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6章 端木家的境况
    “怪孙女,不用激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怒发冲冠时,老夫愿葬身杀场!”端木震天听到孙女的话,豪气的回答。

    “爷爷,我给你做牛排好不好?”而端木美可是有些心酸,想自己的爷爷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替家族争斗,心里也是有些不好受的。

    所以才决定一大早的便为他补补身子。

    而一边的陈重知道暗中偷窥可不是君子所为,所以也想着赶紧得到点有用的信息,或者做点什么能使自己稍微放心,然后离开。

    幸运的是餐桌上,端木震天很快就提到了这次的挑战:“金家家主为了一个族中后背,便要与我端木家大打出手,老夫便教教他怎么做人!”

    “爷爷,那个向咱们挑战的金家人的实力如何?”端木美关心的始终是爷爷的安危。

    “咳咳,管他实力如何,老夫就是拼命也将他斩杀了!都挑战到门上了,岂能容忍!”这端木震天脾气火爆,自然受不了这等侮辱。

    说完,见他拿出餐刀切下一大块牛肉塞到了嘴里,牙口还是不错。

    这算是孙女的孝心,吃来也是津津有味。

    “可惜我经脉刚通,若是修真有成,便能代爷爷接受挑战了!”餐桌上的端木美端着一杯奶茶,抿了两口,不由的说道,不甚唏嘘。

    “呵呵,不急,爷爷还没老朽,你若有意踏入修真,现在也不晚!”端木震天虽然脾气古怪,可对自己的孙女,却是无比溺爱的,她简单的一句话,都能使得自己心中温暖。

    “爷爷,要不咱们找个帮手,我可听说那金家好多高手的,看咱家的情况,爸爸还不能出手,您老人家又年事已高,若是生个意外,我可怎么活啊!”端木美半撒娇似的说道,不过满满的关切可是真的。

    说的这个帮手,她想到的却是陈重。

    “咳咳,你爷爷我英雄一世,岂能干这种掉份的事?放心,我生龙活虎的出去,必然还能健健康康的回来!”餐桌上只有爷孙俩,保姆都在一边伺候着。

    两人越聊也开。

    “爷爷,孙女担心你吗!”端木美接着撒娇,一再劝说爷爷。

    “咳咳,行!等再有不长眼的挑战咱端木家,而你刚好又修炼有成,我便让你学习花木兰代父出征,如何?”端木震天和别人说话,总是老气横秋的样子。

    但是对自己的孙女却是柔声细语的,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看的暗中的陈重都有些羡慕。

    “不,不吗,爷爷,这次你一定要让我帮你做些什么!”端木美却还不满意。

    “好,好!只要不请帮手,不坠了爷爷的威名,我便答应了你!”端木震天也不愿意冷酷的拒绝自己孙女的好心,虽然如此说道。

    “我看这端木老头印堂发黑,双眼暴躁,必然会有血光之灾,不妙啊,不秒!”玉棒老人突然说话了。

    又使得陈重心里一动,心情也更沉重了呢。

    但但是为了端木美,他就应该出手帮助她的爷爷的。

    况且先前的一番做客,端木家主可是对自己敬重有加的。

    想到这里,便更决定一定要调查清楚,同时暗中相助。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会有办法帮助你的!”端木美满意了,在他看来只要爷爷答应接受帮助,那便总会有办法的。

    不过交谈到这里,端木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应该是在想合适的,能够帮助自己爷爷的办法。

    餐桌上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端木震天也是大吃特吃,而且他吃牛排的办法,和别人不一样。

    食量还大。

    在他的盘子里有三块牛排叠在了一起。

    端木震天,两根手指捏着餐刀,轻轻的落下,如切豆腐般的便能将三块牛排整齐的切成条块。

    还真不亏是修真高手,吃牛排都比别人潇洒利落。

    当他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的时候,还不时的看看一边的孙女。

    看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美美,你和昨天来的那个小伙子关系到了哪一步了?”

    端木震天突然问到了陈重。

    餐桌前的端木美,和暗中隐藏的陈重同时就紧张了起来。

    而且端木美的脸红了起来。

    “咳咳!”看到孙女的反应,端木震天瞬间明白了,干咳两声,却又说出了更惊人的话:“若是机会到了爷爷帮你提亲,让你们结婚,如何?”

    “哎呀,爷爷,您怎么什么都说啊!”端木美听到这话,耳朵根子都红了,不过很快冷静了下来,撅着嘴好似有些委屈的说道:“爷爷,难道您孙女嫁不出去了?我在等着求婚呢!”

    “是等着那小子的求婚?”端木震天补充说道。

    端木美彻底的羞恼了,见她站了起来,是想要就此离去,犹豫一下,却又做了下来:“爷爷,说好了啊,你要接受我的帮助!”

    这也是在转移话题。

    “呵呵,只要不找帮手,不让爷爷跌份。”而欧阳震天却还坚守自己的底线。

    “好!一天之内,我会有办法的!”端木美说完这才心情复杂的上楼去了。

    看到孙女的反应,端木震天吃了一块牛肉,喝了一口红酒,喃喃自语道:“那小子哪都好,就是实力好似比老夫还厉害,这可怎么教训他呢?这是个问题!”

    “晕!”暗中的陈重听到了他的话,也是心犯嘀咕:“这老头,为何总想教训人呢?”

    早餐完毕,端木震天也回房间打坐练功去了。

    陈重并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有些会心。

    正要离去,却听楼上传来端木美的大喊声。

    听不清是说什么,陈重灵机一动,便又隐着身,往楼上飘了去。

    “怎么办,怎么办啊!难道我要向上帝求助不成?”当陈重来到二楼客厅里的时候,听清了端木美的话,她却原来还是在为帮助自己的爷爷烦恼呢。

    “昨天下的战贴,还有十四天,还有十四天,我一定会想出办法的!”

    “若是我早就修真不就好了?陈重啊陈重,你出现的太迟了!”

    听房间里的端木美念念叨叨,听得外边的陈重也是苦笑不得。

    同时也有些着急。

    “接电话,接电话啊!关键的时候就找不到你了!”过了一会儿,又传出了端木美这样的牢骚声。

    “她难道是再求救了吗?找个人来给她想办法?会是谁呢?”陈重不由的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