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8章 李幻蝶
    谁知道陈重只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抬了抬手,原本那道带着幽光风行雷厉的刀风,陈重手变成抓,轻轻一抓,刀风就消散无踪了。

    赌场经理心里一惊,他这一刀七成力量就被面前这个年轻人轻轻一抬手就化解了?这究竟是什么级别?他下意识的就想赶紧后退,但是等他落地的那一瞬间发现已经晚了!

    人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周围压力剧增,就像是一个密闭空间一样,让他喘不过气来,四肢都想什么东西掣肘根本无法移动分毫。这种感觉赌场经理曾经有过,但那也是他们黑袍门的宗主面前。

    难道面前这个年轻人和他们宗主是一个水平的选手吗?

    赌场经理眼神透漏出无比的恐惧,这是真正的神识领域的威压,已经不是他这个刚刚凭借药物面前达到元婴初期的人能够触碰的了!

    看着陈重一步一步走过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银针,对着他的瞳孔,哆哆嗦嗦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重笑了笑没回答,拿着银针对着他的瞳孔:“我问你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回答的好了,我可以饶你一命,你懂吗?”

    赌场经理人不能动,但是还可以说话,背后渗出一脊背的冷汗,连连答应:“我懂我懂!你问,我知道的保准都告诉你。”

    “第一个问题,你是黑袍宗门的人吗,在这里干什么?”陈重问道。

    “是的,我是他们的人,负责这个赌场的运营,收钱交账。”赌场经理看着眼睛里那根越来越近的银针,知道陈重不是跟他说笑,面前这个原本看起来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年轻人没想到实力这么恐怖!

    “恩。”陈重点了点头:“第二个问题,金家和端木家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是不是和你们的宗门有关系?”

    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涉及到机密了,如果透漏出来赌场经理恐怕有一天也因为这句话会被宗主杀死的,他头上的冷汗簌簌的往下流说道:“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我回答了也是死,不回答也是死,恐怕我回答了回到宗门里会死的更惨。”

    陈重笑道:“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你和我对过话,方圆三公里以内,我的神识都覆盖了,谁要想用修真的手段都施展不出来,你可以放心回答。”

    这个赌场经理知道陈重手段非常,小声的说:“好,我可以告诉你,金家和端木家的争端确实是我们宗门挑起的,是宗门的杀手杀了金家的的那个小子,嫁祸给了端木家。”

    果然是这样,就觉得这件事一直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端木家怎么平白无故的就接到了金家的挑战书呢?看样子想要解开误会,还得从黑袍宗门下手。

    陈重想了想说道:“那么第三个问题,你们宗门在哪里?”

    这个问题更重要,赌场经理看着陈重,心里琢磨难不成这个年轻人还想单身一人创一下宗门?他汗流浃背的说:“这个问题,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确实不知道,像我这种低级的管理人员,还接触不到这种机要,宗门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我是真不知道。”

    陈重皱了皱眉头:“那你平时怎么交账的?交给谁?”

    赌场经理如实说道:“每个月月初,都会有一个女人来收账,这个女人按照宗门的制度应该比我高,但是我也不敢随便问,只有临时召见会把我带去,但也是用银针封了六感才带我去过,等宗主召见完,喂我吃下一种药,一觉睡醒我就回到赌场了,我绝对没有骗你啊”

    银针封锁六感?这个宗主也会用银针吗?陈重心里诧异,见赌场经理说的不像是假话,因为这家伙看着自己手里的银针都已经尿裤子了,就问道:“那每个月到你这里收账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多大岁数,有什么特征?”

    陈重还是想找到这个黑袍宗门,毕竟他随便从大街上抓一个赌场经理就去跟金家说这其实是有人栽赃陷害,金家家主金在天能相信吗?

    赌场经理在陈重的威压下已经快要虚脱了,说道:“这个女人让我们叫她蝶姐,其实她岁数应该没我大,至少表面上没我大,不过修真的人到了元婴期之后也不好说,没有什么特征,长的挺漂亮。”

    蝶姐?陈重想起昨晚那个出现在他们别墅外面的女人,自称叫做李幻蝶,会是她吗?

    这个黑袍宗门看样子制度很严格,层层管理,这个赌场经理是元婴初期,但是连自己宗门具体在哪里都不知道,恐怕李幻蝶上面还有其他人吧?

    陈重放开威压,这个赌场经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着,简直就和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一样。

    “现在能放我走了吗?”赌场经理小心翼翼的看着陈重,这个人的程度超乎他想象,几乎可以瞬间秒杀他。

    “我答应不杀你。”陈重嘴角上扬笑了笑:“但是并没有说放你走啊!”

    “啊?”赌场经理懵逼了,陈重口中默念玉净瓶的口诀,那个能容活物的端木美的玉净瓶现在在他这里。

    只见玉净瓶微微闪绿光,一道细小的光芒照射到赌场经理的身上,赌场经理都没有来得及喊叫就被收入了玉净瓶里面了。

    这只玉净瓶不同于陈重的空间戒指,里面空间更大,而且能容活物,黑白大王那种灵兽住在那里面那么久都活下来了,可见里面有空气也有水,至于吃什么陈重不管,这个赌场经理不死就行了,这个人他还有用。

    陈重笑了笑,又开动体内灵力,给自己变了一张脸和体型,当然并不是实质性的变化,而是一种幻术,让其他人都以为他就是赌场经理。

    把地上的那些大汉叫醒,大汉们揉了揉眼睛:“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一下就没意识了?”

    陈重笑道:“来了个难缠的对手,打晕了你们,现在已经让我赶跑了。”

    “我靠!老大就是猛!”

    “经理现在就是强!”

    “放屁,现在经理是又猛又强!”几个赌场大汉都拍陈重的马屁,陈重苦笑这都是什么小弟啊?打架一个都不行,拍马屁倒都是好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