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0章 芳芳的感谢方式
    “好!很快就到!”陈重答应后,挂了电话,便驱车快速的往中心医院赶了去。

    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没想到只是她的父亲想要见自己一面。

    不过陈重也想到了,自己认为是小事,但是对单纯的芳芳来说那便是天大的事情,所以他也是十分能理解的,路上行进的同时,不由的也想起了芳芳的种种可爱之处。

    但是等他来到门口的时候,却还是意外的发现,上官芳芳和她的父亲已经来到门口等着了。

    同时芳芳将他的车子也开了过来,这也真的是要就此出院回家了。

    “伯父?您感觉没事了吧?”陈重走了下来,先对上官芳芳的父亲开口问道。

    不过他对自己的治愈能力还是非常有自信的,按照自己对他施展的治愈力度来说,他应该已经痊愈了。

    “哎呀,您就是我的大恩人,救苦救难的大菩萨啊,快快受我一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老人就要对陈重跪了下去。

    上官芳芳同时也要跪了下来,却使得陈重大吃一惊,连忙将两人扶起,同时劝说不停:“没什么,没什么,我也没做什么,伯父您能这么快的康复过来,是福报,不必这么客气。”

    “不,别人不知道,我可感知到了您所做的,真的是俺的大恩人呀!请受俺一拜!”上官老人执意要跪了下来。

    看旁边有围观的人,陈重更不能让他这么做了。

    想到这里体内真气一出,便托住两人的身子,使他俩谁都跪不下去了。

    无论如何都能让一个长辈为自己下跪的,不过陈重心里暖暖的,也稍微的有些享受这种做好事的快乐。

    这温暖人心的一幕,持续了好一会,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的人拿出手机,将这一幕拍摄了下来。直到陈重答应跟着他们一块到家里做客,上官父女这才释怀了。

    分别上车,然后往家驶去。

    在靠近郊区的位置,有一工厂宿舍。

    环境还算可以,就是楼房已经是老楼了。

    这样的小区驶进来一辆玛莎拉蒂,顿时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围观。

    当热心的邻居大妈知道芳芳的爸爸居然健康的出院了,也是十分的高兴。

    一同张罗着,便开始炒菜做饭,准备招待陈重这尊贵的客人了。

    “养精蓄锐,准备了,今晚你便能得到处女精血!”来到芳芳家里,玉棒老人按照自己的判断,做出了这个结论。

    “啪!”陈重却一拍胸口,禁止他再胡乱说话了。

    “芳芳这是你男朋友吧?好帅呀,还有钱,这下你和你爸爸可有福可享了,好好的抓住啊!”

    “是啊,芳芳,遇到个喜欢的可不容易呢,可不能错过了!”在厨房里传出了邻居大妈劝说芳芳的声音。

    虽然声音不大,可耳鸣目聪的陈重却听的清清楚楚,因为他是修真者,即便不刻意去做,五觉感官也早就被改造了。

    听邻居大妈们劝说完,上官芳芳好似轻声的“嗯”了一下。

    陈重的心里便感觉暖暖的很是舒服。

    本来上官老爷子刚刚出院应该好好休息的,但是他精神很好,一个劲的拉着陈重问话。

    一番嘘寒问暖,使得上官老爷子越来越是放心。

    居然有留陈重在此过夜的意思。

    陈重虽然没有刻意强求,却也不经意的打量起了上官芳芳家的条件来。

    看这陈设布置,都很普通,却十分干净整洁。

    装修的不奢华,却也还算可以。

    家具家电都是老旧式样的,却十分齐全。

    他家的房子是三室一厅的。

    按照陈重的推算,芳芳的父亲住一间。

    芳芳住一件,那剩下的一间,应该就是待客用的了。

    但是今天的这一晚应该会不普通,至少是会有些故事发生的。

    想到这些,陈重不由的喉咙一动,然后开口道:“若是伯父感觉身体还有不适,需要我来照顾的话,我会考虑留下来的!”

    “好!”芳芳的父亲上官成很痛快的便答应了下来,这才开始休息去了。

    晚上的一餐,是家常便饭,陈重却吃的十分开心。

    好久没有这么温馨的感觉了。

    吃完后送走了邻居,三人又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畅聊了一番。

    芳芳好似非常拘谨,不停问陈重吃的好不好,待的习惯不习惯。

    上官老爷子,看到自己女儿这般姿态,也暗自做出了一个决定。

    直到十点的时候。

    上官老爷子,才让芳芳带陈重去了客房。

    随后他也便去休息去了。

    而芳芳还在客厅里收拾着什么。

    陈重躺在芳芳家普通的卧室里,可是睡不着的,尤其是想到芳芳那结实而又丰盈的身段,腹部便疯狂的躁动。

    躁动中,陈重展开自己敏锐的听觉,根据声音判断着芳芳在客厅里的一举一动。

    听她先收拾了客厅里的垃圾,又将门反锁上。

    随后进了一个房间,却应该不是她的卧室,倒像是洗手间。

    悉悉索索,一阵脱衣服的声音过后,传来了水声,却是洗澡的声音。

    听到这里,陈重不由的再次咽了两口唾沫,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

    此刻的他心理有些矛盾,也再挣扎:“我要不要主动出击呢?”

    再听上官老爷子房间里的动静,已经传来了呼噜声,也不知他是真的睡着了,还是有意的。

    不过陈重却安静不下来了,见他在床上翻了个身,深吸了口气,才稍微冷静了些,同时决定要还是看机缘,不能主动出击,因为现在的社会上,像芳芳这么单纯的好女孩已经不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妙对陈重来说,都是煎熬。

    哗哗的水声传到陈重的耳朵里,听得他心痒难耐。

    终于半个小时过去了。

    冲水声没有了,然后传来了脚步声。

    陈重的心也再次提了起来。

    心里期盼的当然是芳芳能走进自己的房间,但是随着一声关门声,一切寂静了下来。

    如此陈重感觉失落无比,辗转反侧,足足一个多小时,这才昏昏沉沉的要睡了过去。

    将睡未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开门声,本来已经绝望的陈重瞬间精神了起来,然后静静的等着。

    脚步声一点点的近了。

    是从芳芳那个房间里传来,然后越来越近。

    陈重的心顿时便提到了嗓子眼上,同时腹部也再次开始燥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