了,他自己更是不会拆装也没办法拿到做什么。

    啪啪啪

    三个小弟还没来得及对陈重动手,就直接被陈重一巴掌直接打趴在了地上,脸上都是一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印,随之就是慢慢的肿了起来,几乎没人看清陈重是怎么动手的,就连三个小弟也是如此,她们都是只觉得眼睛一花,然后陈重面前的人就都趴下了。

    白天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这家伙是人么,一巴掌打在脸上是那么的清脆,不过还好打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小弟们,这一点感受不到疼的白天觉得很是无所谓。

    看着陈重一步步朝他走了过来,白天的心里有些慌张,不住的后退,没办法啊,这包厢只有这么大,最多就是同时坐个十多个人,就算是他的小弟来了,也进来不了几个人。

    “我又想了下,你还是赔偿吧,打人不太好。”陈重很认真的说道,白天快被陈重气晕了,刚刚明明就是陈重这家伙说的开始要打了,而且也直接动手了,怎么现在就又成了精神损失费呢。

    “行,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给你钱,说吧,你要多少。”白天硬着头皮说道。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奈何不了陈重,至少短时间内奈何不了,更何况他还要对付后面坐着的那个虎视眈眈的大哥。

    他是还有别的底牌,可是自己大哥就没有了么,白家能存在这么久而屹立不倒,自然是有一些底蕴的。

    而这些底蕴向来都只有历代家主知道,就连家族的长老会也是不清楚的。

    “你既然想杀了我,当然我也想杀了你啊。”陈重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森白的牙齿。

    白天脸色骤变,这小子太过了,他咬了咬牙,手不自觉的伸向了裤兜里,这是和他合作的另外一个大佬给他的。

    那位在蓉城黑道的地位,可丝毫不下于白家,而且最可怕的是那位是最近十年崛起的。

    甚至隐隐就有了超越其他势力的势头。

    那位大佬除了帮他派人拦住白家的人之外,还给他派了一位人手,一个全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人。

    那位大姥说的是可以帮他解决一切麻烦。

    “还有别的手段么,那就尽管使出来吧,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呢。”陈重眯着眼说道。

    白天没有再犹豫,直接捏紧了他手里那鸽蛋大小的圆球,捏碎之后,圆球直接化作了一团粉末。

    而后还不等白天有什么反应,包厢的门就直接被打开了,准确的说是被砸开的,虽说门没坏,但是锁坏了。

    在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戴着帽子的男子,浑身没有一丝皮肤裸露在阳光下。

    全都被完美的遮了起来,完全看不清其容貌,此人一出现就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仿佛整个包厢里的温度都是下降了几分。

    “杀谁?”黑袍包裹下的身影只是冰冷的说了两个字,声音沙哑让人不寒而栗。至于本来抱着看戏打算的白冲,更是惊讶的不行,一开始他也和白天一样,以为陈重脑子可能有问题,可是真的见识到陈重的实力之后。

    他才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高手,还有一点让白冲十分好奇的是自己的女儿是怎么认识这个年轻人的。

    白芳则是十分的激动,陈重表现的越厉害,她们这边的胜算就越大,毕竟陈重跟自己来的意思就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只是白芳更担忧的还是自己的姐姐到现在豆还没有醒过来。

    “现在你是赔钱还是不赔呢。”陈重慢悠悠的朝着白天走了过去,一本正经的问道,白霜和白玉两姐妹依然站在原地身子动弹不了。

    不过身体却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陈重只是限制了他们的行动而已,最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能自动解开,而且虽然白霜和白玉两人经历了无数的杀人训练,可终究她们手里还是没有人命的。

    不算得上真正的杀手。

    “赔,我赔。”白天咬了咬牙脸色难看的说道,事情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只有认怂了,不然的话这家伙一直在这里不走,他还真的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亏他还以为陈重很好对付,现在看来这身手好的都有些过头了,只好赶紧把这个霉星送走,他才好继续处理自己的家事,如果不是现在慌着坐上白家家主的位置,白天绝对会陪陈重好好玩玩。

    他手下那么多兄弟,好些人手里都有家伙,他就不信陈重能从他一个人的手里抢过家伙,难不成还能从第二个人手里抢,还有第三个人,第四个人。

    “哦,那不好意思,我现在突然不想要钱了,就是想折磨下你。”陈重突然转换剧情,然后一脸的笑意看着白天。

    听到陈重的话,白天差点没一个脚步没站稳,直接栽倒在地上,就想折磨下我?他白天是什么人,整个蓉城都是鼎鼎有名的。

    就凭这个青年有让他低头的可能?根本不存在的,说到底他白天出来混迹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吹得。

    “简直是过分,兄弟们上,砍了他,不能让这家伙再侮辱我们了。”其中一个站在后面的小弟激动的说道。

    他还就不信了,陈重能怎么的,她们这里这么多人,一个瘦弱的青年能翻起什么浪花来,做多就是有些功夫罢了。

    白天没有阻拦,他的三个小弟将陈重围在了中间,两人手里拿着黑漆漆的手枪,漆黑空洞的枪管直接对着陈重的额头。

    而另外一个则是拿出了一根电棍,因为他的家伙已经被陈重拆成一堆零件了,他自己更是不会拆装也没办法拿到做什么。

    啪啪啪

    三个小弟还没来得及对陈重动手,就直接被陈重一巴掌直接打趴在了地上,脸上都是一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印,随之就是慢慢的肿了起来,几乎没人看清陈重是怎么动手的,就连三个小弟也是如此,她们都是只觉得眼睛一花,然后陈重面前的人就都趴下了。

    白天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这家伙是人么,一巴掌打在脸上是那么的清脆,不过还好打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小弟们,这一点感受不到疼的白天觉得很是无所谓。

    看着陈重一步步朝他走了过来,白天的心里有些慌张,不住的后退,没办法啊,这包厢只有这么大,最多就是同时坐个十多个人,就算是他的小弟来了,也进来不了几个人。

    “我又想了下,你还是赔偿吧,打人不太好。”陈重很认真的说道,白天快被陈重气晕了,刚刚明明就是陈重这家伙说的开始要打了,而且也直接动手了,怎么现在就又成了精神损失费呢。

    “行,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给你钱,说吧,你要多少。”白天硬着头皮说道。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奈何不了陈重,至少短时间内奈何不了,更何况他还要对付后面坐着的那个虎视眈眈的大哥。

    他是还有别的底牌,可是自己大哥就没有了么,白家能存在这么久而屹立不倒,自然是有一些底蕴的。

    而这些底蕴向来都只有历代家主知道,就连家族的长老会也是不清楚的。

    “你既然想杀了我,当然我也想杀了你啊。”陈重咧嘴一笑,露出了满口森白的牙齿。

    白天脸色骤变,这小子太过了,他咬了咬牙,手不自觉的伸向了裤兜里,这是和他合作的另外一个大佬给他的。

    那位在蓉城黑道的地位,可丝毫不下于白家,而且最可怕的是那位是最近十年崛起的。

    甚至隐隐就有了超越其他势力的势头。

    那位大佬除了帮他派人拦住白家的人之外,还给他派了一位人手,一个全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人。

    那位大姥说的是可以帮他解决一切麻烦。

    “还有别的手段么,那就尽管使出来吧,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呢。”陈重眯着眼说道。

    白天没有再犹豫,直接捏紧了他手里那鸽蛋大小的圆球,捏碎之后,圆球直接化作了一团粉末。

    而后还不等白天有什么反应,包厢的门就直接被打开了,准确的说是被砸开的,虽说门没坏,但是锁坏了。

    在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戴着帽子的男子,浑身没有一丝皮肤裸露在阳光下。

    全都被完美的遮了起来,完全看不清其容貌,此人一出现就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仿佛整个包厢里的温度都是下降了几分。

    “杀谁?”黑袍包裹下的身影只是冰冷的说了两个字,声音沙哑让人不寒而栗。

    就连白冲都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在白冲最后面的角落里,还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如果不注意看,都发现不了的存在,这老头面色红润,一看就是气血强盛。

    可就是这老头看到黑袍人的时候都是脸色骤变。

    “杀了他。”白天冷冷的指着陈重说道,这是他听到黑袍人说的第一句话,在这之前那位大佬将这个人交给他的时候,都是一句话也没说说过的。

    就连白冲都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在白冲最后面的角落里,还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如果不注意看,都发现不了的存在,这老头面色红润,一看就是气血强盛。

    可就是这老头看到黑袍人的时候都是脸色骤变。

    “杀了他。”白天冷冷的指着陈重说道,这是他听到黑袍人说的第一句话,在这之前那位大佬将这个人交给他的时候,都是一句话也没说说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