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6章 喝点酒?
    不过陈重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可以啊,客随主便。”端木美心里想自己喝点酒兴许会自在轻松一点,从酒柜里拿了一瓶不错的红酒,两人吃菜喝酒,别说端木美吃一筷子菜,看起来也就是稀疏平常的家常菜,没想到居然这么好吃!

    端木美惊讶的看着陈重:“陈医生,你平时就经常做饭吗?怎么能做的这么好吃?”

    陈重笑道:“以前小时候家里穷,我独立的早,很早就开始自己做饭了,所以也算是熟能生巧吧。”陈重刚才做饭的时候,可是把自己体内的真气慢慢融进了饭菜里,这饭菜的味道自然不是普通饭菜可以比拟的。

    端木美喝了酒,红着脸看着陈重,心里有点悸动。

    她从来没有遇见过陈重这样的男人,医术高超,而且从下午的事情来看,有正义感,身手也好,最让她想不到的是,居然陈重还做的一手好菜!这样的好男人她以前怎么从来没遇见过?

    端木美看着陈重心里琢磨,自己今年三十三岁,陈重看着也就二十,自己要是表露了心思,陈重能接受吗?端木美觉得自己心乱如麻,平常的她可从来没有这样过,怎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

    陈重的内丹本身就有点催情的效果,他刚才做饭为了好吃,没有想那么多,不过量很少,影响不大,陈重也不担心。

    端木美问道:“陈医生,你结婚了吗?”

    陈重笑了笑说道:“没有啊,我每天都在外面漂泊,哪有女人愿意跟着我这样一个男人四处漂泊。”

    端木美心里有点欢喜,没想到陈重没有结婚,按理来说这个岁数的好男人基本上都已经结婚,陈重难不成也跟自己一样,一直没有遇见喜欢的人,端木美想到这里还觉得两人有点像,慢慢想向陈重打开一点自己的心扉。

    端木美又主动和陈重聊了聊个人生活上的问题,发现陈重很对自己的胃口,而陈重则是一直用神识感觉着这个房间里有没有什么灵气出现的地方,发现除了桌子上那瓶药酒,端木美身上脖子之间似乎还挂着一个什么带有灵气的东西。

    陈重心里盘算,药酒是因为药材带有灵气才会有显示,难道端木美脖子上戴着的就是他寻找已久的那第六块藏宝图碎片吗?陈重打开透视眼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但是端木美脖子上的东西好像能屏蔽这些特异功能一般,陈重根本无法看清,只能看到一团黑雾。

    这下有点麻烦了。陈重还没想好怎么让端木美给自己看看那个东西是什么。

    吃完饭,端木美也没有送客的意思,明明时间已经不早了,还留下陈重喝会酒,问陈重:“陈医生,你现在在哪里住?”

    陈重笑了笑:“别老叫我陈医生了,导致我还以为我在上班一样,我叫陈重,你叫我名字就可以,我才来蓉城不久,一直住在酒店里,暂时还没有长住落脚的地方。”

    端木美眼睛一亮,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要不然,陈医生……不,陈重,你要是不嫌弃,就暂时住在我这里吧?”

    “啊?”这次轮到陈重惊讶了,好像两人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能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吧?这样发展是不是太快了点?难道之前的端木美的印象都是假的,这么热情奔放的端木美才是她的真正面目?

    端木美见陈重惊讶,意识到自己说的可能太突兀了,红着脸连忙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想请你做我的保镖,而且我们上班通路,可以做一辆车,另外你做饭这么好吃,可以天天给我做饭。”

    端木美说完,还怕陈重觉得自己不太尊重,又说道:“当然这些都不是白做的,除了学校的薪资待遇以外,我私人也可以给你一份丰厚的待遇。”

    陈重心里一乐,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他昨晚住在酒店,黑袍人的宗门就找上他了,酒店已经不安全了,他也在想换个地方住,但是又不知道能在这里住多久,现在不是先睡觉,天上就掉下来枕头了吗?

    而且跟着端木美,可以想办法看看端木美脖子上那个连透视眼都看不穿的东西是什么,也有机会可以试探一下端木美家里有没有什么藏宝图碎片,简直是一举三得。

    陈重客气了一下:“这样不好吧?毕竟我一个男人。”

    端木美微微红着脸说道:“我这里很大,房间都空着,我一个人住着其实也有点孤单,有你在我还能有个人聊聊天。”此时的端木美早已经把爷爷端木震天告诉她要提防陈重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陈重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也没有什么东西,今晚我就能住在这里吗?”陈重确实是身无长物,自己的东西也都在空间戒指里,宾馆的房间明天打个电话退了就行。

    端木美点了点头,红着脸心里琢磨,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突然就把一个男人留在了家里,可能是出于对陈重的好感,也有可能是喝多了点酒,但是端木美觉得陈重应该没有爷爷说的那么复杂,只是一个比普通人来说要优秀的不少的普通男人罢了。

    端木美这个小别墅是两层楼,楼下是佣人房间,虽然没有佣人,但是空间太小,也不好让陈重住,楼上有三个房间,一个房间是端木美放衣服鞋子的地方,另外一个房间是她的卧室,空了一间客房,在端木美的的卧室对面,就让陈重暂时住在这里吧!

    端木美带着陈重看了房间,心里觉得自己有点唐突,万一陈重没有表面上看的这么单纯,晚上要是趁着她睡着了,想要对她做一些无礼的事情怎么办?端木美想到这里脸没来由的一股潮红。

    陈重躺在床上,别说端木美这个小别墅还不错,很安静也很踏实,陈重简单洗漱之后就睡着了。而端木美在对面的房间里辗转反侧睡不着,心里一直像是小鹿乱跳,一边想他怎么还不来?一边又想万一他来了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