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3章 黑袍宗门的详细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重故意想了想说道:“他好像开了一辆跑车,但是没有记住车牌号。”

    “跑车?”黑袍女人心里一凛,能有这个实力又是这个岁数的人,恐怕只有那个人了吧?黑袍女人想起那天晚上,她被宗门派往某个酒店勾引陈重,但是却没杀得了陈重之后,她就一直想着陈重,之后还去过陈重所住的别墅提醒过陈重。

    没想到他居然在这个赌场赢了一笔钱走了?这是巧合吗?

    这一个反问句,陈重就明白了,这个黑袍女人就是那天晚上的李幻蝶!

    陈重突然站起来,猛然拉住女人,撩开她的帽子,果然就是李幻蝶!

    趁着李幻蝶发愣的时间,陈重就朝着她的嘴亲了过去,还伸出舌头进攻了一下。

    女人当下就要暴怒,一掌朝着陈重假装的经理拍了过来!!!

    这一掌势大力沉,如果只是元婴期的修为的话,估计丹田就得被摧毁了,好狠的手段啊!

    陈重当下一闪,笑道:“等等,别急着打!我就是看你漂浪,亲一口罢了?怎么亲你一口就下这么狠的手段?亲一下你掉块肉吗?”

    女人勃然大怒:“你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肥了!敢在我这里撒野?不想活了吗?你知道宗门门规,怎么处置以下犯上的人吗?!!”

    陈重笑着用手在脸上一抹:“怎么处置的?我倒是挺好奇的,你说说看。”

    李幻蝶正要说话,就发现眼前的原本赌场的经理变化了,变成了陈重!李幻蝶惊呼:“居然是你!”李幻蝶也明白了,怪不得这个人胆子突然变得这么大,原来是他?!!他是什么时候化身成为这个赌场经理的?

    陈重笑了笑,耸了耸肩膀:“意不意外?惊喜不惊喜?”

    “怎么会是你?老王呢!”李幻蝶看着陈重不解的问道,陈重笑道:“我前两天来赌钱,谁知道就感觉到他身上有那种和你身上很相似的灵气,所以断定你和他应该属于一个宗门,我就把他打晕了,然后假扮成他的模样,等你来啊!”

    听到陈重说等听她来,李幻蝶眼圈有点红,连忙把头扭到一边说道:“那晚上我都说了,你不要管我们宗门的事情,你是实力不错,但你绝对不是我们宗主的对手,我劝你还是知难而退吧,把老王还回来,我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陈重笑了笑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不过我也可以开门见山,你在宗门里算是什么等级?比老王高一点吧?你知道宗门在哪里吗?告诉我,我放你离开。”

    “你休想!”李幻蝶的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手上拿着一把泛着紫色幽光的匕首,和赌场经理老王的很像,这把看着材料更为高阶一点。

    陈重笑道:“还想打一次?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甚至在我的威压之下动都动不了。”

    他邪魅一笑,身上的威压气势散开,果然李幻蝶感觉到自己身体像是被控制住了一样,根本无法移动分毫,手上的匕首也叮当一声落在地板上。

    陈重慢慢走过来,用手挑起李幻蝶下巴颏调笑道:“要不然在这里,我们再来一次?别说你长得还算挺漂亮,尤其是胸口那一对,我特别喜欢,不如……”

    “不要!”想起那天晚上陈重的威猛,李幻蝶脸一红,把眼神转到一边不敢和陈重直视。

    陈重还是亲了下来,一双大手隔着李幻蝶的那种黑色长袍摸了进去,里面竟然只穿了一条小内内,这可不是便宜了陈重吗?

    “不要……别这样……”李幻蝶眼睛含着泪水一边拒绝,她心里也有点喜欢陈重,所以后面会回去提醒陈重不要参和此事,但是陈重执意站在端木家那边,要和他们宗门作对,所以以后就是敌人了。

    现在被陈重这样一个敌人调戏,李幻蝶心里又是期待,又是觉得羞耻,所以急的哭了。

    陈重见她哭了,心里一软,把手从那团滑腻上拿了出来,手一挥,散去了威压,李幻蝶才喘息的跌坐在沙发上。

    陈重看着她说道:“考虑一下吧,告诉我你的宗门在哪里,我能放过你,否则的话我就把你放在我的空间里面,一辈子当我的奴隶。”

    李幻蝶咬着牙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你去了也是死路一条,我也要死,我还有个妹妹在宗门里做人质,宗主也不会放过她的。”

    陈重皱了皱眉头,怪不得李幻蝶被这个黑袍宗门的人驱使,原来是有个妹妹质押在宗门里。

    陈重想了想说道:“这样的话,你更要带我去了,你的力量不够,但是我不一样,我可以救出你的妹妹。”

    李幻蝶抬起头看了陈重一眼,梨花带雨:“真的吗?”

    陈重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我说过的话又不算数的吗?”

    李幻蝶有点犹豫了,她想了想说道:“你不怕死吗?”

    陈重看着天空感慨道:“怕啊!是人都怕死,不过我已经不算是人了,我距离哪一步只有一步之遥了。”

    李幻蝶有点发呆,陈重这句话说得云里雾里,她却听明白了,只有一步之遥?那么自己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就是传说中的化神期吗?再往下一步就是天劫,能够渡劫之后,就能飞升仙界了吗?

    原来他已经这么厉害了?

    李幻蝶一下跪了下来,不哭了,朝着陈重拜了一拜:“求您救救我的妹妹,只要她能活下来,我给你当牛做马一辈子都可以。”

    陈重把李幻蝶扶起来说道:“不用,我只是找到我需要的证据,证明金家的事情不是端木家做的这个就行了,至于你们宗门究竟想干什么,我没兴趣。”

    李幻蝶想了想说道:“其实我们宗门远远要比你想象的复杂。”

    陈重皱了皱眉头:“怎么说?”说着就把李幻蝶抱进怀里坐在沙发上,手伸进黑袍子握住李幻蝶那团滑腻,李幻蝶也不拒绝,只要陈重能救出她妹妹,她当牛做马都可以,把他们宗门的构造说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