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2章 上官芳芳
    “怎么办?我可怎么办呢?”搜索之后的女孩,再也安静不下来了。

    惶恐中,女孩抬头往外边看去,见车辆正是往中心医院的方向行驶,略微的放心了一些,再看看前边这个酷酷的男人,遂准备主动探听些什么。

    同时将手机握在手里,准备发出信息,让朋友替自己报警了。

    但是汽车正驶过一个隧道,手机没有讯号。

    女孩身子往前探了探,不安的开口问道:“先生?您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呀?要不别麻烦了,将我放到路边吧!”

    但是陈重没有说话,此刻他正在和玉棒老人商量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呢。

    两人正在讨论刚才那个剑客的真实目的呢,玉棒老人还问了端木家的事,也是感觉此事非常蹊跷。

    直到后边的女孩开始敲椅背,陈重这才回话:“怎么了?”

    “您为什么要这么帮我啊?”女孩这么问的时候已经非常不安了。

    “我是一个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陈重随口说道,还有几分自豪。

    “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姑娘是不是有什么疑虑?你来看看我的证件!”陈重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中所想,直接从一边的文件夹里将自己行医证书给她递了过去,同时坦诚的讲道:“陈重,您可以随便查阅我的资料,绝对不是心怀叵测。”

    “这么坦诚?”女孩诧异的拿起手机,再对照他的证件开始查阅了起来。

    这一查阅,便放心了,更是震惊,看向陈重的时候,还生了几分内疚。

    “姑娘,能不能介绍一下您自己呢?多一些信任,便能省去不少麻烦!”陈重见她释怀了,便如此说道。

    同时也放慢了车速。

    “我家复姓上官,我叫芳芳,我娘在我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的父亲是个普通工人,相依为命到如今,我却还没有出息,不能给我父亲尽一点孝心,呜呜!”刚说了两句,叫上官芳芳的女孩有哽咽的哭了起来。

    陈重知道她性情单纯,也不见怪,单手又抻出两块纸巾给她递了上去。

    “我的爸爸有个梦想,就是看一看大海,但是他为了我这么多年操劳,居然连这点闲情逸致都没有,好不容易等到我毕业了,我却连工作都找不到,我真是没用,呜呜!”上官芳芳又哭了起来,在看了陈重的资料之后,居然将心里的话全都倒了出来。

    这种表现使得陈重也是感动,同时感觉和单纯的人交往真是轻松,还如此的舒服。

    等上官芳芳不哭了,他才又开口问道:“你没有交过男朋友吗?”

    其实这个问题是玉棒老人的问题,玉棒老人还惦记着自己的精血呢。

    “呜呜,没有,在学校我就是一心一意的学习,那里还顾得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上官芳芳说完后擦擦眼泪看了看陈重,本来要说说车子的事情,但是中心医院到了。

    夜幕下的医院依然忙碌,陈重也不啰嗦,跟着上官芳芳便往楼上病房走了去。

    路上上官芳芳还问个不停:“陈医生,您真的有办法?这家医院可是已经下了死亡通知书了呀!”

    “各有各的看病方法,让我看看再说吧!”陈重也不托大,一路上有意无意的靠近上官芳芳,呼吸两下她散发出的体香。

    感觉非常的舒服。

    尤其是她的身段,结实而丰满,这绝对是个居家的好女人。

    对她,陈重是真的心动。

    “叮铃!”电梯停了,两人来到了护士站。

    “上官成的家属?”护士看到上官芳芳主动问了起来。

    “没错。”

    “让你买的东西都买了吗?”

    “这,这个,我一会再去行不行?”上官芳芳有些难为情。

    “一会儿?那你一会儿去吧,若是耽误了你家老爷子的二次抢救,谁的责任?”护士顿时就不喜了。

    听到这话,上官芳芳顿时有些六神无主。

    陈重看这个护士皮肤干燥,眼圈发黑,显然是经过了繁重的工作。

    倒也不和她一边见识,客气的开口道:“没事,不会有事的。”

    “咦?你是谁?你说没说事就没事啊!”护士大眼圆瞪,盯着陈重看了看,心情更是不悦。

    “这,这,这个是我请来的医生,来给我父亲看看。”上官芳芳不想让陈重为难,这便小声的说道。

    “啪!”护士直接就将病例板摔在了桌子,心中烦躁的怒火也终于爆发了:“什么?你的父亲在我们医院刚做了手术,还生死未卜呢,你居然从外边请了个大夫来给看病,我说你是你傻呢,还是拿我们当猴耍呢?”

    听到这连串的责难,上官芳芳犯了难,她也确实知道自己父亲的情况确实不太好,而且这中心医院是全国有名的脑科医院,或许自己这么做,确实是有些出格了。

    想到这里,不由的看了陈重两眼,眼神楚楚可怜。

    “不要激动,我就是作为朋友看上一看,并没有别的意思。”陈重连忙解释。

    “看看?我就明给你说吧,就她父亲那个病,折腾了我们一天了,要是能活着出院,我叫你爷爷!”护士烦躁至极,看都不看陈重一眼,狠狠的发了一通牢骚,然后坐到凳子上再也不起来了。

    脾气这么火爆的护士,陈重还是第一次见到,猜测这应该是手术室的护士,所以说话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呜呜!”听到这话,一边的上官芳芳,忍不住就又哽咽了起来。

    看到这种情况,陈重灵机一动,突然决定开个玩笑,想了想便开口道:“好,就按你说的,若是她的父亲能活着出院,你就给这位小姐道歉怎么样???”

    “切!没功夫搭理你,还有你,有空赶紧去将东西买了啊,让你买,你说回家拿,回家拿,又拿不来,还生出这么多事来!”护士随即又是一顿牢骚,然后才气恨恨的坐到凳子上生闷气去了。

    “呜呜!”听到这话,上官芳芳却抽泣的更是厉害了,心里的委屈也无穷加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