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5章 神秘女人
    陈重正在想,突然有一丝灵力就在周围,好像偷偷的观察他们,端木震天和端木美还在逗弄那只黑白大王,陈重心里笑道:“玉棒老前辈,好像有人来了。”

    “恩,我也感觉到了,这股子灵力有点邪气,不是善茬,有点像黑袍人宗门的那种气息。”玉棒老头怪笑道。

    “这片沙滩上人多,不如我就悄悄进行吧。”陈重嘴角抹起一抹微笑,心里默念:“乾坤阵法!”周围的人都没有留意这个躲在太阳伞下面喝果汁的男青年,瞬间在原地消失了!

    陈重的气息锁定了那一抹灵气,下一秒就出现在一个皮肤黝黑的人的背后,这个皮肤黝黑的人正在假装在沙滩上晒太阳,其实一直再偷偷的监视陈重,在陈重一瞬间消失之后,他表情古怪,自言自语:“人呢?就这么消失了?”

    陈重的右手一翻,手上几根银针就刺破了这个人的皮肤:“别动,谁派你来的?”

    男青年如临大敌,一动都不敢动,转了转眼珠:“我是金家的人!你敢杀我,金家不会放过你的!”

    陈重感受了一下,这个男青年的身上的灵力不高,最多是结丹期中期的样子,不是玉棒老头所说的那个高手,但是有那种黑袍人宗门的黑暗气息,摇了摇头:“你没有说实话。”手上的银针又进了几分,陈重从背后扎的都是人的几处大穴这要是扎进去,人就废了!

    男青年刺疼,但是也不敢喊出声来,头上的汗珠如同豆子一般往下坠落:“别!我说!”

    陈重停了手,男青年的手慢慢移动,从沙滩的沙子里拿出一把弯刀回头就冲着陈重的心脏扎来!这一下又急又猛!陈重死定了!

    一瞬间陈重放出神识威压,这把刀离着陈重胸口还有一寸的位置就停了下来,陈重笑了笑:“太弱了,派个人来监视我,就不能派个像样子的?”

    陈重已经是化神顶峰,和低级对手都不用动手,仅靠威压就能置对手与死地!陈重把几枚银针按进了这个男青年的背部,男青年吐了一口血,面朝沙地又躺了下去,如果不知道人还以为这个人还在晒太阳,其实已经凉了。

    陈重慢慢走回端木美几人所在的地方,端木震天看了看陈重:“臭小子干嘛去了?”

    陈重笑道:“没干什么,有个小苍蝇过来了,我去打苍蝇去了。”

    端木震天也是江湖人物,知道陈重说的话没这么简单,里面还有深意,应该是他们在这里被人盯上了,端木震天有点担心的问道:“还有别人吗?”端木震天心里有点震惊,他都不知道刚才有人监视他们,陈重就发现了,说明陈重的修为还在他之上。

    端木震天岁数大了,有的时候是有点虎,但是不傻,他知道陈重绝对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

    “暂时没有了。”陈重笑着摇了摇头,端木震天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过来坐这里。”

    陈重坐下,端木震天看着不远处和那只怪熊猫玩闹的端木美坏笑道:“臭小子,我孙女身材怎么样?”

    ???这句话问的没头没脑是什么意思,陈重满脑袋问号。

    “实话实说嘛,来别害怕。”端木震天鼓励陈重,陈重试探性的说:“那我说实话了啊?”

    “说!”端木震天:“一个大男人这么磨磨唧唧的,没意思。”

    “身材不错,前凸后翘,是个男人都喜欢。”陈重笑道。

    端木震天哈哈笑道:“是吧,我们端木家的女人差不了,而且现在你帮她打通了经脉,她也可以修真了,你们算是同类人,如果没有结婚的话,老夫就做主,可以让你和她完婚,入赘当我们金家的女婿怎么样?等我和她爸爸百年之后,金家的东西都是你的!”

    别说,不冲金家的钱,仅仅冲着神仙姐姐一般的端木美,陈重都想答应下来,但是他现在的修为止步不前,藏宝图也没有找到,另外他还答应过要给玉棒老头重塑肉身,这三个目标都没有达到,以后还有多少危险也不知道,真的和端木美好了之后,端木美有危险怎么办?

    陈重想了想郑重的说道:“不行,我不能连累金家,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端木震天有点惊愕,没想到陈重拒绝的这么快,他很难得这么样好好说话,如果换成别的男人听了他这样开条件,恐怕都慌不迭的答应下来了,没想到陈重居然没有动心。

    端木震天也意识到陈重非池中之物,这个蓉城还是太小了点,端木震天笑着拍了拍陈重:“行,小子,敢这么直接拒绝我的你是第一个!不过不要拒绝这么快,老夫这里还给你留着女婿的名额。”

    陈重笑了笑点头称是,不远处的端木美回头一看,看到陈重正在看她,笑了笑,别说端木美真的非常好看,人间绝色,这么舍弃了实在可惜,不过造物弄人,陈重也只好如此了。

    几人回了家,这几天端木家和金家的大战眼看在即,陈重却没有什么头绪,而且他去试探过了,金家的家主金在天实力恐怕和端木震天在伯仲之间,打起来胜算未知。

    陈重正在二楼休息,注意到窗户外面有一抹灵气,和黑袍宗门如出一辙,陈重心神一凛,没想到都敢跟到端木家来了!

    陈重推开窗户一看,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那股黑暗灵气就是从这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陈重闪身而去,停下来之后,这个女人也没有动手,就这么怔怔的看着陈重。

    这个女人有点面熟啊?

    陈重想起来了,有一天晚上他还住在宾馆的时候,这个女人和他睡了一觉之后,想趁着他虚弱的时候杀了他没有得手。

    “你怎么来了?”陈重警惕的问道:“我说过饶你一命,但是再次相见恐怕就是敌人了。”

    女人看了看陈重,淡淡的说道:“男人都是负心汉,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下午我们在沙滩上又死了一个人,是你做的吧?我来提醒你,我们宗主不是你能够得罪的,如果不想死,金家和端木家的事情就不要管了,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的,你好自为之吧。”

    这个女人特意跑来,不是为了报仇杀自己,就为了告诉他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