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4章 端木老顽固
    这个对于陈重的眼睛来说,简直似乎小菜一碟,那么厚的石头他都能看穿,别提张丽丽身上的裙子了。

    陈重看了一眼说道:“你今天穿的不是一套,上身是黑色的,下身是红色,对不对?”

    张丽丽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才发现捂错了地方,不但胸口的大葫芦没捂住,这下就连下身都暴露了。

    听了陈重的话,脸色一红,轻轻的一身尖叫,便突然的将手挡在了自己的双腿之间,变得十分的矜持了起来,此后她便一言不发,看向陈重时居然也戒备了起来。

    顿时车内的气氛就尴尬了起来,陈重原本是要逗逗她的,没想到却成了这个样子。

    尴尬中车子行进了半个小时。

    陈重干咳了两声,开始试着解释:“我这透视也不是每一眼都是,只有刻意的时候才会如此!”

    “那我怎么知道你何时透视,何时不在透视?”张丽丽震惊中还有疑虑。

    “呵呵,我向你保证,绝对不再透视你!”陈重诚恳的保证。

    “随你!”张丽丽却突然又改变了态度,还有意无意的看了陈重的双腿之间一眼,好似是报复似的。

    陈重一怔,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一路行来色深深,好在很快到家了。

    而转眼便到了周末,陈重看看时间安排,是到了和端木美见面的时候了,这便打扮一番便出发了。富人区,在河东,那里不仅交通便利环境优美,还格调高雅,陈重一进入其中便能感受到非同凡响的气质。

    而他刚到门口端木美已经来到了跟前。

    陈重来做客,对她来说意义重大。

    她也早就做了万般准备了呢,同时再次做了设想,已经设想到到那个卧室里发展实质性的关系了呢!看到陈重,她温柔至极的说道:“你到了?辛苦了!”

    同时拉住他的胳膊,一块往里边走了去。

    陈重也顺从的跟着她往里边走了去。

    进了门,微微一打量他家的布置,见装潢的富丽堂皇,却还有清雅的花草点缀,富气却又不失清雅,感觉很是舒服,这便点了点头。

    看到他的反应,端木美得意的一笑。

    “站住!立正,敬礼!”然而就在这时,在大客厅的转椅后边传来了一声苍老又严厉的大喝。

    陈重被吓了一跳,顿时就诧异了,不由的问道:“怎么了?”

    “咳咳!”端木美却尴尬的笑了两声,十分难为情的说道:“这是我的爷爷,我说了你要给我治病的事,他,他非要出来看看,我也不好忤逆长辈,便答应了,没什么的。”

    “啊,原来是长辈,应该尊重!”陈重想了想,立马便立正稍息还敬了个礼,心里却思索了起来:“她家怎么还有个怪老头呢?这下可要受些罪了!”

    三分钟,五分钟时间过去了,这老头却还不转身。

    “走,走,咱们上楼去吧!”见陈重站在那里端木美感觉过意不去,伸手拉拉陈重便要往楼上走了去。

    “站住,姓名,性别,学历,成长经历,个人有什么成就,爱好,谈过几次恋爱,详细的给我报告过来!”奈何还没抬腿,那老头立马就有喝问出声了。

    “这是要查户口吗?”听的陈重再次一愣,而端木美的脸色也更是难看了起来。

    同时那个老人扭头看了过来。

    陈重趁机将他打量了一番,这这个老头,一身唐装,头发脱的差不多的了,剩下的几根已经花白,眼睛大大的,精神矍铄,很有霸气的模样。

    使得陈重立马便感觉到了压力。可又想自己要是这么认真的回答,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好在这个时候端木美出面了。

    “爷爷,你这是干什么呀?人家是来做客的,是我的朋友,要给我看病的!”端木美三步两步奔到老人跟前摇着他的胳膊撒娇似的说道。

    “哼,我是怕你把坏人招到了家里来!”老人却不管不顾的说道,丝毫不怕伤了陈重的面子。

    而陈重也确实不喜,丹田的气海瞬间翻腾,元力充斥全身,气质也瞬间便不一样了。

    加上他用猛兽丹改造过身体,顿时便有巨大的气场散发了出来。

    气场大的如同王者,不由的那老头不回头重新审视一下眼前的此人,顿时也便被触动了。

    “吆喝,看这样子,你这小子倒是一表人才,那我就不问那么详细了!”老头自我圆场似的说道,然后接着盘问:“那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给我孙女看病的资格!”

    “哎呀,爷爷!”一边的端木美连忙又撒娇似的说道,一再示意自己的爷爷不要再多事。

    但是倔强的老头直直的盯着陈重,没有丝毫要妥协的意思。

    “呵呵,爷爷不要着急,至少先请我坐下来,再详细的说道此事吧!”陈重一看这个样子,知道得费一番口舌了,遂不卑不亢的开口言道。

    “哼,你这小子倒是毫不客气,看来也是见过些世面的,那你就进来吧!”老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见这家伙有些血性,还如此的有涵养,这是自己比不了的,遂连忙请他到里边来落座。

    在两人之间,明显的有火花出现,端木美大气也不敢喘,拉了拉爷爷的衣角,然后请陈重坐到了里边来。

    “说吧!”相互落座,正面相对,端木老爷子气势汹汹的便又开口了。

    “说什么?”陈重依然是那么的不卑不亢。

    “呀,你这小子还会耍滑头是不?我让你说说,你怎么还装起傻来了?”

    “没装傻呀?”陈重反而显得很是疑惑。

    “哼,我说你凭什么给我的孙女治病?”

    “这应该问你的孙女啊!”陈重笑了,对付这种倔老头,有很多种办法,但是在他看来,这种硬碰硬,直接怼回去的办法才最爽快。

    “吆喝,你这小子还很有个性!”端木老爷子顿时就吹胡子瞪眼的,气不打一出来了,想他养尊处优惯了,何时又被人如此的顶撞过呢?

    但是陈重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先前自己已经给了他足够的尊重,又何必装孙子到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