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9章 或有阴谋
    “看你六神无主的样子,快进来吧,把这个给我!”端木美将骨灰盒接了过来。

    “嗯。”陈重有些意外,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是十分的看重那个骨灰盒,想到这里,心里的愧疚便略微的少了些。

    再看端木南天,见他站在破碎的门前,脸色肃然,却更显威严。

    他的眉头好似是皱着的,却没有丝毫的惧意。

    一个人简单的站在那里,就好似不崩的泰山,让人不由的尊重。

    “伯父,是金家挑战,大可不必理会这种事的!”陈重直觉此事没有那么简单,遂如此劝说道。

    “先进去再说!”端木南天很能沉的住气,看看外边再也没有了危险,这便再请陈重进屋,临了又念念叨叨:“这金家也确实不像样子,居然毁坏了我家的草坪,哎!”

    走在前边的陈重听到这话一怔,对他也敬重了许多,因为这人的涵养真的不错。

    但是一进门,便看到了怒发冲冠的端木震天,立马便又紧张了。

    “他m的,居然敢挑战我端木一家,也不打听打听我端木震天的威名,真是一时不出门,蛇鼠皆横行,这帮不知死活的东西们!”端木震天正在破口大骂呢。

    在他的脚下,大理石的地板早已经碎了好几块。

    都是被他跺脚震碎的。

    当他看到端木美抱着骨灰盒走进来的时候,顿时便是一声大喝:“站住!”

    半只脚刚刚进来的陈重不由的出了一声冷冷,不安的等着下文。

    但是端木震天立马就对着陈重大吼了起来:“骨灰盒怎么换了?你小子不会走火入魔,将骨灰给吞了吧!”

    “不,不,没有,没有,只是将盒子损坏了而已!”陈重连忙走上前来解释。

    “行了,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总是这么毛手毛脚的,将这东西放回原位,再上上香,这次老夫便放过你了!”意外的端木震天居然通情达理了。

    “哦。”陈重如释重负,连忙答应,然后行动。

    当他路过茶几的时候,看到了一封血红血红的挑战帖子!

    略微扫了一眼,见措辞也是相当的难听,好似有血海深仇似的,顿时感觉若不是有天大的误会,便是有人暗中挑拨离间。

    心情不免就有些沉重。

    “你真的没事吧?今天你出门的时候,表现很吓人的,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端木家的,我们已经会鼎力相助!”端木美大眼忽闪忽闪的,可是满眼的柔情。

    “没事,确实是没事了,不用为我担心!”以陈重的性格,在这个时候是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强悍的,但是想起那事本来就是自己的一个龌龊的行为,顿时便没了兴致。

    “迎战,迎战!我虽然年逾古稀,也不能让这些人模狗样的家伙看轻了!”当陈重祭拜端木家先祖赔罪的时候,端木震天开始怒吼个不停。

    而端木族长盘膝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一言不发。

    “陈重,你跟我来!”端木美轻声开口,然后往楼上走离去。

    陈重一怔,见端木族长点头认同,也便没再犹豫,往楼上走了去。

    来到楼上客厅,端木美坐下,然后开门见山的便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陈重,我的父亲说你不是凡人,实力不俗,所以我才要相求于你。”

    “说吧,咱们还分什么彼此?”陈重到现在还为骨灰盒的事内疚呢,也巴不得能有赎罪的机会。

    “这次金家向我们挑战,我隐隐感觉不好,究竟不好再哪里,我说不上来,只是我的爷爷他这一生活的可是相当不易,我,我不希望他出事!”说完端木美又盯着陈重看了两眼,眼神十分的复杂,有期盼更有担忧,还有惊慌。

    “姑娘请放心,我会尽力的。”陈重明白了,她这是想要自己帮忙,但是又不确信自己有这个实力。

    想了想,便认真的点了点头,反正自己已经决定要插手此事了。

    “那你就多费心吧。”端木美的感动无以言表。

    “但请放心,姑娘也要多多保重哦!”陈重彬彬有礼的说道,同时还不忘看了一眼她胸口的那个玉净瓶。

    “杀,杀,杀!”就在这时,从楼下传来的震天的喊杀声,陈重利用透视一看,见端木震天已经演练上了,而端木族长还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这种场合也不能再待下去了,陈重这便起身告辞。

    出来门拜别端木美,陈重悄悄的在他家周围又是一番检查,发现再没了危险,这才松了口气。

    略微放松下来,陈重准备驱车离开。

    “啪啪啪!”车子正要驱动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东西在敲自己的车窗。

    陈重一扭头,看到了那个骨灰盒。

    一个骨灰盒孤零零的悬浮在那里,敲打自己的车窗。

    而且是在深夜十分,即便是几乎已经通神的陈重都被吓了一下子,车窗摇下骨灰盒飘了进来,便没好气的责备了起来:“难道你不择手段的弄来人家的骨灰盒,就是想要吓人吗?”

    “不不!”身体内又传出玉棒老人的声音,使得陈重再次一怔,对这玉棒老人神出鬼没的做派也是颇感无奈。

    不过想到人家是个灵体,也便释怀了。

    驱车上路,行驶了一段,才又开口问道:“先前看你兴奋成那个样子,肯定不会只是要驾驭这个骨灰盒出去逛逛那么简单吧?”

    “聪明!我看上的其实是里边的这个法阵,虽然残缺不全,在别人手里没用,可是老夫能将其修复,哈哈!桀桀!”玉棒老人又说话了,难于掩盖的喜悦充斥在他的话语间,可见他确实已经兴奋的忘乎所以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法阵呢?”陈重也来了兴趣,心知这玉棒老人一身神鬼莫测的手段,能入了他的法眼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

    “嘿嘿,此事,你就不用的操心了,你的任务便是泡妞,然后取得能与老夫交换的资本。现在你想这么多,不是多余?”玉棒老人此话出口,使得陈重只能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