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0章 黑白大王
    陈重回头一看,没人啊?见鬼了?

    “你是谁啊?怎么跑进来的?真是不要命了,不怕本大王要了你的命吗!”

    “谁啊?你在哪?我怎么看不到你?”陈重疑惑的说道。

    “靠,我就在你脚下啊!小心点,别踩到我了!”这东西说道。

    陈重蹲下来低低一看,吓了一跳,脚下面还真有一个东西,正在地上奔奔跳跳的,但是很小,只有陈重在这个空间里的指甲盖那么大小。

    而且眼圈嘿嘿的,身子长满毛发,黑白相间,圆滚滚的像个小皮球一样,陈重公心里琢磨特么的这不就是一只缩小版的熊猫吗?

    “你是谁啊?是熊猫吗?你还会说人话?”陈重蹲下来看着着东西说道。

    “谁是熊猫啊!别看不起人啊!我可是这里的大王,我叫黑白大王!”那个熊猫可牛逼坏了,叉着腰指着陈重的鼻尖说道。

    “好吧好吧,黑白大王,这里是什么世界,你在这里干什么?你既然是大王,你手下的小罗罗呢!”陈重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好奇的问道。

    黑白大王有点沮丧的说道:“我的小罗罗在好多年前就死了,我一直在这里,外面有人要害我,所以我就躲进来,躲进来之后,好像被人下了禁止,就一直没办法出去,所以就在这里喽。”

    搞了半天,这是一个连喽喽兵都没有的小个熊猫,陈重哈哈一笑,不管他,四处转了转,发现这里除了草地天空也没有别的,就问熊猫这地方有没有藏宝图碎片?

    黑白大王转了转黑溜溜的眼珠,说道:“我知道藏宝图碎片的事情。”

    陈重惊讶到:“你知道?它在哪?”

    黑白大王叉着腰,翻了个白眼说道:“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告诉你,你得答应我一件事,等你做到之后,我才能告诉你关于那片藏宝图碎片的事情。”

    陈重想了想:“什么事情?”

    黑白大王说道:“你想办法从这里把我弄出去。”

    陈重想了想说道:“这个简单。”说着把黑白大王用两个指甲盖拎起来,放在手心里,就要变成一股青烟从原先那个玉棒老头开的洞口里钻出去,谁知道陈重可以出去,但是那个黑白大王又一跟头栽了下来,重重的从高空摔倒在草地上,捂着屁股骂陈重。

    陈重试了两遍还是不行,黑白大王揉着摔疼的屁股说道:“不能像你这样蛮干,光是这样你是带不走我的,你得知道口诀才行。”

    “什么口诀?”陈重问道。

    黑白大王说道:“就是解开这个禁止的口诀,只有这个玉净瓶的主人才知道。”

    原来这个小瓶子叫玉净瓶,陈重说好吧,知道了,他出去想办法去问问口诀,就从里面钻出来了。

    出来之后,陈重的神识又回到自己身体里,把自己在玉净瓶里看到的东西告诉了玉棒老头。

    玉棒老头沉吟一会说道:“这小子应该是个成了精的某种异兽,但是像熊猫一样的异兽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不过这玉净瓶应该是个可以封锁异兽的法器,只是这口诀咱们不知道。”

    陈重和玉棒老头一合计,准备陈重明天先问问玉净瓶的主人端木美不就知道口诀了吗?

    陈重想了一会,就把玉瓶收好,决定第二天再问。

    一夜无眠,端木美睡了个踏实的好久,她心里甚至有点遗憾,昨晚自己要是再开放一点,把陈重留下来该有多好?说不定这会就应是陈重的女人了!

    这会陈重刚在楼下做饭的声音也响起了,问道香味,端木美就穿好衣服下了楼,张丽丽还在睡懒觉,陈重去喊她,张丽丽仅仅穿着一条小裤裤,撅着屁股正在小床上睡得香甜,张丽丽一下警醒,看到陈重进来,一下羞红了脸,连忙用被子捂住自己,过了一会才扭扭捏捏的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吃完饭,见端木美再收拾碗筷,张丽丽红着脸小声问道:“陈重,你早上来叫我起床,有没有觉得我的身材很好?”陈重微微一笑:“看到了,确实不错。”

    张丽丽心里一阵窃喜,她也知道自己的臀部很丰满,较为一般女性都要优秀不少,所以故意这么问陈重的,希望能勾引到陈重的注意力。

    三人开车一起上班,下车的时候,陈重好像才想起来什么对端木美说道:“端木,我昨天回房间,发现这个东西在我身上,不知道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陈重把小玉瓶还给了端木美,端木美早上也没有注意到,连连说谢谢,可能是昨晚不小心掉到他身上的,陈重坏笑道:“也是有点激烈,可能是那会掉在我身上的。”

    端木美一下红了脸,张丽丽这会走了过来,问道:“你们聊什么呢,有什么东西激烈的?”

    端木美更不敢答话了,陈重连忙岔开话题说道:“端木啊,你这玉瓶好像像那种西游记里面的宝贝,是不是有什么口诀才能打开啊?”

    端木美把小玉瓶重新带在脖子上笑道:“怎么可能,我爷爷给我时候也没有跟我说过有什么口诀。”

    陈重见端木美不像是说谎,也觉得这件事急不得,说起爷爷,端木美说道:“对了陈重,我把你能给我打通经脉的事情告诉我爷爷了,我爷爷说这周末请你吃饭,想见见你。”

    陈重点了点头说好,肯定去,陈重打定主意先见见这个端木家的现任家主再说。

    眼瞅着就要到了周末,总不能空手去,陈重的玛莎拉蒂要留给端木美下班用,就出门打车准备买点东西,谁知道这学校门口一辆出租车也没有,张丽丽非要跟着陈重出来,两人就只好坐上了公交车。

    这趟线挺长,人也挺多,没有座位,张丽丽就站在陈重身前,车子突然一个右拐弯,张丽丽一下没抓稳,抓到了陈重身上,才站稳,要不然就摔倒了。

    但是张丽丽的手这么一摸,好奇怪的一根管子啊,陈重怎么上班口袋里还放着一根管子?张丽丽觉得奇怪的时候,用手这么一摸,很硬但是表皮又有点软,张丽丽一下松开手,涨红了脸,她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当然知道这个东西是陈重身体上的东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