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5章 赌约
    “咦,这家里有点宝贝,是我能用的上的,你一定要给我弄到手啊!”突然玉棒老头说话了。

    陈重本来正在和端木老爷子对峙,却突然听玉棒老头这么说,面色顿时一变,开口道:“什么东西?”

    “他家灵堂上供奉的骨灰盒,那个东西不错!”

    “卧槽,让我到人家家里来取先祖的骨灰盒?这让我怎么开口?”陈重顿时就犯了难了。

    “这个东西,非常重要,非常非常的重要,一定要给我弄到手啊!”奈何玉棒老人又苦苦哀求了起来。

    陈重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想了想最重还是同意了,也就暂且当回坏人吧!

    当然两人的交流外人是听不到的。

    但是陈重的表情,端木美看到了,这便连忙走上前来开口道:“爷爷,我来说,确实是我请人家来的,这位先生的神医神术,是很多人的都知道的,非常的了不起的啊!”

    “叫什么?”

    “陈重!”

    “哼,我怎么没听说过!”这老头还真是倔的可爱,和自己的孙女都时常的争执不休。

    “哎呀,爷爷呀,您老人家很少出门,也不看电视,当然不知道他了呀,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吧!”端木美想了想,便将陈重的传说捡了几件给老头讲了出来。

    立马就听的老头变了脸色,盯着陈重看了又看,无比的怀疑:“你有这么厉害?”

    端木震天也是修真者,不由的对陈重一番感知,却什么都没能发现,只是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嘿嘿,我厉害不厉害不重要,却不知前辈够不够爷们!”陈重说话了,说话的同时露出了邪异的微笑,因为他已经决定帮玉棒老人弄到这个骨灰盒了,还有了办法。

    “我够不够爷们?笑话!我够不够爷们?你出去打听打听,当年有谁不知我端木震天是条汉子,没想到今日尽然要被你这个毛头小子怀疑,真是气煞我也!”老头立马就急了,气喘吁吁的,举着手里的拐杖在地面上敲打个不停。

    “嘿嘿,前辈不要着急,既然你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你,咱俩不如打个赌如何?”陈重开口了,故作淡然,心里却十分忐忑。

    “打赌?赌什么?”

    “就赌我能不能治好你孙女的病啊!”

    “治好如何,治不好又如何?”端木震天立马就开口了,一副老子天下无敌,还怕个小小打赌的模样。

    “嘿嘿!”陈重偷偷一笑开口道“治不好我爬到在地上从楼上一点点的滚了出去,同时还由你踩上几脚,治好了,我也不要酬劳,让我拿走你这家里的一样东西可好?”陈重随即认真的说道,这也是玉棒老头的主意,虽然有点作损,可眼下也只能这么做了。

    “哼,难道老夫会怕了你不成?不过你治病的时候,得让老夫看着,若是将我的乖孙女给治坏了,老夫要了你的小命!”端木老者老气横求的说道,手里的拐杖却还在地上点个不停。

    “嘿嘿,上钩了!”陈重和玉棒老人听到这话心里同时一喜,直接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请吧!”端木老爷子气哼哼的说道,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看到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狼狈的滚出去的模样了。

    “哎呀,爷爷,人家是客人,进来两口茶水都还没喝呢,你这是干什么呀?”端木美万万没想到,刚一请陈重进入家门便使得两人顶牛了起来,可是愁苦的很呢。

    “喝茶?哼!”老爷子直接冷哼一声,也是被眼前的小子气着了。

    “是啊,您老人家这么做,不是让人笑话咱们端木家没有涵养吗?”端木美已经着急了,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哼,不就是喝茶吗?等着!”端木老爷子气哼哼的走了出去,见他来到茶几前端起一个茶盏便气势汹汹的返了回来。

    “呀,这老头够用性格的呀!”陈重看他这模样,心里也是好笑,心说若不是玉棒老人提出了这个奇葩的要求,自己还真能和这老人好好的谈上一谈呢,这脾气很合自己心意。

    看老头儿走了过来,伸手就要去接那个茶盏。

    “嘭!”奈何老头一下就将茶盏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大喝一声:“赶紧喝,喝完了赶紧治病!”

    “我去!”陈重一怔,盯着这老头看了又看,感觉十分好笑,不过也没笑了出来,灵机一动,弯腰端起茶杯便一口喝了下去,同时大声称赞:“好茶,好茶呀,好茶,确实是好茶!”

    几声称赞,却听的那老头又冷哼,更是气愤了。

    “陈重,不要和我爷爷一般见识啊,人老了,就和小孩似的!”端木美这便连忙凑到陈重跟前对他赔笑解释。

    “嘿嘿,没事,没事,要是我做出了出格的事,你们也不和我一般见识便好了!”陈重随即嘿嘿的一笑,笑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能,不能,还是再休息休息,再治病吧,我这也不打紧!”

    “不,就现在治!”陈重还没说话了,端木震天老爷子已经又迫不及待了,以他的修真境界何时受过这等侮辱?

    “好,现在就治,不过我再重申一遍,我一旦治好了大小姐的病,我拿什么就是什么,你可是不能反对的啊!”陈重随即又重申了一下,免得这个老家伙到最后翻脸不认人。

    “废什么话!难道老夫是那种输不起的小人不成?”奈何端木老爷子顿时就气急败坏了。

    “好好!”陈重连连点头,心里却乐了:“嘿嘿,这正是我要的结果!”

    端木美无奈,只得带着他们往楼上走了去。

    治病,总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端木美本来要去自己的房间,却被端木老爷子又拦了下来。

    因为他认为那是自己孙女的闺房,不能让这么可恶的家伙进去。

    无奈端木美只得来到客房躺在了床上,然后伸出了一只胳膊来。

    号脉开始!

    当陈重的手指搭上端木美洁白的手腕时,端木震天脸色有些不对劲,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号脉片刻,陈重便说话了:“经脉堵塞,真气不通,用正常的医学手段根本检查不出来!但是会有症状出现,比如突然的经血,痛经等等,久而久之体内真气紊乱,会祸及生命。”

    “啊!”听到陈重这奇怪的诊断,端木震天老爷子顿时一怔,同时也明白了这家伙必然是个修真者,若不是比自己厉害,就是功法诡异,不由的也便警惕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