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5章 暗中调查
    上官芳芳着急的说完,又感觉不妥,直接从一边的包里找到笔和本,开始先写自己的地址和电话了。

    写完后递给了陈重,同时开口道:“陈医生,这是我家的地址和联系方式,现在我就邀请你到我家去做客,当然什么时候到,就看您的时间了。”

    陈重接了过来,非常认真的放好,然后将自己的名牌递了上去。

    如此上官芳芳才略微满意,不过一再嘱咐:“陈先生,我一定会上门拜访的。一定会上门拜访的。”

    感激涕零,说的就是上官芳芳现在的表情。

    依依惜别,上官芳芳一直就陈重送到了中心医院的楼下,这才折返了上去。

    等她来到楼上的时候,想要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这一打开书包,惊呆里,见里边居然放着七八万现金。

    这正是芳芳现在最需要的,先前给自己的父亲做手术,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现在她正联系人卖自己的房子呢。

    而眼下父亲的病情出现了转机,也用不了那么多钱了,有着几万现金,不但不用卖房子了,爸爸的术后康复都有了保障。

    上官芳芳虽然知道不应该要这些钱,可眼下也没有办法了,惆怅了一会儿,不由的想到:“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不过此刻的陈重已经驱车往家赶了去。

    他准备好好的休息一番然后干大事。

    “小伙子,我很需要经血啊!”路上玉棒老人说了这么一句,也没再说别的。

    “我需要的也不少,稍安勿躁!”陈重随心说了一句,然后便没再说别的。

    两者共存一体,很多事还是很默契的。

    一回到家,陈重便舒服的洗了个澡,然后好好休息了一晚,是准备第二天好好的调查一番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还没有亮,陈重打车再次来到了端木家所在的富人区。

    他是这么想的,居然他们接到了战贴,必然会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内情。

    车子到达端木家百米开外,陈重便下车了,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别墅的墙外。

    大概的测量了一下,然后穿墙术和隐身术同时展开,陈重便冲了进去。

    冲进去之后,陈重突然发现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都还没起床呢,包括保姆和家里的保安。

    看来这是他家的生活习惯,想了想,这便悄悄的来到二楼客厅,找一个角落安静的隐藏了起来。

    这是一个修真家族,陈重可不敢大意,呆在墙角,呼吸都做了控制。

    “陈重,陈重,你不能这样啊!”突然从房间里传出一声呢喃。

    可把陈重吓了一跳:“难道被发现了?”

    正要调集真气准备应变,却又听到了别的声音:“陈重,你个大坏蛋,你这张丽丽关系暧昧,难道不顾及我的心里感受吗?大坏蛋!”

    随后还有两声巴咂嘴的声音,这下陈重明白了,原来是房间里的端木美在说梦话呢,顿时便有些苦笑不得。

    静静的等待中,过了不到十分钟时间,却听楼下传来了呼呼哈哈的好似是练武的声音。

    陈重认真听了一下,听呼吸应该是端木家的老爷子端木震天的在运功。

    灵机一动这便悄悄的往楼下摸了过来。

    来到门口一个穿墙术,小心的进入到了房间里。

    但是进入房间就好似转换了空间,顿时便好似处在了一片原野里,非常的奇怪。

    “这是玄妙的阵法,用阵法布置出的独特空间。怪不得他家能有那么玄妙的骨灰盒,却原来祖上有阵法高手!”玉棒老人一眼就看了出来,不由的感叹道。

    “这么厉害?”陈重闻言很有些吃惊,抬头看去,可不是吗?

    眼前出现的这个空间,好似是一个原野,而且十分明亮,但是空中却没有太阳,地上是一望无际的草坪,却看不到山石,空间里也没有风。

    而端木震天也正好在其中翻飞不停的练功呢。

    见他手持一把大刀,身随刀走,刀如天边流云,且有开天之势,正在匆匆见翻滚不停呢。

    远处看去,就好似一条游走的白龙在咆哮,声势十分的惊人。

    “这是一套上古刀法,大开大合以刚猛取胜,不简单!”玉棒先生轻轻的评论一声,陈重深以为然。

    而陈重更注重的是他的修真境界。

    从气息上感知已经相当不弱,真气悠长雄厚胜过自己。

    但是观察一会儿,陈重便发现了他的弱点,首先刀法刚猛有余,后劲却略显不足。

    而在他运功的时候,还会有沉重的呼吸声传了出来,这也是真气运转不畅的表现。

    看着,看着。

    陈重还暗暗的拿自己和他做了一番比较,最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若是和他交手,自己能胜他,但是也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一套刀法,九九八十一势,当端木震天演练完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外边的保姆和保安们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同时有施工人员来到门口给他就修缮房屋。

    这便是隐身的陈重从练功房里出来看到的一幕。

    “哈哈,又是美好的一天,老夫还能大展雄风做些事情!”随后,端木震天便出来,听他哈哈大笑一声,豪爽无比,大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气势。

    陈重却听出来了,他所说的做些事情,必然就是应对金家的挑战。

    看看前面的桌子上,已经没了那份战帖。

    而端木家主,端木南天一大早的便不见了踪影。

    陈重知道这种传世的大家族都是有些秘密的,也只是希望这个端木震天能不经意的说出一些此次挑战的内情。

    “爷爷,一大早的你就练上了,离越战的日子还早着呢,您老人别练得过火了,到时候反而泄了真气!”正在这时,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

    陈重抬头,见是端木美走了下来。

    此时的她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蓬松,却别有一番风姿。

    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睡觉的事情,尤其是对已经和她有了亲密接触的陈重来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