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7章 端木南天
    “哼!”端木震天冷哼一声没再说话,他身为端木家的先祖,威严自在,只是闲来无事,起了童心才和陈重这么戏耍一番,小小赌约,他哪里能不认输?

    先前的一番为难也只是考察陈重的涵养而已,他当然看出自己的孙女是看上人家了。

    而事情到了这一步也该结束了。

    陈重站在一边,被这老人一刁难,心情也是紧张,就等着他认输了,抱起他家里的骨灰盒就赶紧离开。

    “叮铃铃!”短暂的僵持中,门铃突然响了。

    不等欧阳震天吩咐,保姆赶紧下去开门。

    随后一个面向威严,气度不凡的男人走了进来。

    陈重也第一时间扭头看了过来,看到此人的时候,他的瞳孔骤然一紧:“又是个实力不俗的修真者!”

    再看他长的浓眉大眼,面相周正,十分正派的模样,遂再生几分好感。

    “先生回来了?”保姆和下人们连忙弯腰行礼。

    “爸爸,这是咱们家的客人,给我治病来着。”端木美连忙走上前来,郑重的先给他介绍了陈重一番。

    当然她也是怕自己的父亲再来为难陈重。

    但是她的父亲端木南天目光如炬,一下就看出眼前的这个小子虽然年轻,可体内有蓬勃的元气,修为应该比自己还要强呢,也便起了爱才之心。

    “伯父!”陈重随即弯腰行了一礼。

    “好好!”这个男人点了点头,对陈重的印象更好,再一扭头看到自己的女儿已经没了筋脉不通的症状,居然能修炼了,这些开始喜出望外,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你,你,你真的好了?是这位先生给你治好的?”

    自己女儿的病,他自然是比谁都清楚,就连他苦寻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法,这个小子居然给治好了,真的事天大的惊喜!

    他激动中上千两步,握住陈重的手便开口了:“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太让老夫刮目相看了,了不得,了不得,老夫端木南天!”

    在他说话的同时,将一股真气渡入了陈重的体内算是试探,但是却如泥牛入海毫无声息,这便使得他更加的诧异了,盯着陈重看个不停。

    端木美看到这一幕也放松了。

    “咳咳,是老夫输了,我家的东西随便你拿!”端木震天也闹够了,对陈重也开始认可,不过声调还是无比的冰冷,说完后就直接扭头下楼了。

    不过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又回头对着陈重老气横秋的说道:“小子,你若能再棋艺上能胜得了老夫,老夫才真正的服你!”

    “呵呵!”陈重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端木震天玄功通天,却不再愿意打打杀杀,如今的爱好却是下棋,能说出这话也是真性情的流露。

    陈重自然能感知道,对他的厌恶这也便再次消减了不少。

    “不错,不错,小伙子,千万不要走了,中午就在这里用餐!”端木南天接着说话了。

    盛情难却,尤其是端木美一个劲的用眼神示意自己,陈重这便点了点头,不过这时的他却想到了一个奇怪的问题:“端木美经脉一通,会不会努力修真?”

    不过这却不能他能左右的了。

    “还看什么呢?赶紧去准备去!”端木南天扫视了一眼那些还在看热闹的佣人,大喝一声,使得他们利索的赶紧准备去了。

    随后端木南天,也便是端木家的族长,将陈重请到一边沙发上,开始了畅聊。

    从家世出生,到如今的事业;再从端木美的疾病聊到如今的世道。

    可以所两人聊的非常投机,端木族长对陈重无比赏识,陈重也开始敬重起这位前辈的学识和为人处事来。

    而一边的端木美静静的听着,只是偶尔才会插嘴说上两句,一时间客厅里的气氛非常的融洽。

    如此陈重便犯难了,因为自己体内的玉棒老人还惦记着人家先祖的骨灰盒呢。

    所以在聊天的同时,陈重也暗暗的开始和玉棒老人沟通了起来。

    “你到底为何非要人家的骨灰盒呀,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嘿嘿,让你弄就弄就是了,对我有好处便是对你有好处,何必这么啰嗦呢?”奈何玉棒老人反而遮遮掩掩了起来。

    “哎,你可知道这事得有多损?你要是拿这个东西没多大用的话,还是别得罪人了!也太损了!”陈重开始祈求这个老头了,因为这事好比掘人家的祖坟,实在是太损了。

    “嘿嘿,到手了我在告诉你如何?若是成功了,老夫将你的治愈能力再提高一个层次,如何?”

    “啊!”暗中交谈的陈重有些诧异,没想到玉棒老人居然提出了这么优厚的交换条件,看来这个东西对他来说,确实是重要。

    不由的陈重便又犹豫了起来。

    犹犹豫豫的到了用餐的时间,这一餐果然丰盛,全是山珍海味,卤野兔,鲍鱼大龙虾。

    虽然陈重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却也感受到了端木家对自己的重视。

    尤其是端木美和端木南天,对自己敬重有加,还这么的热情。

    思来想去,陈重都感觉自己不能这么做。

    宴席过后,几人再次一番畅聊,真是话一投机总嫌少,这一聊天色就快晚了。

    陈重起身告辞,也准备放弃索取骨灰盒的要求,虽然那玉棒老头一再要求。

    拜别端木南天,这便就往门外走了去。

    “站住!”就在这时就连餐桌都没上的端木震天却再次出现了。

    “啊,前辈,什么事?”陈重也再次一怔。

    “打赌我是输了,你拿走一件东西,否则便不能出了这个家门!”端木震天冷冷一喝,直接就挡在了门口。

    “看看人家都主动提出来了,你要是再不拿,那可就是朽木不可雕了,小心玉棒爷爷我生气啊!”同一时间,体内的玉棒老人再次催促了起来。

    “怎么办,可怎么办?”一时间陈重犯了愁,步入修真,所谓的仁义道德淡了许多,却又显得这么珍贵,他认为自己应该想出个万全之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