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3章 无以为报
    “姑娘别哭了,明早你的父亲就能健康的醒来!”陈重看上官芳芳哭的这个伤心,认真的安慰道。

    “疯了吧?走走!别再这里烦人!”而护士却翻了翻白眼,十分不耐烦的挥手说道。

    “记住你说的话道歉哦!”而陈重只是笑着对护士强调了一遍,然后拉着上官芳芳往里走了去。

    “这人有病吧?”当两人离开护士台的时候,有另外一个护士打着哈欠从里边走了出来,如此说道。

    原来她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可不是吗?不太正常,好似是个骗子!还要我给他们道歉,真是疯子!”先前的护士没好气的说道。

    却也开始忙手头的工作了。

    “呜呜”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上官芳芳还在抽泣。

    陈重先透过门窗往里看了去,这是个重症监护病房。

    在床上躺着一个满头是纱布的老人呢,呼吸微弱,行将就木。

    陈重没有犹豫,捏着脚步走了进来。

    上官芳芳轻轻跟随。

    “这就是你的父亲?”

    “是的。”

    陈重没有再多说什么,上前握住了老人的一只手。

    随后体内古兽内丹运转,促动暖流往他的体内开始注入。

    “我的父亲一生操劳,吃够了苦,却没享过多少福,等供我上完了学,却又突然脑梗死,哎!”上官芳芳并没有感知到陈重的动作,还在伤感的讲自己父亲的苦楚呢。

    “嗯。”陈重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然后集中意念,催动那股暖流往老人的头部奔了去。

    暖流充满了生机,可复苏万物,在老者经脉中运行的时候,他的心律和血氧瞬间加强了。

    而上官芳芳还没发现异常,只顾伤感的讲述不停:“我的父亲喜欢吃烧鱼和红烧肉,这是他还能维持的唯一的一个爱好了,也可能是这个缘故吧,突然的就得了脑梗了。”

    “平时血压如何?”陈重听到了她的话,只能这么回答。

    “不知道啊,我父亲的事一直很少让我管,哎,看来是我疏忽了!”说着上官芳芳蹲在床头开始端详自己的父亲。

    她这一蹲,又是个撩人的姿势,看得陈重心神一荡,古兽内丹的重的暖流不由的发出,使上官芳芳受到了影响。

    “啊,这么热啊,医生你看我爹的情况如何?”上官芳芳站了起来,满脸的燥热,也已经是春心荡漾了。

    但是这是什么地方?

    陈重幡然醒悟,然后开口:“姑娘,您能不能到楼下给我买几瓶水?”

    “哦?是给我父亲用吗?”上官芳芳精神有些恍惚,走到门口了又回头问道。

    “没错!”

    上官芳芳走了出去,陈重不由的又感叹了起来:“她家都遭遇了这等大难,却还追着自己给自己修车钱,也真是心底善良。”

    感叹之后,专心致志的又开始调集体内的暖流开始冲击上官老人已经梗死的脑组织。

    这些暖流在他的脑袋中,很快就构筑了生机之海。

    时刻不停的对他的脑细胞和血管在进行修复。

    就好似胎盘在营养生命,又好似大树木在凝聚果实。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修复完毕。

    陈重松开了手,但是老人还没有醒来。

    “医生,这点够用吗?”上官芳芳刚好在这时走了进来,在她的手里拎着一个。

    “可以!”陈重起身结果,然后打开一瓶直接喝了起来。

    “原来是喝呀!”看到这一幕,上官芳芳便诧异了。

    经过前番的治疗,陈重也有些疲倦,便坐在凳子上休息了起来。

    而上官芳芳站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他还等着他治病呢。

    “姑娘,你父亲的情况我看了,若是能挺过今晚,就康复了。”陈重思来想去,感觉还是不要给芳芳解说这里边的治疗原理的好。

    “啊,医生说的可是真的?可是,可是您还什么都没做呢?”上官芳芳可是十分的怀疑。

    “无妨,我帮你祈祷了,这样吧,我在这里陪着你,明早看结果如何?”陈重淡然一笑,也不想在解释太多。

    “真的行吗?”上官芳芳虽然十分怀疑,但是也不好说的太直白。

    想了想拉着陈重来外边的楼道里坐了下来。

    “加油沟通感情,沟通到她自动献身!”陈重在外边的凳子上刚一坐下便听到了玉棒老人急躁的喊叫,不禁也是心烦。

    “陈医生,我看了你的车子好贵的,我给您的那点修车费肯定是不够,您算算多少钱,我分期付款可以吗?”上官芳芳对陈重的医术将信将疑,出来一坐下便又提起了车子追尾的事情。

    “姑娘,你相不相信缘分?”陈重闻言却淡然一笑,跟她谈起了感情。

    “缘分?相信啊!”

    “咱俩这其实就是缘分,有缘相见,再心心相惜,所以我便来给你看病了!一个车子不是个问题,我是有保险的。”陈重诚心的开口说道,也是真心的。

    因为他对上官芳芳确实是有极强的好感。

    “为什么呢?”上官芳芳单纯的厉害,连陈重的示好都没听明白。

    “呵呵,不说了,说你的父亲吧,只要你的父亲明早能够醒来,便好说了。”陈重知道适可而止,说完后一直陪她在这里守候老人。

    快要天亮的时候,才到下边的车里休息了起来。

    上官芳芳坐在外边的凳子上也睡了过去,睡的迷迷瞪瞪,听楼道里的脚步声多了起来,这才揉揉眼睛坐了起来。

    做起来的时候,发现身上披着一件男人的衣服,一猜便知道是陈重的,这便有些感动。

    等她来到病房的时候,见父亲脸色红润,居然睁开了眼睛。

    兴奋的她连忙奔到门口大喊了起来:“医生,护士!快来啊!”

    昨晚的两个护士已经到了将要下班的时间,听到大喊也不得不赶紧赶了过来。

    “你的父亲没有熬过去?昨晚怎么不叫人呢?”

    “你没有守护在你父亲的病床前?”两个护士走到跟前,直接就对上官芳芳指责了起来。

    “不,不,我父亲他睁开了眼睛!主治医生呢?”上官芳芳却不理会两人的责备,欣喜万分的说道。

    “怎么可能?最好的结果也应该是个植物人的啊!”两个护士根本就不信,病危通知书手术前都已经下了,她们可不相信会有奇迹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