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6章 医术考验
    但是躺着的端木美听到这个诊断却开口了:““爷爷,人家说的很对,这些症状我都有,我要让他治!”端木美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在让两人吵吵了起来,连忙就开口了,说的话也便有些极端。

    不过还真管用,端木震天老爷子听到这话,冷哼一声,终究是没再为难陈重。

    “好,脱衣服吧!”陈重说话了,同时拿出了一个针灸袋和两颗白色的药丸。

    “脱衣服?”奈何端木老头听到陈重脱衣服这个医嘱,一下就板起了脸。

    “我要给她针灸,不脱衣服行吗?”陈重一看这个样子,连忙开口解释,到了这一步,他也不想有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这端木美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紧身的牛仔裤。

    这两件衣服将她那玲珑的身段完整的凸显了出来,尤其是那丰满而诱人的大腿,别说陈重了,就连她的爷爷都不会去扫视一眼。

    就这种情况下,这个外人居然张口要脱自己孙女的裤子,还是让人家自己脱,这不是找不自在?

    但是听陈重这么一解释,好似也有些道理,而且听家里的保姆说,自己的孙女这两天也确实是脾气不好,去了几次医院都没有检查出结果的,可是愁人的事。

    “哎呀,爷爷,你干什么呀?别总是为难人家,人家是给我治病的!”端木美倒是丝毫的不在乎,尤其是陈重的关系,难道还要避讳这些吗?

    “哼,这小子我怎么看都不像好人!”但是端木老爷子如此想到,还是不放心。

    “呵呵!”陈重笑了一声,没再说别的。

    “哎呀,爷爷,你出去吧,一会儿他给我扎完针,我感觉要是好了,我就会叫你的!”端木美又说话了,却有些不耐烦了。

    这话一出口,立马便使得端木震天老爷子愣在那里,良久都没有反应了过来。

    可是气坏了,不过看看眼前的架势,也只好无奈的走了出去。

    随即陈重便开始给她行针用药了。

    银针在雪白的肌肤上划过,陈重无比的认真,这个时候的他可是不会胡来的,这也真是端木美欣赏他的优点之一。

    行针完成,内服了丹药,端木美又睡了一会儿,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这才将老人叫了进来。

    而进来的老人已经脸色土灰了,可见他心里的郁闷得深到了何种程度。

    “孙女,你没事吧?”端木震天看了孙女一眼,却见陈重并没在房间里,这才松了口气。

    “很好啊,我以前总是感觉小腹胀痛,现在没有了,而且看我的脸色,肯定是好了,我早就告诉过您,人家是个神医,是个好人!”端木美精神很好,脸色红润的和先前也果然是不一样了。

    “真的好了?怎么可能,先前去过那么多的大医院都没好,怎么能好了呢?”端木震天却连连摇头,装作不相信孙女的话。

    其实他也早看出了些什么,对陈重的手段也是心惊的很了,但是还要接着考验下去。、

    而端木美听到这话,也有些着急:“爷爷啊,我自己的身体了,我还不知道吗?”

    “我不管,那个小子呢?”

    “我在这里,前辈,确实是好了!你怎么才能相信呢?”随即陈重微笑着从一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哼,那也不能听你们的一面之词!”

    “呵呵,那前辈说怎么才算好了呢?”陈重突然意识到这是个疏漏,治病也不是立杆见影的事情,若是他要耍赖,自己还真的没办法呢,顿时也便愁苦了起来。

    “哼,我有家庭医生!将他给我叫了过来!”端木震天顿时一声大喝倒也不是那耍赖的主。

    很快,一个文静的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了上来,听到端家老爷子的吩咐,立马便拿出听诊器和血压计给端木美做了一番检查。

    检查结果是端木大小姐的身体状况确实是比以前好了许多,心跳有力,且心律正常了许多。

    “爷爷,还能说些什么?好了就是好了!”检查完端木美兴奋了。

    同时陈重也松了口气。

    “不行!”但是端木震天却还不认输,听他一声大喝,又刁难了起来:“别人说的都是假了,你要真的这么神,看看我有什么毛病!”

    陈重最受不了这种怀疑,但是为了玉棒老人,只好又忍了下来。

    请这个老人做到客厅的桌子上,然后给他诊断了起来。

    俗话说中医诊病有望闻问切,但是这个老头却一问三不知,好似要陈重来猜似的。

    陈重无奈,只好靠望闻和切来给他判断。

    端木美也跟了出来,端木家的佣人也都跟过来看热闹。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不一样。

    端木老爷子淡然是满脸的怀疑。

    有同样表情的还有一边的那个医生。

    而端木美却是完全相信的。

    一边的其它用人不置可否,而陈重却是一脸的凝重。

    这种古老的办法治病很是有效,但是诊病还是有些欠缺的,还好陈重还有其它的手段,当他的手指搭上老头的脉门的时候,一股真气便顺着他的筋脉进入他的体内飞快的游走了起来。

    而端木老者还丝毫不觉了。

    等游走了一个周天的时候,陈重开口说话了:“你年轻的时候练功过甚,兼且太过风流,换过一个肾,现在又出现了问题,从症状上来说有尿频尿急尿不尽的症状!且修行已经停滞!”

    陈重直接点出了他的修真身份。

    “啊!”端木老爷子脸色顿时一变,想要矢口否认,可换肾此事是家里公开的秘密,谁都知道,这还怎么否认。

    一抬头看到了所有人对陈重佩服的目光,他这便更是尴尬了。

    想了想直接甩了甩手,开口呵斥道:“不对!太不负责任了。”

    陈重看到他的表态,眉头一皱,心说居然都没挑明修真者的身份,那我就给你用普通的办法解释一下:“前辈,您身为前辈,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已应该是最为清楚的,就算我先前的话说的不太合适,但是只要换肾一件事真实发生过,那我的诊断就是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