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1章 教谁做人?
    “来,出来单挑,就在旁边的草地上!”袁超狠狠瞪了一眼陈重,好像挑衅的问他你敢不敢?

    陈重站起来,林然然说道:“别和他们打架,你就一个人打不过他们。”林然然还吓唬袁超他们再打架就报警了,袁超笑了笑:“报警?不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就是这里的警察局局长啊”

    确实袁超在这里有点背景,所以学校里男孩都愿意跟着他混,这样出去说起来要平事也有面子。

    陈重笑了笑,这些小孩真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得有人教他们做人啊!陈重站起来,推开好心的林然然,点头说道:“行,那就去吧,不过我提前说好,我下手不好控制轻重,万一打伤了,我可没有责任。”

    “卧槽!这口气号狂啊!还没打,就这么叼?”其中一个男生忍不住了骂道。

    “就是,我们超哥是蓉城校园扛把子,也不敢这么吹,这小子真把牛吹到天上去了!”

    “走,等会狠狠的收拾他!”袁超凶狠的说道。

    陈重走到草地上,袁超几人站在对面,林然然和张丽丽站在草坪旁边看着陈重,生怕陈重受伤了,毕竟陈重只有一个人,陈重脱了外套,露出衬衣来,冲着几个人说道:“别站着摆poss了,也别浪费时间了,你们几个一起上吧。”

    陈重活动了一下筋骨,别说有好久没有不开内劲打架了,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不知道现在在什么程度,他还真怕自己下手狠了,把这些学生打伤了。

    “艹!这么狂,兄弟们上,干他!教他做人!”袁超一喊,几人围着陈重挥动着拳头就冲了过来!

    “陈医生,小心啊!”林然然和张丽丽不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大喊道。

    陈重低低一弯腰,膝盖微弯,脚猛然一点地,整个人就像一把利剑一般,嗖的一下就出去了,轻轻的一推跑在前面的一个男生,这个男生以为自己见鬼了,拳头还没有挥出,就被陈重在胸口轻轻一推,整个人却如同被一个拳王的拳头击中一样,飞出去五六米远!重重的摔在草地上!疼的龇牙咧嘴的再也爬不起来了。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袁超傻了眼了,其实不光袁超傻了眼了,他剩下的几个兄弟,还有草地旁边的林然然和张丽丽也傻了眼了,这肯定不是演戏,刚才还针锋相对,怎么可能演戏?

    陈重停下来看了看自己的手,有点不高兴,没想到自己的力量现在这么大了,不太好控制,如果刚才再重一分力气,恐怕那个学生胸口的肋骨就断了,以前老是用修真战斗,好久没有用本身的力量战斗,生疏了。

    陈重淡淡的说:“好像没控制好力道,不好意思了。”

    卧槽!那个倒在地上的学生心说自己真是日了狗了,这么大的力气还说没控制好力道?简直太恐怖了!

    袁超想了想,旁边林然然还在看呢!他不能退缩,硬给自己壮胆,跑过来先是一个点炮飞脚踹向陈重!

    陈重微微一躲,手在袁超腰上轻轻一碰,袁超就像刚才那个学生一样,飞了出去!

    这次陈重控制的还不错,袁超只是倒在地上,还能动。

    袁超看着陈重,心灰意冷,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陈重,就算这几个人一起上,在陈重手下也走不过一个回合,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袁超用拳头狠狠锤了一下草地,他不甘心啊!但是男人说话得算话,袁超艰难的站起来,说道:“我输了,我以后不会再来纠缠林然然了,希望你能给她幸福。”

    陈重苦笑,现在这些小年轻啊,电视剧看多了吧?就是普通朋友在一起吃个烧烤,我得罪谁了?谁知道林然然见袁超认输了,高兴的跑过来,一下扑进了陈重的怀里,抬起头两个眼睛直冒星星:“陈医生,你刚才真的好帅啊!”

    袁超一看更伤心了,扶着之前被陈重打到的小孩灰溜溜的走了。

    陈重苦笑,几人继续吃东西,张丽丽兴奋的问:“陈重,没想到你还会武功啊?刚才那几招比电视上的还厉害。”

    陈重微微一笑:“练过一点,算是武功吧,不过武功不是用来欺负人的,我本来不想和他们动手的,不过是几个学生罢了。”

    话音刚落,突然来了几辆警车,一个留着大胡子凶神恶煞的人说道:“刚才谁在这里和我儿子打架?”这不麻烦就来了吗?陈重是最不想主动惹这些麻烦的,不是他惹不起,而是真的嫌弃这样的事情麻烦耽误他休息的时间。

    这个大胡子警察就是袁超的爸爸袁大头,因为头大,这是别人给他起的外号,久而久之就把他真名忘记了,看到袁大头来了,其他人不想惹麻烦纷纷走了,只剩下陈重这一桌袁大头刚才接到报警了,说看到他儿子和人在这里打架,就匆匆赶过来了,碰上自己的儿子,自己儿子不说,但是自己这个做老子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欺负吧?

    “是你吧?小子。”袁大头看着陈重问道。

    “是我。”陈重点了点头,袁大头不依不饶的:“你凭什么打我儿子?”

    旁边的林然然站起来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袁大头也知道是自己理亏,但不能让自己儿子白吃亏啊,就说陈重扰乱治安,要把他带回去询问。

    陈重笑了笑,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一个小本本,走到一遍,递给了袁大头。

    林然然和张丽丽都很担心,这个袁大头脾气比较混账,虽然不是陈重主动的,但是陈重打了他儿子,能放过陈重吗?

    谁知道就看到陈重递给了袁大头一个黑色的小本本,张丽丽心说这会御医证有什么用?但是细细一想,御医证是一个绿皮子,比这个大,这本应该不是御医证,是什么证件,有用吗?

    谁知道袁大头起初还不经意的接过绿本本瞟了一眼,但是很快神色凝重起来,看了看陈重的脸,又看了看小本本上的照片,好像在核对身份,然后郑重的敬了个礼,把本子规规矩矩的还给了陈重,还给陈重鞠躬道歉说自己今天混账了,还请长官不要往心里去。

    张丽丽和林然然哑然,尤其是张丽丽,刚才那个本本到底是什么?能让袁大头这个混账这么快就认怂了?这个陈重还真是神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