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2章 又是黑袍人
    其实陈重拿出来的不过是龙组的身份证件而已,这个东西很好用,袁大头不敢不认,袁大头开始还有点怀疑,但是陈重指间闪烁着一团白芒,袁大头吓了一跳,这只有是传说中的龙组那些人才有的特异功能啊!

    陈重这样的人已经不是他这种普通的一个小所长能管得了的,袁大头恭恭敬敬的把本子还给陈重,还问陈重在蓉城有没有需要帮助的,都可以找他。

    陈重笑了笑说暂时还没有麻烦袁所长的地方,袁大头见陈重好像没有追责的意思,长长松了一口气,又说要不请陈重吃个饭?

    陈重笑了笑说我这里还有朋友,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袁大头尴尬的笑了笑说好,那这单他一定得买,袁大头乐呵呵的买了单和陈重打了个招呼就客客气气的离开了。

    林然然惊讶的长大了小嘴,没想到陈重好像和袁超的老爹袁大头很熟的样子,袁大头还帮她们屁颠屁颠的买了单,张丽丽则是好奇陈重的身份,问陈重刚才给袁大头看的什么?陈重哈哈一笑,说给袁大头看的自己的身份证啊,有了身份证就是有身份的人了,是合法公民,袁大头自然不会为难他。

    这话哄哄林然然这样的小屁孩还行,哄张丽丽,张丽丽才不相信,但是见陈重不想说,也就不多问了,她也是个识趣的女人,反而觉得陈重这个人越发深不可测,对张丽丽的吸引力也越来越大了。

    折腾了一晚上,几人分开回了家,陈重住在酒店,洗了澡正准备睡觉,突然有人敲响了门。

    陈重打开门:“谁啊?”

    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是一个画着淡妆很漂亮的女人,女人笑道:“先生需不需要特别服务?两百一个钟,五百包夜,很便宜的呦。”

    别说这个女人还挺漂亮的,这就是传说中的包小姐吧?陈重也想放松放松,价格也不贵,陈重笑了笑:“行,进来吧。”女人进来之后,问陈重包钟还是包夜?陈重笑道:“不差钱,包夜吧。”

    女人笑了笑说行,就先是给陈重按了按要背,别说手法还挺专业的,唯独就是女人的手好像有点粗糙,不像普通女人那么细致,就像是天天做粗活一样的粗糙,按了一会,女人又说要去洗澡,就挎着小包进了卫生间。

    陈重乐得轻松,躺在床上看电视,过了一会女人穿着一件薄薄的浴袍出来了,头发盘在头顶上,用一个发卡卡住,别提还挺诱人的看的陈重食指大动,陈重拍了拍床边上,脱了衣服:“来吧!”

    女人看到陈重的雄伟的某处,吃惊的捂住了小嘴,她是真吃惊,没想到陈重的资本这么雄厚。

    两人弄完,女人舒服的死去活来的,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问陈重累不累,陈重说有点累了,女人又开始给陈重按背,陈重好像真累了,就闭着眼睛没过一会就睡着了。

    女人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从头上取下那个发卡,发卡里面藏着一只长长的铁针,女人一抬手就朝着陈重后背心脏的位置扎了下去!只要是人,这一下就能刺穿心房,绝对没有活命的可能。

    谁知道就在这一瞬间,陈重轻轻一动,女人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股巨力弹了出去,手里的银针也被陈重翻身夹在了两指之间,陈重看了看银针,这么长,明显是想要自己的命啊,冷冷的说道:“谁派你来的?说出来,看在我们有缘的份上,我能饶你一命。”

    “你居然没睡着!你怎么发现我的?”女人惊慌的看着陈重,没想到陈重刚才原来都是演戏,显然是早有准备!

    “平常的小姐根本没干过粗活,每天就只知道化妆喝酒迎客,你的手那么粗糙,你们能不能认真点,找个像那么回事的小姐过来,而且你床上功夫真的很生硬,一个主动寻欢的小姐怎么可能技术这么生疏?”陈重手指微微一动,那根银针就化为了粉末。

    这个小姐,不对,应该说是这个女杀手,看到陈重这一手心里惊讶,宗门说这个人很厉害,她进来之后还特意用神识鉴别了一下陈重的等级,发现陈重不过就是个普通人,没想到他居然把自己的气息隐藏的这么好!

    其实陈重的气息并不用自己隐藏,因为身上有多重上古神兽的的内丹把他隐藏起来了,这些神兽自古以来,为了存活都会隐藏自己的气息,陈重其实已经是登峰造极的化神阶段了,虽然这些年来也没有寸进,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他已经是神仙一样的人物!

    女人没有放弃,一咬银牙说道:“你刚才那一下震的心脉尽碎,地上好凉,我也是被人逼迫而来的,你扶我起来,我就告诉你。”

    陈重笑了笑:“好。”说完就走过来扶女人起来,谁知道女人突然施展辣手,一掌就朝着陈重的胸口拍来,这个女人是黑袍人宗门的一个舵主,也有元婴期的修为,不敢陈重修为多高,她的这全力一掌只要拍在陈重胸口,陈重也得经脉禁断!

    谁知道陈重只是轻轻一抬手,把女人的手拨开,另外一只手揽起了女人的小腰,把女人放在床上,微微一笑道:“别再想了,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说出谁派你来的,我能饶你一命。”

    女人这下才明白,这个男人轻轻抬手就解开了她的全力一击,这是什么境界?得多恐怖?恐怕只有宗主才能又和这个男人一战的实力!而且这个男人身上肯定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能遮挡住他的境界不被别人看穿。

    虚虚实实,这个男人不是她能对付的了的。

    女人想了想说道:“我说出来,你真的放我走?”

    陈重点了点头。

    女人说道:“其实我是一个组织的人,你之前得罪了我们的组织,今晚还杀了我们两个人,我是奉命来刺杀你的,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陈重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看样子又是那个穿黑袍的宗门搞的鬼,明明是香艳的一夜,非要搞得如此无趣,陈重也意兴阑珊躺在床上抬了抬手:“你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