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8章 金家的挑战
    “父亲,这是怎么回事?”端木南天开口了。

    端木美连忙凑上前去在爸爸的耳边低语了一会儿。

    端木南天会心的一笑,也十分真诚的对陈重开口道:“小伙子不必有疑虑,我家老爷子的脾气就是这样,让你拿,你就随便拿便是了,哈哈,我这大家大业的,也拿不穷!”

    看到如此豪爽的端木家主,陈重还在犹豫,但是体内的玉棒老人上蹿下跳的已经躁狂了。

    说话的声音都严厉了起来:“快点,不要再啰嗦了!”

    “哎!”陈重听到他这话,长叹一声,一咬牙,开始行动了。

    见他一咬牙,口吐白沫,然后全身颤抖了起来,颤抖的同时大喝了一声:“哎呀,我走火入魔了,马上神志不清,那我就拿上一件东西先离开吧!”

    说的好似是呓语,说完后陈重一个箭步冲到一便的供堂上,伸手一抄,抓起那个骨灰盒就夺门而出。

    速度快到了极点,端木家的人一时间都没反应了过来。

    “他真的走火入魔了?”端木美喃喃自语道,很是担忧。

    端木族长眉头紧皱,既有担忧也有怀疑。

    “他拿走了个什么东西?”端木震天却最先反应了过来。

    “灵堂上的骨灰盒吧!”保姆说话了,也不十分的肯定。

    “没错,是骨灰盒,你们看那里还有吗?”保安确人了。

    “什么?”端木家的人顿时便大吃一惊,然后尖叫着夺门而出,追赶陈重而去,但是陈重早已在十多里开外了,惭愧中连手机都关了。

    这一番狂奔便是三个小时过去了,驱车来到一个隐秘的公园里。

    陈重先将骨灰盒放在石凳上,然后准备好好的和玉棒老人谈谈了。

    “嘿嘿,嘻嘻,呵呵!”奈何这老家伙只是一个劲的傻笑,好似兴奋的迷失了自己。

    “喂喂,玉棒,前辈,老头儿,你倒是说话啊!”陈重几番催促,快要发火的时候,才听他有了回应。

    “呵呵,得手了就好,等我展示他的功用给你来看,这样,你将里边的骨灰撒了!”这就是玉棒老人的话。

    听的陈重更是眉头大皱。

    “哎呀,看你这副模样,有什么可愁的?这样吧,你再去买个骨灰盒将他的骨灰收敛起来,再送回去不就是了,刚才看你停机灵的啊,居然会装疯!哈哈!”玉棒老人心情很好,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哎!”陈重无奈只得再次驱车来到了丧葬公司,等买来另外一个十分精妙的骨灰盒将端木先祖的骨灰移动过来的时候,才有些好奇的像玉棒老人问道:“说吧,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但是没有回应,一低头,却见那个端家的骨灰盒居然飘飘忽忽的飞了起来。

    一米两米,十米,骨灰盒的底部有个古怪而玄妙的图案,闪闪发亮,神秘无比,好似一个阵法似的。

    果然是有些玄妙,看看四周没有平民,元气一动便要追了过去。

    “哈哈,小兄弟,我先玩耍一会儿,你赶紧将骨灰送回去吧,哈哈,免得你小良心过意不去!”也就在这时突然从空中传来一声尖笑,却原来玉棒老人。

    “啊,原来这个骨灰盒有承载灵体的作用,怪不得这玉棒老人这么兴奋呢!”陈重恍然大悟,不过却没他那么好的心情。

    感慨了一番,便开始收拾骨灰,然后准备连夜给人家送了回去。

    本来行下此事就太没面子了,哪里还敢耽搁,收拾好后,他对着新的骨灰盒拜了三拜便连忙出发了。

    但是当他返回到端木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了十分怪异的一幕。

    在他家的门口停着一辆武装押运的车辆,车顶有一个扬声器。

    正有大喊大叫声,从车上发出来,却是向端木家叫嚣。

    听来好似是挑战一类的话,陈重疑惑中便走了下来。

    围着这辆车查看了一下,却见车门紧缩,车上没人,只是有大喊声不停的传了出来。

    听了一会儿,陈重也听明白了。

    确实是一份挑战书,内容是这样的。

    “端木家族,蛇鼠一窝而已,行事苟苟且且,总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今日我金家家主金凌云向尔等挑战,端木震天好吃好喝几天,准备赶赴阎王殿!”

    后边还说明了挑战日期和挑战人。

    这种事还真是奇葩,不过陈重可知道那金家绝对是不好惹的,这是端木家的麻烦到了。

    想起人家的恩情,直接真气出体,便对着那辆汽车拳打脚踢了起来。

    陈重如此举动是在维护端木家,见他一拳打碎了车窗,然后再飞起一脚,见此车前台的电路全给断了。

    电路一断,广播声没有了。

    陈重这才往端木家走了去。

    刚走出二十多步,如感觉脑后生风巨大的气浪冲击了过来,同时还有轰隆隆的巨响。

    陈重没有犹豫,一个跟斗便折返到了端木家门墙的后边。

    还好他功法高深,手里的骨灰盒没事。

    “轰隆隆!”是那辆汽车爆炸了,巨大的爆炸冲击波,震碎了端木家的玻璃,摧毁了他家门前的草坪。

    于此同时端木家的人冲了出来,看到陈重都很诧异。

    “啊,伯父,这是怎么了?”陈重自知理亏,连忙上前关心的问道。

    “没事,一份战书而已,你不是走火入魔了吗?现在感觉怎么样了?”端木南天说话了,果然是很有涵养。

    “啊,走火入魔啊,好了,好了,只是毁坏了伯父家先祖的骨灰盒,我给您换了一个,又赶紧送了过来。”陈重连忙上前说道,十分的诚恳,虽然这是谎话,但是他也只能这么说了。

    “陈重,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走火入魔呢?太可怕了,现在感觉好多了吧?”端木美也出来了,看了看那爆炸场面很是心惊,看完之后,这才奔到陈重跟前关心的问道,她表现出的担忧可是情真意切的。

    “没事!”陈重恍惚的说道,怎么都感觉对不起人家。

    应答了一声,也没敢在多说其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