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4章 引蛇出洞
    陈重和玉棒老人同处一体这么长时间了,已经是心意相通,早就有了很深的感情。

    感受到他的喜悦,也是非常的高兴。

    “小子,这下你将车子丢了吧?可怎么回去呢?”过了一会儿,玉棒老人兴奋过劲了,看看陈重眼下的处境,不由的也叹了口气。

    陈重却不说话,悠闲的坐在路边的凳子上一便欣赏风景,一便默记刚交换来的新奇阵法。

    不一会儿玉棒老人有些着急了,是替陈重着急。

    “吱!”就在这时,一声轻轻的刹车声响起,一辆车停在了陈重面前,随后从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打扮的十分精炼的小伙子。

    在他的手里拿着一把车钥匙,见他看了陈重一样,然后走上前来先行了一礼,然后客气的说道:“陈先生,这是您新定的车子,玛莎拉蒂尊贵黑色版,手续已经给您办好了,全都在车里,祝您驾驶愉快!”

    陈重笑笑,接过了钥匙。

    看面前的路边上,停着一辆黑到发亮的新车,又是玛莎拉蒂,不过显得却更是大气,配置也是更高。

    后边还跟着一辆普通的轿车,是专门送车来的。

    来人彬彬有礼的为陈重服务完,然后便驱车离开了。

    这一幕可见陈重体内的玉棒老人看的傻眼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如今的时代变化真是快,老夫可是跟不上形势啊!”

    陈重淡然一笑一说别的,直接走上出去,简单看了一下车的手续证件,这便驱车风驰电掣的往自己家奔了去。

    接连忙活了几件大事,他要回去好好的洗个热水澡,然后好好的休息一下。

    玉棒老人诧异了一会儿,倒也放心了下来。

    他却不知,陈重是玛莎拉蒂店的尊贵vip客户。

    享受的是最周到的服务,当他决定换辆车的时候,一个电话过去。

    4s店的十多个工作人员,全部行动,走的也全是vip通道,最终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将车子送到了陈重的面前。

    当然,与此同时,陈重的钱也顺利的到了对方的账上。

    豪车房子,对陈重来说,都是身外之物,他用东西从没有炫富的意思,考虑的只是这些东西的性能。

    有了这个车子,不到两个小时便赶回了家中。

    美美的洗了个热水澡,他这便开始沉睡。

    第二天一大早,陈重好似做恶梦惊醒似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同时惊喜的喊了一句:“对呀!给这帮神秘人来个引蛇出洞,一切不就清楚了?”

    陈重真的是做了个噩梦,梦到被一群神秘的高手围攻,几番力战都不得脱身。

    苦苦纠缠,等到天亮的时候,好似天光划破乌云,陈重灵机一动居然生出了这个主意。

    据科学研究,做梦是件很奇怪的事,深梦不影响睡眠,醒来的时候大多时候也会忘了有过的梦境。

    而浅梦往往会睡不好,等到天亮的时候,梦境还会历历在目,且脑电波也会异常的活跃。

    时常便会出现奇异的想法。

    而陈重这个灵机一动,正是脑电波活跃的结果。

    不过这真是个不错的主意。

    没有起床,他这便和玉棒老人商议了起来。

    最好决定用那端木震天做诱饵,引出暗中的高手,然后将其拿下,彻底弄清他们的目的和来历。

    有了这个主意,再研究出细节,然后陈重便给端木美打了电话。

    “这次我要唱主角了,虽然我是灵体,但是我要只靠阵法困锁剑客高手,让你一展我的神威,你可千万不要出手哦!”意外的玉棒老人非要唱主角。

    陈重执拗不过,只好答应了。

    这天风和日丽,天气很好,洗漱一番陈重驱车再次出发了。

    直接便奔到了端木家的门口,这是要载着端木美和端木震天去郊游。

    郊游的地方是海边的一个沙滩。

    此刻的端木美正感恩陈重呢,没有丝毫的犹豫,便软磨硬泡的将端木震天也带了出来。

    同时还有那只小熊猫。

    别说,先前陈重的担忧还真的是多余的,意外的欧阳震天非常的喜欢这只小熊猫,已经有形影不离的感觉了。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当陈重驱车来到海滩的时候,玉棒老人早就驾驭骨灰盒早早的来这里做了一番布置了。

    等他回到陈重体内的时候,还不忘再次得意的炫耀一番:“这次你就看我的手段吧,保证将你震住!”

    陈重也不多说,陪同端木美和端木震天便来到海滩上玩耍了起来。

    海滩上的人并不多,端木震天躺在沙子上,一边晒太阳,一边挑逗自己身边的小熊猫。

    而端木美已经来到浅海里戏耍了起来。

    陈重躺在两人中间,看似悠闲,却暗中警惕丝毫不放松。

    但是玉棒老人却如打了鸡血般的兴奋:“你就放心吧,你这个计策与其叫引蛇出洞,不如叫守株待兔,只要那种的高手来到这个沙滩,我必然将他制住带到你的面前来。”

    陈重将信将疑,因为玉棒老人只是个灵体,对战堪比自己的剑客,应该是胜算不大的。

    “虽然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但是我玉棒的当年可不是只是勇那么简单的!”

    听玉棒老人喋喋不休,陈重都想闭塞视听了,但是还得戒备高手,只好听他就这么啰嗦了下去。

    “但年的我不论是修真实力,还是风流倜傥,比现在的你强的可不是一丁点啊!当年我英俊潇洒,风迷万千少女,对她们可真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可不像你这么费劲,遇到个女的,还得费尽心机的付出,尴尬啊尴尬!你不觉得累吗?”

    陈重听到这里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心知这玉棒老人是兴奋的过头了,不和他计较,听到心烦处也不仅开口道:“你觉得你那样对待你的女人是不是有点无情,不太道德呢?”

    一句话问的玉棒老人哑口无言,不过很开便发现他又得意了起来:“人不风流枉少年,在这一点上,你还真是有待提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