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3章 一招试敌
    普通的社会势力,金家并不怕,因为他们便已经处在了巅峰。

    但是,对修真者,他们可是万分的在意的。

    大管家金不二通告完毕,让后等了起来。

    隐身藏在一边树上的陈重同时紧张的等待着。

    他并不是没有和金家交过手,但是都是下边的虾兵蟹将,只有接触到金家的修真高手,才能判断出端木震天能有几成胜算。

    看这个形势一切还算顺利,陈重这便静静的等着。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

    陈重始终关注着后边的那几栋别墅。

    突然最里边一座别墅的门开了。

    然后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运动衣的老者,远远的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见他脚踏这滑板电车,悠然自在的往外边奔了来。

    再近一些,陈重的瞳孔猛然缩小,因为他在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浓烈的肃杀之气,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具有的气质。

    紧张中,这便屏住了呼吸。

    白衣老者双手扶着电动滑板的握手,轻松却速度极快的滑行了过来。

    所有的人听到身后动静的时候,连忙弯腰行礼,恭敬的肃立在一边,足显心里的敬畏。

    见那个精干的大管家都弯腰行礼,陈重的心里不由的又是一动:“难道这个是金家的家主?”

    陈重猜的没错,金家家主金无天虽然已经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可在族长的声望不减反增,传说他有金刚不坏之体,手段通轩。

    曾在暴怒中,一个指头点死了七八人。

    好似子弹一般的犀利。

    虽然只是传说,但是这里的人没人怀疑。

    就在白衣老者查看那几个脚印的时候,隐身中的陈重落地往这便潜行了过来。

    千米,百米,数十米。

    越来越近,也能听到他们的谈话了。

    “家主,您看这脚印,那家伙是不是另类高手?”管家说话了,对白衣老者十分的恭敬。

    “不足挂齿,告诉大家全力戒备便是了。”白衣老者说话了,话不多,却威严干练。

    如此大家都放下了心来,居然家主都这么说了,可见来的只是个小毛贼而已。

    有人长出了口气,有人还露出了不屑的微笑。

    可能是他们感觉这世界上能惹金家的人实在是不多了。

    “家主?那就他了!”听到这话,隐身中的陈重不再犹豫,手中捏了五六跟银针针,同时击中念力快速的往前飞掠了去。

    他这一动,杀机毕露,使得金家家主察觉了。

    “快闪!”金家家主大喝,双臂展开,喷薄雄厚的真气散发出来,凝集在双臂上,使得双臂成长刀,然后凌空一个大胖展翅便对着陈重的方位飞扑了过来。

    那些黑衣打手们,原本还在放松的微笑,却因离金家家主太近,瞬间便有两人被金家家主的真气双臂斩断了胳膊,更有一人的脑袋直接就被削了下来。

    惊的他们魂飞魄散,带着尖叫声连滚带爬的便往一边逃奔了去。

    原来这金家家主喜欢将自己的真气凝练在身体上,以身体为器来攻击敌人。

    看他凝练出的真气利刃,清晰可见,还能顺着手臂延长出去,可是十分的厉害。

    “嗖嗖!”两个银针破空而来,白发老人单臂一挥便将其扫落在了地上,同时另一手一展,对着陈重藏身的地方,来了一招力劈华山。

    “无影针!中!”但是陈重的绝杀之技藏在前两根神针之后,使出两根银针后,一声轻呼,也果然中了。

    趁着白衣老者身形微微一顿的时机,陈重快速的往前一冲,同时身子下蹲对着白衣老者的脖子切割了下去。

    高手对决,稍有不慎,便会命丧黄泉,虽然是试探,但是陈重也尽了全力。

    临近的时候,还开启了时间静止。

    而逃到一边的人,只能看到一个鬼灵般的家伙在和家主缠斗,也是无比的心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放松。眼见陈重的手掌将要切上老者喉咙的时候,老者突然有能动了。

    能动的一瞬间,老者双臂突然合击回收,带着如惊涛骇浪一般的真气,好似能将隐藏着的敌人淹没拍死。

    陈重也意识到了这是拼命的打法,十分的凶险,随即口一张,吐出一根银针然后快速的退了出去。

    一推百米,站定却见白衣老者并没追了过来,也松了口气,然后他准备就此离去。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极其危险的气息,笼罩了过来。

    惊的陈重隐着身连忙往外狂奔了去。

    奔跑的同时向体内的玉棒老人求证:“你感知到了没有?是什么样的高手?”

    “如同那晚公园里的剑客,不过实力更加的厉害,你有没有兴趣和他一战?”

    “不,你赶紧想个办法,看看如何才能将其摆脱?”陈重连忙开口说道,他刚刚和金家家主过了一招,已经试出了他的深浅,可不想再动手了。

    现在的境况是我在明敌在暗,陈重便更不想和他纠缠了。

    “好,让你观摩一下我新演练出的阵法!准备了,斗转乾坤!”玉棒老人点了点头,然后念力一动,很快便缔结一套阵法,从里到外的布满了他的全身。

    “啊,这是怎么回事?”奔跑中的陈重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飞快的旋转了起来。

    旋转越来越快,有头晕目眩的感觉,感觉很是特别,等恢复的时候已经处在了都市中心,刚好是在一个天桥上,人来人往的,全然的换了环境。

    “鬼呀!”在天桥的一角,有个乞丐,一直死死的盯着这个角落了,只见一阵流光,这里便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人。

    吓得他直接收摊了。

    陈重被乞丐这么一提醒也连忙往前走了几步,下了天梯,才向玉棒老人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咳咳,是不是很玄妙的体验?是我做出的一道瞬移法阵,是不是很值得你奉献出那一点精血?”原来玉棒老人是这个打算。

    陈重不由的失笑,不过对这个阵法也确实是非常稀罕,微一沉吟,便将精血交了出来。

    “不错,不错,这次的收获是真的不错,再接再砺,我玉棒老人重见天日的时候也就不远了!”玉棒老人这次可是相当的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